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圆房

“她起初并不知道,应该是箫剑才告诉她...”

陈画儿自然是知道这段往事,却又微蹙了秀眉,“箫剑如今这样,怕是晴格格婚事定下的缘由!”

“正是,他那个人一向狂妄自大,不知道又要做出什么来!”

陈画儿转念一想,“如今还珠格格这样皇阿玛会怎样处置?”

永琪略一思索,便说,“其实,皇阿玛向来宠爱小燕子,遇到这事,怕再恼怒还是会彻查的!”

确实,乾隆皇帝一听说整件事情的缘由就开始派人去调查了,他说的是,自己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印象!

“那太后和额娘那边呢?”她想着,小燕子这样,怕是太后和额娘也要有些伤心...

他却毫不在意地说,“太后一向灵通,后宫这么多弯弯绕绕她怎会不知道呢,我想她早就看出小燕子不对劲儿,况且她并不怎么喜欢小燕子!至于额娘嘛,额娘这个人虽说一直不怎么爱和人来往,却也一直关注着景阳宫的动静!”

他略一停顿,又说,“其实,为小燕子诊脉的太医是额娘身边的人,起初也是跟喜脉极为相似,不过事后也不难发现,我想额娘也有自己的想法...”

陈画儿有些吃惊,微微瞪大了眼,“竟是如此?愉妃娘娘也知道?”

他直起身子,纠正她,“是额娘!”

陈画儿来不及消化,所以太后还是一直未对小燕子有改观,甚至愉妃娘娘也早就知道。只有她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好像也不算,这人像是发现了就告诉她了,只是她当时睡着了...

永琪见她又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便转移话题,“罢了,我们不说他们的事了!额娘那边,你最近可有去过?”

陈画儿未经思考便说,“额娘一向喜静,我也是初一十五才过去问安,怎么了?”

永琪佯装皱着眉头,“唉,可不是吗?前些日子尔康额娘带着东儿进宫,额娘说也想早日抱上我们的孩子呢!如今这便是额娘最大的指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真呢?”

陈画儿听出他的话外音,微嗔了他一眼。

这人怎的如此?还在讨论正事呢,愉妃娘娘虽说也喜爱她,哪里会像他这样,成日挂在嘴上?

“你真讨厌!哪有你这样的?”

永琪笑看着她,神态自若,“我如何了?夫人,有毛病得改改啊,不然怎么老是觉得夫君占你便宜呢!”

又见她朱唇皓齿,煞是可爱,心念一动,就朝着她微开的嘴唇吻了上去...

惦记着他手臂受了伤,她有些不敢乱动,只得依着他...

翌日清晨

永琪看着怀中猫一样的小姑娘,使坏地拿头发蹭她的鼻尖,见她哼哼唧唧地连眼也不愿意争嘴角越来越弯。

她被磨得也有了脾气,在他怀里动来动去,不让他如意。

永琪那经得起她这般模样,一会就开始在她身上不老实了起来,没由来地乱动.....

这就导致陈画儿一上午也没能起得来,还好她不用每日跟愉妃和老佛爷请安,不然她可怎么办呢!偏这罪魁祸首一副无事人的样子,不肯认罪!

看到陈画儿起身,桂嬷嬷便带着宫女们进来侍候,满面红光地笑着说,“这下老佛爷可是能安心了,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能抱上孙子了!”

陈画儿脸微微一红,“嬷嬷,你莫要说了,不然就不留你在景阳宫了!”

“是是是,福晋教训的是!”桂嬷嬷边给她更衣边说,心里想着一会就得到慈宁宫跟老佛爷说这件事!

陈画儿自是不知道她心里的小算盘,抚了抚头上的发髻,看着镜中的自己,总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她觉得无事,便又拿出给永琪做的荷囊修修补补,其实早前就完成了,只是一直觉得差了点东西,不甚满意!

夜幕降临,景阳宫一片灯火。

陈画儿总觉得外面有些吵闹,听不真切,便问了底下人发生了何事。

桂嬷嬷忙走到她身边,又绘声绘色地说道,“福晋,听说还珠格格又在房中乱砸东西了,明月彩霞都不敢靠近呢,好不吓人!”

“皇阿玛和老佛爷可知道了?”陈画儿摆弄着绣好的荷囊,抬头看了她一眼。

“怕是知道了!”

“五阿哥可传了消息?”

桂嬷嬷便开口,“早前,倒是小顺子通报说,五阿哥不回来用膳了!”

陈画儿点了点头,怕是最近父子俩都在忙着方氏一族的案子。

这也难怪,发生的久远!可是若罪魁祸首查了出来,箫剑就会轻易放弃吗?

她突然想到,上次在房外那个鬼鬼祟祟的小太监,便问,“上次那个小太监,可有查出来?”

桂嬷嬷稍一思索,“说来奇怪,奴才把阖宫都找遍了,也没找到,真是怪事!”

陈画儿想着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个小太监能在宫里出入自由,再看如今发生的事,桩桩件件,箫剑竟有这样的本事?

“你让人接着查,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桂嬷嬷忙应下了,心生纳闷!

另一边

小燕子眼下发青,瘫倒在地,看着面前一片狼藉,她不知道自己怎会变成现在这样?

突然房门被轻轻推开,来人穿着太监服,俊美如斯的脸上带着鲜有的戒备,却气质不减,平添了几分睿智。

小燕子看到他进来,微微吃惊,“哥哥,你怎么来了?”

箫剑看着她现在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心疼,拉着她的手说,“小燕子,我进宫一次不易,长话短说,虽然那个皇帝是我们的仇人,但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但哥哥上次不是说...”小燕子有些讶异,什么叫“不是翻脸的时候”?

上次箫剑告诉尔康自己想进宫再见晴儿一面,其实是来找了小燕子,让她假孕来换得五阿哥的宠爱讨得皇帝欢心,本想借此机会让晴儿离开,却没想到小燕子听到了他跟尔康的谈话,急着就去了乾清宫。

也是他未来得及拦住她,这次他进宫也是为了这件事。

明着告诉尔康是为了小燕子的病,其实不然。之前小燕子假孕的药就是他给她的,多少清楚药的副作用,况且乾隆一直宠爱小燕子,既然永琪那么喜欢那个陈知画,他不介意再帮他一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