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争夺拆迁款

小院里。

楚国忠刚送走苏辰之后,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楚国忠,听说你去医院了?这么大事情,不跟我这个老班长说一声!”

是老战友打过来的,听说楚国忠进医院了,表示很担心。

接上电话,楚国忠平复心情,淡然道:

“老班长,放心吧,我这身体硬朗的很!就是些小毛病,修养两天就好了!”

“害,我们这把年纪可经不起折腾了,千万注意身体!”

很快。

一个接着一个的战友电话就打过来了,无一例外,都是往日并肩作战的老战友!

一旦有人知道他去医院,这消息马上传遍了整个战友群。

“老楚,你放心,我立刻给你安排全国最好的医生为你治疗!”

“楚老哥,你这可吓坏我了,怎么好好地去医院了?当年要不是你给我挡下那颗子弹,我这老命早就丢了!有啥事情,你就跟我说!”

“小楚,过段时间我们哥几个聚一聚吧,多少年都没见过了!你这一进医院,大家都担心的很,聚一聚,互相报个平安!”

老战友们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犹如一股暖流在心间荡漾。

可,这一刻楚国忠却是心如刀绞。

他最想念的就是这些当年同生共死,一起拼杀战场的老战友们了,但是自己得病的消息,却是不能告诉他们,免得这些老家伙伤心。

楚国忠强忍着老泪:

“老刘,你放心,医生说了就是小毛病!就不用麻烦你了!”

“小程,这么些年了,就一颗子弹你念念不忘,都是一个战壕的兄弟,救你一命是应该的,这种小事以后就别提了!”

“好好好,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等我们聚的时候,跟你们好好喝上两筹!聊聊我们当年的英雄事迹,哈哈!”

挂断电话之后,楚国忠面色似乎更惨了几分。

别有樽前挥涕语,英雄迟暮感黄金。

尽管他的心还停留在当年的热气方刚,可身体却是不允许了。

这时,目光还停留在手机上的他,看到了信息一栏,有不少新收到的短信。

点开一看,楚国忠差点气的背晕过去。

大儿子:爸,我是家里的长子,往前家里有什么事情都是我顶着,而且哪家哪户不都是长子继承?拆迁款就应该给我!!

二儿子:我真是倒霉啊,当年我辍学之后,这么些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您也看到我多努力了,现在我没办法了啊,您可是我亲爸啊,您不能见死不救!给我三百万的拆迁款,我一定能够东山再起,只要我一赚到钱,您放心,我第一时间还给您!只要三年,三年之后我还您十倍!

小女儿:我一出生,妈就难产死了,论家里最孝顺的,就是我了!您好好想想,这几年您跑医院,跑上跑下的,不都是我在照顾您?大哥二哥那俩没良心的,什么时候来照看过您?您把拆迁款留给我,我给您养老送终!

...

看着手机上面的消息,楚国忠气愤不已!

直接拉黑了他们!

没有这批拆迁款之前,儿女们虽有打闹,可还算是和睦,对自己也算是孝顺。

可这拆迁款一来,儿女们的心思就变了,一心盯着拆迁款,整日吵闹,甚至还打了几架!

不过,自己已将这批拆迁款全部散去,捐给了社会。

楚国忠感觉一身轻松,唯独让他有些犯嘀咕的,就是自己的葬礼。

平凡又低调的一生过去了,送行的葬礼,楚国忠想要不平凡一些。

如今买了九十九元的送行服务,希望他能够如约出现在自己的葬礼上,为自己的葬礼带来一些神秘感吧!

......

傍晚,

楚国忠回到了拆迁的安置房内,身心疲惫地躺在床上。

呼吸有些艰难,胸口更像是被压了块巨石一样地难受!

本想着好好睡上一觉。

不料,

一阵吵闹声突然响起。

“MD,劳资才是这个家的长子,于情于理来说这批拆迁款就该是我的,你们有啥资格跟我抢?”

一个中年男人破门而入,骂骂咧咧地在客厅说着。

身后还有一男一女,两道身影。

两人也是毫不相让:

“哥,你说这话可就不对了,房子本来就是爸的,拆迁款自然也是爸的,凭什么就给你?这些年咱们兄弟几个里面,就我混的最惨,这笔钱当然要先接济给我!”

