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惊艳

他顺带拿起盘子里的丹心露放到了陈画儿那,陈画儿没有多想,接着便附和道,“是啊,是啊!”

这一幕看在小燕子眼中有些刺眼,按照往常,她是一定会大吵大闹的,如今,才刚和永琪关系有点缓和,为了得到永琪的心,她不能再这样了!

“也是,还是要靠缘分,皇帝啊,如今这几个孩子都成了家,只有哀家的晴儿还没有着落,皇帝可不能偏心啊!”太后抚着晴儿的手说道。

听了这话,乾隆皇帝略有所思,“确实,这晴儿也到了嫁人的年纪,朕记得,傅恒家的二公子最近是不是进了通政司,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傅恒立马站起来说,“回皇上,犬子确实是前些日子进了通政司,也到了指婚的年纪了!”

小燕子听到这就想急着张口,哥哥一直对晴儿一往情深,就算自己不如意也不能让哥哥不幸福!

紫薇马上给拦住了她,示意她不要说话,这种时候,小燕子贸然开口一定会惹怒老佛爷的!到时候就算老佛爷无意指婚也会搞砸的!

晴儿有些吃惊,太后私下里从未跟她说过,如今竟直接对皇上说出来,看来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箫剑了,她连忙开口,“皇上,老佛爷,晴儿一点也不想嫁人,晴儿还要好好侍奉老佛爷呢!”

太后微皱了皱眉,“诶,女大当婚,你也不比紫薇她们小了几岁,况且这知画不过才十六岁呢,就算再宠爱你,也不能把你捆在身边一辈子哟!哀家也不想把你嫁到远的地方,最好在京城,也离哀家近一点!”

她怎么会不知道晴儿的心思,可是箫剑并非良人,晴儿从小娇生惯养,怎么也过不惯箫剑居无定所的日子!

晴儿正准备说话,就被太后阻止了,“好了好了,此时日后再议!”

晴儿只得作罢。

陈画儿倒是知道原著晴儿确实和箫剑在一起了,不过并没有指婚富察家二公子的事情,她只当是这些小事没有在书中体现,并未深思。

乾隆似乎不够尽兴,于是便开口,“今日是家宴,福伦和你们傅六叔他们都不是外人,紫薇永琪,不如你们几个弹琴作诗为朕和老佛爷助兴如何啊?”

“皇阿玛若不嫌弃,那我们也只好献丑了!”紫薇跟永琪对视了一眼,笑了笑说,接着又看向陈画儿,“不过早就听闻知画妹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画工更是了得,我们可都没见过呢!”

陈画儿早就料想到了,知画以画出名,她若是画工拙劣的话,定会被人发现端倪的,素日里涂涂画画还好,如今真要单靠着身体记忆以及那些零散的场景,她也不知道自己能画出来什么...

“确实,朕也未见过知画的画工,不如就由知画作画如何?”乾隆皇帝说道。

陈画儿见状,就想着死马当活马医,好歹自己也私下也试了试,有知画的底子,应该不会太糟,便抬头说道,“既然如此,那知画就献丑了!”

永琪也是早有耳闻,便想看看这小姑娘的画工,轻轻一笑,未置一词。

小燕子是真想看看,这个知画到底有什么本事!

宫女们把文房四宝带上之后,陈画儿缓缓走上前,拿起笔,轻轻闭了闭眼,再睁眼已是一片清明。

众人只见她,踮起脚尖,在四副丹青前辗转,好像在跳舞,又好像在画画,又将两者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让人震撼!让人仰望!

不出半个时辰,四副丹青便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梅、兰、竹、菊!

传神极了!

永琪也被惊艳了,那个带着孩童稚气又知礼守节,还能让皇阿玛额娘跟老佛爷都喜欢的小丫头,竟有如此画工!

小燕子自然也看到了众人眼中的惊艳,尤其是永琪眼中难以掩饰的赞赏,她压下心中的不甘,捏紧了拳头。

紫薇跟尔康对视了一眼,若非亲眼所见,他们真是不敢相信,这样的四副丹青是由这个小姑娘画出来的!

还是先由皇帝发话,“好啊好,人如其名,真不愧是知画啊!若非亲眼所见,朕简直不敢相信!”

接着众人一片附和,有惊艳的,有夸赞的,有羡慕的,有不甘的...

陈画儿也有些惊讶,她虽然知道自己能画出来,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效果,当时随着感觉就这样出来了,连她自己也难以置信,还是说他们古人就喜欢这个调调的。

“多谢皇阿玛夸奖!”

“永琪真是娶了一个好福晋哪,赏!”

“多谢皇阿玛恩典!”陈画了又行了一个礼,再回到五阿哥旁边的时候,就见他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陈画儿也有些羞赧。

“不错!”

“嗯?”

“没想到你的画工如此出众,让人佩服!”

突然被五阿哥夸奖,陈画儿有些不好意思,不自觉地就露出了女儿家的娇笑,“也没有了...”

永琪见她难得露出了独属于小女儿的温柔,眸色不自觉地暗了暗。

在他看来,知画还小,进宫是被迫的,她合该有更好的生活!

宴闭之后,几人一起离了宴,小燕子和紫薇、知画总在前面,永琪、尔康他们走在后面。

在紫薇看来,知画偶尔会和她说得上话,一直知礼有节,从不僭越,更是多了几分感叹,但是一直照顾小燕子的情绪,她便在两人之间来回。

这些日子,小燕子去了皇后那边几次,本来和五阿哥的关系已经有了缓和,但她性子急躁,总是有些不如意,五阿哥对她根本不似从前。

愉妃对小燕子颇有微词,但小燕子也向来不敬愉妃。

永琪如今对小燕子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情。

他至今还不明白对小燕子到底是不是爱,从前他一直宠她包容她,却分不清那到底是爱还是向往。

另一边,慈宁宫

太后斜躺在金黄色的贵妃榻上,桂嬷嬷站在太后身边,帮她按摩。

“老佛爷,您有何吩咐?”

太后看了她一眼,然后说:“听景阳宫的人说,知画永琪至今还没有圆房?”

“是,前些日子五阿哥忙于朝政,福晋又小病了一阵,所以...”

“小燕子那边呢?”

“还珠格格倒是还算...不过跟福晋相处的也不太平,格格这个人会武功,又不太讲理,怕是福晋要吃亏的!”

“那你认为该怎么办呢?”

“不如,奴才借着教习福晋宫中礼仪的机会,去景阳宫待一阵,让五阿哥和福晋尽快圆房,也好让老佛爷早日抱上皇长孙啊!”

闻言,太后才笑了笑,“就按你说的办!”

正准备进来的晴儿恰巧听到了,有些震惊,原来五阿哥和知画还未圆房,但是知画如今已是福晋,圆房也是迟早的!

倒是她,看来她跟箫剑是不可能了,听太后和皇上的意思是要把她跟景安赐婚。

箫剑啊箫剑,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既然你真的爱我,为什么不愿意听老佛爷的话留在京城呢?

她自小被老佛爷养大,她深知孝字当头,她又如何忤逆老佛爷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