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传承
  • 老祖宗带带我
  • 好好赚钱
  • 2838字
  • 2021-09-16 09:42:26

“分手吧,我们追求的不一样,我承认,是我出轨了。”

“其实你就没想过,你连你爸妈是谁都不知道,学费都是欠的,以后能给我幸福?”

“别想太多,好好回去睡觉,以后见面就当不认识吧!”

沐云帆脑海浮现女友的话。

“出轨还给自己贴金!”

“穷怎么了,不知道父母怎么了,众所周知,父母双亡都不简单,我父母失踪,更牛!”

一路走着,不知不觉,沐云帆竟走到了学校旁边的景观湖附近。

“嗯?”

忽然,他看见几个纹身大汉在一辆面包车旁鬼鬼祟祟,眼睛告诉他这几个人在做坏事。

“嘿嘿,老大,难得遇见这么个极品。不如我们……嘿嘿嘿”

“屁!别踏马给老子动这些个歪心思!知道她是谁嘛?夏紫薇!这可是老板要的人!”

“不会吧!夏紫薇?”

躲在一边偷听的沐云帆吓一跳。

夏紫薇。

东医四大校花之首!

“赶紧的,趁药效还没过,麻溜的装车上!”

说着,就将昏迷不醒夏紫薇塞入车中。

“来人阿,有人绑架!”

沐云帆撒起喉咙就喊。

你要叫上我,那我也不是不能当没见到。

但你们这三个大粗汉想独吞?

对不起。

我沐云帆心地正义,绝对不能坐视不管!

“吗的!”

“收拾他!”

“敢多管闲事?”

见到三个大粗汉狰狞围过来。

沐云帆这小身板怎么跑阿。

很快被逮住了。

“大哥,你们做什么阿!我在看视频阿!”

沐云帆举起手机一脸惊恐。

草率了阿。

这事就不该管的。

“真的?”

粗汉正半信半疑。

只听到背后传来开车的声音。

夏紫薇趁机跑了!

看这开车的架势,都能拍成电影,你人跑得再开,总不能开挂吧。

追是追不上了。

“看视频是吧!”

“大哥你听我解释,我跟夏紫薇很熟,你们要抓她,我可以……”

沐云帆想求饶。

但下一刻。

他被直接丢进湖水里,这三个粗汉只能赶紧离开现场。

湖其实并不深,稍微有点水性顶多就是呛了下。

可沐云帆天生旱鸭子!

尽管手脚自由,也无力挣扎——。

“吾命休矣!希望明天新闻头条不要出现,某傻叉大学生失恋跳湖自尽,湖水仅仅一米八深!”

就在沐云帆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

沐云帆手臂的胎记忽然爆发出亮光。

紧接着气急败坏声音传来:“我堂堂邪圣,后代怎么出你这货色!居然还能继承我的衣钵,这惩罚太可怕了!”

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玄衣老者。

他身体缥缈站在湖水。

看他那眼神,好像在考虑要不就当看不见似的。

可沐云帆不愿意阿。

管他是人是鬼,他要不再离开湖面,他肯定是鬼。

“我喊你爸了,救我!”

“滚!我是你祖宗!”

“祖宗救我!”

看到沐云帆这欠揍的表情,他觉得,这传承要不断了吧,让他活下来也是丢脸。

“难道这就是报应?”

“罢了罢了。”

“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让我沐家出个智障。”

你才是智障。

你全家都是智障!

等我上湖铁定将你祖坟都刨了!

沐云帆心里鄙夷,可嘴里却求饶不已。

“祖宗救我!”

“起!”

“家族传承我给你了,别指望我会教你,我要走了,你自个自生自灭吧!”

堂堂邪尊就地消散。

任谁看到自家后代这德行,都有一种老天爷,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这货居然能继承我传承,是我道统继承人?

片刻后。

“阿嚏!”

“我刚真见鬼了?”

沐云帆打量了一下自身。

突然,沐云帆神情大异!

“我竟然拥有了透视眼?!”

这是沐云帆的第一反应,因为现在是夜晚,但在沐云帆眼里却是明亮一片,任何角落看得清清楚楚。

不仅如此。

只要集中精神,甚至看穿墙壁!

“小爷终于要开挂啦?从此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不是梦?”