“你TM滚一边去,这些年是我们让你做生意的?自己没本事,搞不出来赔了,让我们给你擦屁股,想得美!回头再把拆迁款赔进去,你就甘心了?听我的,还是趁早断了你那做生意的念头!”

“大哥,二哥,你俩吵吵什么,家里就我最小,还是个女娃,这钱就给我吧,反正你俩也总是不在家,爸这些年不都是我在照顾?”

...

听着客厅里三个人的争吵,楚国忠头都大了,在屋内怒喊一声:

“够了!都给我闭嘴!”

闻言,三人面色一怔。

没想到老头子在家。

二儿子楚安禄最机灵,连忙顺着声音走进了屋内,貌似关心道:

“诶呀,爸你在家也不吭声,我还以为你还没回来呢!”

大儿子楚安福快步走来,义正言辞道:

“爸,你怎么把我手机拉黑了,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连微心都被加入黑名单了?”

一旁的女儿楚安欣:“爸,您可是给我担心坏了,刚刚来家里没找到人,我连忙请了个假,满世界找你啊!公园都找遍了!累死我了!”

楚国忠气的不想说话,冷声道:

“我不是你们爸!都给我滚出去!”

言辞决然。

“看你们给爸气的!”

楚安福一脸大义凌然,指责着弟弟妹妹二人。

楚安禄倒是没在乎大哥的指责,连忙上前献殷勤道:

“爸,听说你今天又去医院了,医生怎么说啊?我改天给你带点补品来,好好给你补补身子!”

这个时候,必须抓住主动权!

孝顺一点,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拆迁款怎么着都是要给他亲骨肉留着的。

说不定多孝顺一些,这钱就入了自己口袋了。

“老子身体好着呢,不用你们费心,都出去,我想睡会!”

楚国忠艰难地摆摆手,他真的有些累了。

眼皮似乎开始疯狂打架。

耳边却又响起儿女们的争执。

大儿子:爸,那你拆迁款呢,总不能一直留着吧?

一听拆迁款,瞬间都来劲了。

二儿子:先给我一百万,我就只要一百万,债主都逼上家门了,我把债务还清,老婆就回来了,您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妻离子散啊!爸!

小女儿有些怒了:你们俩还要脸吗?老爸去年生病,都是我一手照顾过来的,你们人呢,这个时候在这要拆迁款,真好意思啊?你们有啥资格?!

大儿子有些语塞。

二儿子却是冷笑一声:呵呵,楚安欣,就你最闲着,别以为我不知道,平时爸可没少给你接济,你照顾照顾爸怎么了,不是应该的吗?

小女儿愣了一下,旋即有些恼羞成怒:我不管,反正我在这个家里,付出的最多!

看着他们没完没了的在眼前吵架,楚国忠感觉脑袋疼的厉害,想要直接告诉他们拆迁款被自己拿去捐了的事情。

可一口痰似乎卡在了喉咙里,他脸色憋得通红,却是说不出话来。

吵了半天,还争执不出个所以然。

一向脾气暴躁的楚安福怒了,一拳就砸在旁边的柜子上:

“这笔拆迁款,你们休想拿到一分钱!”

“凭什么!?你算什么东西?”

楚安禄也怒了,破口大骂!

两人很快就拳脚相加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

“你敢打我?”

“你敢踹我?!”

两个儿子扭打在一起,小女儿冷漠地站在一旁,恨不得两个哥哥就这么打死,打死了就没人跟自己争夺拆迁款了。

一旁,楚国忠双眼血红,看着眼前的场景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怒火攻心!

随着一道鲜血从嘴角流出,他整个人一颤,当场气晕了过去!

“爸!”

楚安欣吓坏了,大声喊了一句。

两个儿子也停了下来,连忙看向老头子。

顿时慌了手脚:

“快,快打救护车!”

“爸,你可不能死啊,拆迁款还没给我呢!我等着救命呢!”

“还打什么救护车,现在立马送医院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