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孝顺的儿女(求推荐票,求打赏!中秋节快乐!)

楚国忠的房间里,

看着空空如也的保险箱,楚安欣呆若木鸡,整个人都傻了。

费了半天劲打开的保险箱,里面竟然连根鸡毛都没有?

钱呢?

楚安福趴在保险箱上,满头大汗地使劲寻找那三百万的存在,在周围找了好几圈,就差没把自己塞进保险箱了。

一旁,楚安禄怒火不减,看着这一幕心里憋屈的很,随后立刻怒视着楚安欣:

“楚安欣,不会是你把钱私吞了吧!?”

刚刚他跟大哥打的死去活来,倒是没在意这个小妹,这才有了楚安欣打开保险箱的一幕!

保险箱的密码倒是有地可寻,毕竟楚国忠年纪大了以后,经常忘记密码,索性,就把密码写在了纸上。

这个儿女们都知道。

不是什么秘密。

“私吞?!是你傻了,还是我想不到法子?整整三百万呢,我往哪里藏?”

楚安欣同样有些愤怒,反驳道。

“谁说是现金了?万一是银行卡呢?”

楚安福也走上前来说道。

虽说是两人唯一的妹妹,血浓于水的感情。

但,哪个傻子会在三百万面前谈感情?

尤其是这个妹妹,为了钱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

更何况,面对的可是整整三百万!

什么话是她不能胡编乱造的?

楚安禄的手里还提着菜刀。

两个哥哥气势汹汹,都要为这三百万疯了,哪怕楚安欣是个女人,他们也绝不会手软!

楚安欣气的直跺脚:

“我一打开就是空的,什么都没有,难不成你们还要搜身啊?”

“楚安欣,你可别逼我!”

楚安福捏着拳头,青筋凸起,威胁道。

见状,楚安欣立刻把口袋和包里的东西都一股脑地翻了出来,全部摔在了地上!

手机,零钱,银行卡,化妆品...等等洒落了一地。

“你俩好好看看,这都是我自己的银行卡!”

“爸根本就没把那拆迁款藏保险箱里!”

她要急疯了,双眼也红了。

差点急的哭出来。

“肯定是你给偷了,给我拿出来!”

楚安福一向脾气暴躁,此刻抡起拳头,就要打!

铛铛铛!

这时,有一阵敲门声传来。

“谁啊?”

楚安禄有些不耐烦,还是提着菜刀过去开门了。

突然,

咔嚓,咔嚓!

快门声响起,还有两个闪光灯刺目闪烁。

几把‘长枪大炮’更是迎面逼来!

像是记者一样,有男有女,都聚了上来。

“你们要干啥!?”

楚安禄面色一慌,恶狠狠地问道。

这些人当中,有一个身材曼妙的漂亮女人走上前来:

“请问,楚国忠,楚老先生是住在这里吗?”

“不在,死了!”

楚安禄没好气地随口应道。

众人面色一愣!

看到是个漂亮女人,楚安福擦了擦鼻血,整理了下衣衫,上前问:

“我们是楚国忠的儿女,你们找我爸是有什么事情?”

“我们是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听说了楚国忠老先生的事情后,我们特意赶过来感谢楚老先生!”

女人面带微笑,解释道。

他们来了十多人,都是慕名而来。

在这小县城之中,能够一口气捐出三百万的人,可不多见!

“感谢他做什么?”

楚安禄眉头一皱,疑惑问道。

“我爸刚去世,埋在了平庄公墓。”

楚安福继续说道。

“什么?去世了!”

众人全部傻眼。

几个接待楚国忠的慈善工作人员,泪水开始在眼眶打转。

女人面色随之黯淡下来,悲伤道:“怎么会这样,老先生来给我们捐款的时候,看上去还好好的呢!怎么说没就没了!”

“啥?你说什么捐款?”

楚安禄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闻言,众人面色再度一变。

女子疑惑问:

“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楚老先生给我们的慈善机构捐款了三百万元!”

“卧槽!?”

“爸给拆迁款全捐了?”

“三百万啊!”

兄妹三人差点当场就气晕过去!

他们找了半天的拆迁款,还彼此拼命争抢,甚至大打出手。

却发现特么三百万的拆迁款早就被楚国忠都给捐了!

那还争,争个屁啊?

“原来...楚老先生捐出来的是他的拆迁款!!”

“真是个好人!能够有这样觉悟的人,值得我们尊敬和宣传!”

“忍不住了!哭了,楚老先生一路走好,我们永远记得您!”

“大爱无疆,感谢楚老先生的无私奉献!您的善款将会资助到无数贫困孩子,让他们吃的起饭,穿得起衣服,上得起学!”

众人一时间,感激涕零。

楚国忠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是令人感动。

可惜了,好人不长命啊!

“对了,老先生那天走的急,忘记拿走捐款证书了。我们根据上面留的地址,这才找到了这里!”

女人将捐款证书拿了出来。

看着那三百万拆迁款换来的一纸证书,楚家兄妹三人欲哭无泪。

这时,

手拿相机的男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

“多么感人的一幕,让我给你们拍张照片吧!老先生的儿女们!”

众人便一起走进了房子里。

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内,横七竖八摔在地上的物什,像是刚经历了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

众人面色一变,看向鼻青脸肿的兄弟二人。

楚安福扯谎解释:

“别误会,我们就是在搬家呢!”

众人这才豁然开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因为拆迁款打起来了呢!

照相的师傅找好了拍摄的位置,示意兄妹三人站成一排。

“捐款证书你们拿上吧!”

女人连忙上前,将证书递给楚安禄。

楚安禄放下了手中的菜刀,接过证书。

大哥楚安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连忙解释:“这也不要误会,刚才我弟弟在切菜呢!”

随后,看着楚安禄接过证书。

众人再度松了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楚安禄是要砍人呢!

就这样,兄妹三人站在了一排。

“笑一个吧!”

拍照的男人说道。

三人苦笑。

咔嚓!

照片拍完了,慈善机构的人员十分惋惜,告别了兄妹三人。

等待慈善机构的人离开之后,楚安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道:

“整整三百万的拆迁款,爸都不跟我们商量!?全特么给捐了!”

看着证书上写着的触目惊心的三百万。

楚安福一阵发愣,嘴里喃喃自语:

“连一毛钱都没剩!”

憋屈的紧,他想哭,从来没感觉这么憋屈过!

楚安欣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她有些怀疑楚国忠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拿着三百万,就为了换这一纸证书?

下一刻,她忽然气的哭了出来,委屈道:

“我就说我没拿吧,你们还不相信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