短暂的错愕之后,沐云帆放声大笑,同时心中YY起以后的美好生活。

沐云帆还在脑海找到了一个传承:《百草经》。

不仅能透视,还有能治病的传承。

未来可期阿!

东江市,悦来餐厅。

这家餐厅离校区不远,地处两条路段的夹角处,风光甚好,每天门庭若市,食客更是络绎不绝。

沐云帆一身休闲装束进入餐厅,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了几道特色炒菜之后看着窗外静静地等待。

突然,沐云帆听到“噗通”一声。抬眼望去,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躺在地上抽搐着,口中时不时传来无力的呻吟。在白发老妇人的身旁,静静躺着一根价格不菲的金丝楠木拐。

“妈!快!叫救护车!”

一个中年男子脸色剧变过去,随后焦急询问:“请问诸位之中,有谁是医生?谁若能施手相救,我白家必有重谢!”

听到白家四个大字,皆是一片哗然。

东江市就有一个白家,庞然大物!

沐云帆平时并不关注这些,自然是不知道帝都白家所代表的含义,但是修炼了《百草经》,又得到传承,自然是要装一下逼的,不对,是助人为乐的。

沐云帆刚刚勉强伸出手侧身挤过吃瓜群众,有听见有人高喊:“都让一让,我是医生!”

“我是东江大学附属医院的首席医师李容,这是我的名片,请您收下!”说着,李容双手递上一张烫金名片。

那位中年男子脸上已经有明显的不悦,但还是收下了李容递上来的名片。

“快点看看我妈!”那位中年男子催促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

接着,李容对着白发老妇人做了一些检查,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先生,根据我的判断,这位老妇人很有可能是急性脑梗,需要在十分钟内送到医院……”

李容本来是冲帝都白家这四个字来的,哪能想到碰上个这么棘手的病。

“废物,这种事我不知道,要你来跟我说?”

“是,是。”

李容脸色很差。

但他不敢反驳阿,他确实治不了,不过他治不了,其他人肯定也治不了。

就在此时。

就像打脸似的,一道声音响起,“我能给这位老夫人看一下么?”

就在刚刚,沐云帆已经通过透视眼初步了解了那位白发老妇人的病症了,只需再通过脉相来确定。

“你是医生?”

“也算是个中医吧。”

“中医?就你?你可知道她这是……”李容看不下去了,就你也敢来装逼?老子都治不好的人你能?那我在东江还怎么混?

但他还没说完就被中年一脚踢出去。

废物点心。

治不好就滚边去。

“这位小兄弟,若能搭救必有重筹!”

“好!”

沐云帆把手搭在那位妇人的腕上,体内开始运转《百草经》。

“将你银针拿来,不会治病拿着做什么?”

“你!”

李容被沐云帆气个半死。

他一直都是医学界的天之骄子,哪里受过这些委屈,心想你小子要是被救回来,准要你好看!

沐云帆拿过十二根银针,快速将十二根银针刺去人体的云门穴,石关穴,太元穴,水分穴等十二穴位。

“咳咳,我这是怎么了?”不一会儿,那位老妇人就醒了,但是还是有些虚弱。

看到老妇人醒了。

“妈!你醒啦!”

中年男子大大松口气。

李容就惊叫出声:“这不可能!急性脑梗扎针就能治疗?这运气……”

尼玛!

好不容易装一次的沐云帆岂容别人玷污他的功劳。

“中医文化传承五千余年,博大精深,别说脑梗塞,只要还有一口气,我都能用针救回来!庸医!”

“你……你,你你!”被白家人说废物就算了,他惹不起。被一个毛头小子说成庸医是这么回事!

但看到白家那些你敢动他试试的眼神……

李容气得转身就走!

“这是我的名片。”说着,那位中年男子递出一张紫金卡片,“持此卡,可以在我白家旗下任何企业无限次免单。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了。”

“唉别,这位大叔,救死扶伤是作为医生的天职,我应该做的,这也算是能者多劳了。这个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沐云帆表面很抗拒,身体却很诚实。

蹭吃蹭喝卡,美滋滋!

经过一番周折,沐云帆终于有空坐下来吃饭了。

一番大快朵颐,就在沐云帆要结账的时候。饭馆老板却笑着说:“刚刚那位先生,已经为您买过单啦!”

沐云帆不由得感叹:“世界还是好人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