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梦游

永琪便提议带着她出去转转,陈画儿马上应下了。

两人并肩走在一起,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御花园。

算起来陈画儿来御花园的次数并不多,她一直觉得来御花园必有事情发生,算不准好事还是坏事,干脆就少来了。不过如今看来,这里真不愧是皇宫里的花园!

尤其到了晚上,人所有的感官都变得更加清晰了...

天上的星星是亮的,地上的花儿是香的,连身边的人都注定是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一个人!

陈画儿有些累了,就坐在凉亭边上,斜倚着栏杆,永琪便跟着她坐下。

看着天上的星星月亮,陈画儿不禁面容柔和了许多,对他说,“你相信会有另外一个世界吗?”

听了这话,永琪看了看她,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又想了想,开口道:“也许是有的吧,毕竟人知道的太少,变化却又太过无常!”

是啊,变化无常呢!

他拉过她的柔夷,轻揉了揉,“怎么,可是想家了?”

她看着他,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眼眶瞬间就有些湿润了...

她想家了,但是在那个世界家只有她一个人,只是她一个人的家,而这里,她不仅有了父母,还有一个人,知她冷暖,懂她悲欢!

她不知道自己对永琪的感情是怎么样的,可她觉得自己开始留恋这里了...难得的父母,还有他,她不得不承认,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变得这样重要了...

永琪见到她眼角微微泛红,忙问:“怎么哭了?”

他忙把她揽进怀里,安慰她,“没事,没事...”

见她哭的愈发厉害了,他有些无措,有些忙乱地说,“别伤心了知画儿,你知道吗,皇阿玛说了,明年开春就计划下江南呢,到时候我们就能见到陈太守和陈夫人了,你说好不好...”

她也知道自己如今的情绪来得莫名其妙,只是如今和他这样,是她从未想过的。

她从未想过,自己变成了知画,真的也对这个男人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她慢慢对上他深邃而又清澈的眼睛,轻轻用手描摹着他的脸,顺着自己的心就慢慢靠了上去。

永琪有些微讶,直至唇上感觉到了一丝冰凉,他才意识到,他有些惊喜,察觉到小姑娘准备退回去,他便马上变被动为主动,搂着她不堪一握的腰肢,覆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才把人松开...

眼见着小姑娘眼睛红,鼻尖红,嘴巴红,脸颊红,他顿时心里一动,真是个祖宗,早晚败给她!

她有些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刚刚那样一想就吻了上去,压根没想过后续,如今这...

他像是察觉出来,又捏了捏她的脸蛋,“景也赏过了,那便回去休息吧!”

她只得点点头,脚刚沾地,身子就有些不稳,见状,他直接把她横抱了起来。

陈画儿轻呼了一声,“你,你快刚我下来,这样不好...”

他抱着她就往景阳宫走,“有什么不好的?你是我明媒正娶的福晋,谁敢说一句不是!”

她的脸越发红了,自知论歪理这方面向来说不过他,就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前,轻嗅着他身上的气味,很干净的味道加上平日里房内用的香,夹杂在一起,一点也不违和,她渐渐地就睡了过去...

他低下头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嘴角也不禁浮起笑容。

翌日清晨

陈画儿慢慢睁开眼就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以及横跨在腰间地让人无法忽视的手,“你,你怎么到床上来了?你快醒醒五阿哥,你梦游了!”

永琪早就醒了,不过今日难得不用上朝房,便没起来,没承想...

于是他慢慢睁开眼睛,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看着她,“怎么了?”

接着又像是突然发现她,“欸,你怎么在这呢?”

陈画儿还在煞有介事地说,“不是啊,你梦游了,跑到床上来了!”

永琪佯装惊讶道,“什么?怎么会呢?”

陈画儿见他还是不信,“真的!我一睁开眼你就在这了,你是不是有梦游的毛病呀,要不要让太医看看?”

见她越说越离谱,他差点就笑出声,明明是她每次都迷迷糊糊的找不着情况,于是便撑起身子看着她,“我不用看太医!”

她眨了眨眼睛问他,“为何?”

“因为......”说着他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就能医我!”

陈画儿还未反应过来,唇上便一片温热,一系列的让她什么也来不及细想,未等他更进一步...

“别,别...”

他头埋在她颈窝内,低沉着嗓音问她,“怎么了?”

她小声地说了句,“我好像,小日子到了!”

明显感到怀中的身躯一僵,可也不能怪她呀,他还是不肯动,猛吸了口小姑娘身上的香气,才迟迟起身...

陈画儿看着他一脸欲求不满地样子,耐着小腹微微的痛感才没有笑出声来。

待阿兮伺候她梳洗好出去,瞧见桌子上放了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轻闻了闻,似乎是姜糖?

正疑惑着,桂嬷嬷便过来说,“福晋,这是五阿哥刚才从小厨房端出来的,皇上急召五阿哥过去,刚才还差奴才跟您说,让您喝了姜糖之后休息呢!”

陈画儿心里一暖,未吭声。

总归不会是他亲手做的吧?

桂嬷嬷又开口,“奴才也算是看着五阿哥长大的了,从前五阿哥和还珠格格虽说还好,却从未见他对还珠格格像对福晋这样呢!迁就还珠格格倒像是一直压抑着,如今虽说还珠格格有了孩子,不知怎的也没怎么见五阿哥总去她那!”

这么一说陈画儿倒是想起来五阿哥似乎是说,小燕子并无身孕?

可若是如此,太医怕是欺君之罪,况且小燕子为何这样做呢?

不行,她得问问他。

到了晚上五阿哥从乾清宫回来,她便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去。

永琪也不瞒她,“确实,小燕子有孕是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