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幸福一家人

苏辰的一句话,令刘鸿飞深有感触: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老兵的意志将代代传承,精神永生不息!”

闻言,

程老和另外一名老兵都释怀了很多。

苏辰的话,得到了三人的一致认可。

这三位老兵之间的交流,也是让苏辰感到颇为意外,无论是言行之间的气质,又或者是话语之中的深意,苏辰能够感受到,他们的身份远不止他们表面看上去如此普通。

或许,他们真实的身份,是自己难以企及的存在。

但,在今天这场葬礼之上,

他们出面的身份,仅仅是缅怀战友的三位普通老兵。

时间很快流逝过去,云散了,大雨也随之消散。

拨云见日。

楚国忠的葬礼进入了尾声。

在周围人的搀扶之下,三位老兵不舍地看了眼楚国忠的墓碑,依次起身离开。

他们佝偻着身躯,岁月侵蚀了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让他们变成了体弱多病的老人。

他们再也扛不起枪,再也不能跋山涉水,再也不能驱虏歼敌。

可是,他们坚韧不拔,自强不息的精神永存!

苏辰再次回头看了眼楚国忠的墓碑,这块普通老兵的墓碑,此刻在他的眼中,却犹如一块沉甸甸的信念意志,挥之不去。

摘下蓝牙耳机,他朝着楚国忠的墓碑鞠了一躬。

随后,在楚国忠亲戚朋友的瞩目之下,离开了平庄公墓。

第一个送葬任务,算是顺利完成了。

很普通,却又很有意义。

等待苏辰离开之后,楚国忠一众的亲戚朋友们这才回过神来,一直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掉下来了。

苏辰带给他们的压迫感太强烈了,那股令人窒息的感觉,无人敢与其对视。

而且一身国际特工的打扮,根本不像是普通人。

这样一个神秘可怕的人,却是出现在了楚国忠的葬礼之上!

“我看你们以后谁还敢说国忠没出息!”

一个楚家的长辈,大声地说道。

能够在葬礼之上,出现这么打扮的一个人,过往又怎么会是平凡的?

“这种场面,我也就是在电视上见到过,一身黑衣,还撑着把伞,绝对是个大人物!”

“那不一定,我看他时不时摆动一下耳机,说不定就是在跟某个大领导汇报葬礼上的情况呢!”

“唉,看来楚国忠的过往真是可怕,连这种存在都到场了,谁能想得到?平日里老楚那么低调一个人......”

“恐怖,恐怖如斯!”

周遭的亲戚朋友,一边连连感慨,一边跟兄妹三人道别。

今天所见,无疑会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样神秘的存在和场面,普通人一生也未必能够见到一次。

一旁兄妹三人的脸色却是不怎么好看。

被楚国忠的老战友,当着众人的面,不给好脸色,甚至还痛骂一番。

这都不说了。

难得出现一个神秘的存在,苏辰!

一看就是个大人物!

结果想要巴结人家的三人,竟然连一个照面都打不上,人家根本就不理睬!这样不简单的存在,反而为三位老战友亲自打伞,最后直到离开,对方都把兄妹三人当做空气一样了。

憋屈的紧。

“依我看,爸的过往肯定不像他跟我们说的那么简单!”

“爸也真是的,明明也是认识大人物的,怎么就不知道给我们介绍认识认识?”

“没错,如果能跟刚刚的那个黑衣人攀上关系就好了,这么大的人物,区区三百万在人家面前又算什么?动动手指头就有了!我们又何必在这争个你死我活?都怪爸!”

“行了,现在说顶个屁用?一口一个老战友,到头来,还不是什么好处都没给过我们?”

楚安福,楚安禄和楚安欣,兄妹三人聚在一起抱怨道。

外人的关系是指望不上了,还是要看那笔拆迁款的去留。

“爸临走的时候,也不知道把拆迁款放哪了?”

“整整三百万呢,肯定在家!”

“我想起来了,爸有个保险箱,一定就在里面放着呢!”

很快,他们便将注意力又放回到了三百万的拆迁款之上。

至于楚国忠墓前的杂草,需要打理清扫的物什?

现在他们可管不了!

一时间,兄妹三人都撒腿往拆迁安置房跑去!

......

离开公墓之后的苏辰,趁着在路上的闲暇时间,连忙掏出了之前刘鸿飞给自己的名片。

装逼的时候,没有仔细看。

眼下一看,却是皱起了眉头。

是一张漆黑色的名片,说是名片,这种高端的质感,足以跟极品的布料相比了!

上面烫银色的刘鸿飞三个字,熠熠生辉。

除了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之外,竟然没有任何的信息。

好奇怪的名片。

看来楚国忠的这几位战友,应该都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

上网搜索了一下刘鸿飞,却是没有搜到有关信息。

无奈,只能先将名片收起来。

或许以后用得上。

第一个送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苏辰准备先回公司去。

......

另一边。

拆迁安置房中,大门啪的一声被推开!

楚安福的身影率先冲入其中,紧随其后的楚安禄和楚安欣,也是气势冲冲。

他们径直地冲进了楚国忠的房间,奔向了同一个目标!

楚国忠的保险箱!

楚安福率先冲上前,直接双手挡住了保险箱,眼神里充满渴望:

“够了,应该够放下三百万了!”

“大哥你想干什么?独吞拆迁款?”

看到近在咫尺的保险箱,楚安禄的眼睛立刻红了,捏着拳头问道。

这笔钱如果拿不到,老婆肯定保不住了,一屁股的欠债,还要继续催命!

“劳资是你们大哥,爸死了,就该由我继承家业,所以这笔拆迁款也应该是我说了算!”

楚安福紧紧挡住保险箱,咬牙继续说:

“你俩也别怪大哥不讲人情,怎么说都是兄弟一场,我给你们每人分三万块,各自散了!”

“你说什么?多少钱!?”

楚安禄眼睛怒瞪,呼吸都随之急促了几分!

“就三万!别得寸进尺,给你三万已经算不错了!”

楚安福咬牙说道。

“卧槽!”

楚安禄破口大骂,他有些失去理智!

呼吸都随之急促了几分,这笔钱他必须拿到手!

三万就要打发自己!?

特么自己要的是三百万!

砰!

废话不多说,他猛地伸出一拳,就朝着楚安福的脸上狠狠砸了上去!

“你敢打我?”

楚安福鼻血当场就流了下来,一脸惊怒地看向楚安禄!

面色一狠,直接上前一把扑向楚安禄,跟他缠斗在了一起,拳头疯狂地挥舞着,两人从房间里打到客厅里,又从客厅打到厨房,最后打到卫生间!

拆迁安置房内一片狼藉。

玻璃相框碎了一地,衣服被撕扯到地上,就连楚国忠跟妻子唯一的照片,也从墙上被摔了个粉碎!

可,

两人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好小子,算你有种,连大哥都打是吧?”

楚安福擦了擦鼻血。

“行,今天谁活下来,拆迁款就给谁!”

楚安福拎起旁边的一个凳子,他打急眼了,直接朝着楚安禄脸上抡了上去!

咔嚓!

楚安禄抬手一挡,疼的他面目扭曲!

当下紧咬牙根,冲进厨房一把拿起菜刀!

“劳资砍死你!”

“来啊,谁怕死谁是孙子!”

这时,

楚安欣猛地大喊一声:

“钱呢?保险箱怎么是空的?”

两人面色一惊,急忙跑进了房间。

···

···

PS:跪求打赏(狗头保命.jpg)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