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没良心 (求推荐,求打赏!感谢老板:限量版的打赏!)

聂兴急匆匆地赶往单位的通讯联络站。

为了项目和工作的保密性,他们的各种通讯设备已经被严格控制管理了。

尤其是在半个月前,项目实验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他们原本被控制的手机通话权利也被暂时取消了,完全与世隔绝!

就只有这个通讯联络站,能够进行紧急联系一下,不过也就只能接听。

还是经过士兵们严格轮班监控的情况之下,才能使用。

聂兴面色着急,他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只要是父亲认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为了联系自己,老头硬是从文盲转变到了现在连打字都流畅,甚至还会扫码付款的‘潮流老人’,这半年开始,老头身体不怎么好了,说什么要来帝都找自己,想要去长安街走一次,顺带看看自己最近的情况。

可是自己的实验也进入了关键的时刻,整个研究所几千人的努力,容不得一点含糊,涉及到国家机密的事情,他不敢有任何的逾矩和泄露!

无奈,为了让老头能够打消前往帝都寻找自己的念头,他含泪说出了要去寻找亲生父母!

这是老头跟自己之间唯一的逆鳞,触之则怒!

亲生父母是老头最痛恨的人,他们抛弃了聂兴,没有资格被称为聂兴的父母!当年小聂兴被捡到的时候,还没断奶,硬是老聂厚着脸皮去挨家挨户地求那些有奶的女人,为小聂兴寻食。在所有人劝阻的声音之下,在那个贫苦的年代之下,老头内心坚定地将聂兴养大成人,穷了,就多去兼职一份工作;累了,就多吃点不敢耽误工作;苦了,他也只会心疼聂兴的感受!

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当时龙国科研方面拔尖的研究生,一个无亲无故的男人,能够将捡来的孩子培养到这样对国家有贡献的人才。

其中的心酸和亲情又怎是寥寥几笔能够描绘出来的?

果然,这整整半个月了,老头一次再也没来过电话。

不过,

今天怎么又主动联系过来了?

如果说人类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有预感的话,那聂兴现在是真的感受到了什么,他手心渗出了几丝汗水。

总算是来到了通讯站。

可惜,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一个通讯站的士兵面带歉意:

“抱歉,聂所长!”

所有打过来的电话,都会记录在通讯站之中,对于打过来的电话,他们早就做好了相应的备注。

所以知道是给聂兴打的电话!

每个电话,也只能由被联系者亲自接听,并且全程监督。

现在研究工作虽然结束了,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但是没有经过龙国的正式发布通知和新闻,他们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以及正在研究的项目!

聂兴面色一怔,有些呆滞地站在通讯站中。

一向逻辑思维异常有天赋的他,此刻却是感觉脑子里又慌又乱。

他给老头说的可是老头的逆鳞,不容提起!

只要提起了,老头定然是大怒!

曾经在初中的时候,就因为这件事情,从未对自己动过手,一向和善的老头第一次动手打了自己!

那也是唯一一次,他没能拗过老头的时候,主动道了歉,发了誓,这才算是被原谅了。

可见老头对于这根刺的执著。

自己也是逼不得已,用了这个理由来回绝他,想着等待研究的事情一结束,立刻就给他解释清楚,再道个歉,请求他原谅。

不曾想,他居然主动打电话过来了?

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这道逆鳞,这道在他心中的刺....也变得不重要了?

......

另一边,老聂的病情恶化严重。

晚上的时候,被老王发现他在家中昏迷了过去,于是连忙送到了医院!

急救室的灯亮了起来。

老王跟他的儿子呆在楼道之中,两人无言。

片刻,

小王没忍住,问老王:

“兴子还没回来,他爸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咋整啊?当年他离开的时候,我还说要帮他照看着聂叔....”

“哼!都TM什么时候了,还提他做什么?”

不说还好,说起来老王都要气死了,这个养子都不管他父亲的病多么严重,一声不吭地就消失了!

果然不是亲生的,这感情都没有,亏了老聂辛苦一辈子,含辛茹苦地将其养大。

终究是养了一个白眼狼!

看着老王生气的样子,小王不敢说话了。

可老王并未善罢甘休,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最后看了眼身边的儿子,眉头一皱!

当下一巴掌甩在了小王的头上!

啪!

“你打我干啥?”

“劳资告诉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他,提一次,劳资就打你一次!”

“那伱说就说,打我干啥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咋,劳资说话不管用了是吗?还顶嘴!”

“别,别打!我晓得了,不提聂兴了!”

啪!

又是一巴掌甩在了小王的头上,小王又气又委屈地看了眼老王,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没说出来。

不想说话了。

于是,父子俩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于有一个医生走了出来,面色着急:

“病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病危通知书肯定是要下了,有没有家属在场?”

“家属?我是他邻居,他就是孤家寡人的,除了那个养子,没啥家属啊!”

听着医生的话,老王感觉心脏都突突的,有些慌乱地说道。

旁边的小王尚且能平静一些:

“医生,他的家属都不在身边!”

“这都什么人啊,这个病人在我们医院的病例都整整一年了,怎么连个陪伴在身边的家属都没有?”

医生有些气愤,不过想起了什么,连忙又说:

“对了,病人在昏迷之中,一直念着一个名字,好像叫.......聂兴!?”

......

通讯站,电话铃声再度响起。

由于是个未知电话,通讯士兵只能接起电话,只听对面传来老王急切的声音:

“聂兴,你个龟孙,还不给劳资滚回来!你爹都下病危通知书了!”

“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接听电话的通讯士兵面色一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