第24章 有孕

她见乾隆皇帝已有些动容,又开口,“况且,况且哥哥他并不是要违背皇阿玛的旨意,哥哥说了,他本来就想着去见晴儿最后一面,却没想到...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啊!”

“其实,若不是景安底下的人对哥哥赶尽杀绝,最后又怎会伤害到景安呢?皇阿玛!”

乾隆皇帝闭了闭眼眸,复又睁开,叹了叹气说,“可若不是箫剑,景安又怎会躺在那里呢,这朕如何向傅恒交代啊!”

小燕子就走到他身边,“不如让哥哥功过相抵?”

“如何?”

“哥哥虽不想为仕途做官,但也是特别聪明睿智,并且哥哥以前在叶县待过,对那里的地势特别清楚,不如皇阿玛派哥哥去叶县平乱,这样一来,哥哥也觉得可以为皇阿玛免去后顾之忧了!”

乾隆皇帝略一思考,开口道,“可你哥哥终究不是朝廷中人,如此也有不妥啊!”

“不过,朕可以答应你,暂时先不追究,不过若是再有此事发生,朕绝不会姑息!”

小燕子见他态度坚决,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反正哥哥是宫外之人,既然可以免去通缉之罪,那哥哥去哪里便都可行了,只但愿哥哥不要做什么傻事!

——

“还珠格格已经回来了,正在乾清宫呢!”小顺子进来告诉他们。

永琪和陈画儿还在用膳,只是陈画儿懒懒的,没什么胃口。

“知道了!”永琪随口应了一声,接着给陈画儿夹菜...

“来,多吃点,不然总这样懒懒的没什么精神!”

看着碗里的菜,都是她平日爱吃的,确是一点胃口也没有,甚至还有些恶心。

她摇了摇头,顿时一种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止不住的有些干呕,忙跑了出去...

永琪见她有些不对劲,忙跟了上去。

“怎么了画儿,可是吃坏东西了?”

“快,传太医!”

桂嬷嬷看到这幅情景,站在那想着,这怎么有些熟悉?是怎么了呢?

陈画儿现在感觉还好了一点,顺势倚着他,只是脸色还有些不好,“没事,可能是吃坏了,我歇会就好了!”

永琪见她一脸虚弱,毫不犹豫地把她横抱起来,走进房里放到床上。

“你先躺会,一会太医就过来了!”

陈画儿轻应了一声。

果然须臾太医便进来了,“王爷吉祥!王妃吉祥!”

“快,无需多礼!”永琪朝他摆摆手,让他过来。

“看王妃是怎么了?”

太医应了一声,忙过来,拿出手帕,放到陈画儿的手上,这才细细把来...

须臾,这,这是大喜啊!

太医一脸惊喜地回道,“回王爷王妃,大喜啊!王妃已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了!”

桂嬷嬷在边上猛地一拍脑袋,哎呦她就说吗,这王妃可不就是有孕的症状吗!得赶紧告诉太后!

“什么?”永琪有些愣怔,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大喜来着?

陈画儿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她肚子里竟有了一个小宝宝了,好神奇...

刚想去拉永琪的手,没想到他一下子就闪开了,倒弄得她还有些懵!

“你说什么?什么有喜了!”接着就见这人一把拉住太医的手,神色慌张地说。

太医也有些不知所措,忙说,“王爷大喜啊!王妃有孕啦!”

“我,画儿有了我的孩子?”他还有些愣怔,复而又慌张地说,“来来,快,再把一次!”

太医也感受到五阿哥初为人父的喜悦,只是您死死地挡在王妃和老夫之间,老夫有劲儿也使不上啊!

他便试着开口,“王爷,要不您让让...”

永琪像是猛地反应过来,连忙让开,“快,你再把把看!”

太医又证实了一次,确是喜脉无疑!

真的,画儿有了他的孩子!他有孩子了!

他有些过于惊喜,反应过来突然发现他还有个夫人在,忙过去握住她的手,“画儿,画儿,我们有孩子了,我要当阿玛了!我要当阿玛了!”

陈画儿见他这样,先是有些茫然,之后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接着他便随太医出去,听太医交代,一脸认真,事无巨细,比平日里处理政事还要认真!

“可是夫人最近胃口不好,可如何是好?”

“也是有的,寻常女子有孕大多都是如此,害喜症状不过是时好时坏的!”

“这样啊,那夫人要遭罪了!那太医您再说说,这种情况要怎么办呢?”

“还有啊,这...”

——

“什么?有孕了!”太后乍一听到这消息,一下子就从床上直起身来。

桂嬷嬷笑呵呵地忙上前说,“是啊,这太医都过去了,五阿哥人都傻了,如今正合不拢嘴呢!”

“如今愉妃娘娘也在呢,奴才想着先来告诉老佛爷一声!”

“好好好!”太后格外欢喜,如今景安受了伤,晴儿也不能入宫,画儿那边却有了这样的好消息,也算是冲了喜事了!

“若不是太医,哀家如今不便过去,你就不要往慈宁宫跑了,快回去好生照看画儿,还有我之前备下的物件,全都带过去,万万不能有差错!”

“是是,奴才这就回景阳宫去,老佛爷您好生歇着,奴才会向王妃转告的!”

“那你快回去吧!”太后见桂嬷嬷回去了,像是又想起什么,接着忙招呼宫女去准备。

另一边

小燕子听到整个景阳宫都在说着知画有孕的消息,握紧了拳头,又想起哥哥说的话,才慢慢放下心来。

“五阿哥,你不用这么小心,现下他还小着呢!”陈画儿看着离她两米远在那站着的人,局促不安的样子有些好笑!

永琪似是有些迟疑,缓缓向前挪了两小步,又不敢动了!

愉妃早前便过来了,又回去差人拿了膳食,恰巧进来,见儿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挑了挑眉好奇地问,“这是怎么了?荣亲王变成看守小厮了?”

陈画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永琪脸上也有些赧意。

“额娘您看看他,他不肯过来,非要杵在那儿!”

愉妃禁不住笑了笑,坐到床边,“不管他了,额娘呢,让人给你准备了些膳食点心,放心,都是可口的,稍会多少吃点呢也!”

陈画儿点了点头,又嫣然一笑,“额娘放心,您就回去休息吧,我这边没事的,只是还不能亲自去给老佛爷请安,怕她老人家怪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