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生生不息(感谢舵主小僧的打赏!二更求打赏!)

唢呐声音模仿那些鸟叫的声响,活灵活现,各种不同的鸟叫声不断在人们的耳边响起!

与此同时。

李宏正站在灵堂外,还在回想百鸟朝凤能够吸引鸟儿到场的传说。

偶然抬头一看。

无意间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树梢之上。

顿时面色为之一变!

发现有不少鸟已经坐落在不远处的树梢之上,而且伴随着苏辰的唢呐声模仿的鸟叫声不断发出,远处越来越多的鸟类竟也是开始用叫声附和着苏辰的唢呐!

连忙向着远处一看,发现开始有鸟落在不远处的林间山头!

越来越多。

直到一群又一群的鸟儿被唢呐声吸引过来,远方天空,黑压压一片...

很快,周围的所有人也发现了这一异象!

此时,苏辰的唢呐声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引子,更多的声音来自于那些鸟叫声。

面对这样的异象,李宏正陷入了深深地震撼之中!

当年就连自己的师傅,也未能够吹奏出如此的效果来!

唢呐本身的音调高,穿透力强,是百般乐器中出了名的极高声调。不需要什么设备,也能够将声音传的极远!

吹奏者能够将鸟叫声模仿的惟妙惟肖,便有可能引来这些鸟,不过,与其说是异象,不如说是吹奏者的功夫深厚!

苏辰高举着唢呐,站在灵堂前!

双手开始飞速的抖动起来,以极高的频率轻点音孔!

声调随之一变!

清脆欢快的响声从唢呐碗口处传出!

这个技巧李宏正是懂得的,这是颤舌!

不过,

他也仅仅是能看懂了,却是无法像苏辰那样做出来!

因为,苏辰颤舌的频率太快了!

最为可怕的是,他这一口气竟然延续了整整三十秒!

李宏正这个来自国家剧院的专业唢呐匠,此刻听着都感觉嗓子要冒烟了。

但,他跟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样,不敢发出声来。

生怕打搅了苏辰的节奏!

到了后面,这清脆的声响开始变得急切,焦灼!那些鸟儿的叫声,似乎开始变得越来越凄厉!

苏辰双手捂着唢呐音孔,身子微沉,待得他猛地抬头之际,这道叫声竟变得似是啼血般骇人!

“凤凰涅槃,凤的叫声?!!”

李宏正额头之上开始有汗水冒出,百鸟朝凤,最难得便是这一段了!

师傅当年吹奏这一段的时候,可是状若疯魔!

甚至中间很难不有间隙,人的肺活量终究是有限的,即便是吹了一辈子的唢呐,瞎子师傅吹奏这一段的时候,还是要松上口气!

可如今!

这个年轻人,竟然完美地将这一段流畅吹奏而出!

何等恐怖的肺活量!?

那呼吸的节奏,似乎就是完美契合百鸟朝凰的吹奏!

再看苏辰那灵活的手指,已经开始飞速舞动了。

各种短长调,短小音型来回切换,终于是完美地将曲子推进了高潮!

所有唢呐的技巧,在苏辰的手下灵活切换,全部都用在了这一段之上!

最高亢,同时也是曲子中最为华丽热切的一部分,被他完美吹奏而出!

众人已经完全被震撼!

他们的目光被苏辰所吸引着,听觉也一同沉浸在这段高潮之中!

霎时间。

忽有一声比任何时候都要高亢的音调,猛地炸响!

直冲云霄!!

所有人感觉一阵头皮发麻,热气疯狂地往头顶钻!鸡皮疙瘩随之悚然而起!

李宏正,他的目光已经变得呆滞,口中连连感慨:

“百鸟朝凤.....这才是真的百鸟朝凤啊!......”

心中连连疑惑也是随之震惊升起!

据他所知,如今龙国之中能够达到这般造诣的,都是上了岁数的老者!

甚至那些老者,也未必能够会吹这首曲子!

可苏辰,灵堂中的那个年轻人!

不仅掌握了绝佳的唢呐艺术,更是会吹这曲失传已久的百鸟朝凤!

那种脱世出俗,暗藏神韵的气质,他只在那些堪称老祖宗的人身上感受到过!

如今,在这年轻人身上,久违的感觉再次重现!

拥有这般造诣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唐校长的葬礼之上!?

能将一曲失传数十年的百鸟朝凤吹奏地如此完美,岂会是一般人?

可,几乎一辈子都扎根在这贫苦乡镇的唐校长,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想起唐校长生前询问能否配得上一曲百鸟朝凤,再看着眼前的场景!

李宏正不敢细想下去!!

此刻,唐校长在他心里,俨然在敬意之上,多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在场所有人都开始抬头看去。

接下来的一幕,他们将终生难忘!

远方的那些鸟群,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召唤一样!

它们开始扇动着各自的翅膀,几乎是同时从树梢之上飞起。

黑压压的鸟群,朝着老学校这边铺天盖地飞来!

有几只早就飞来的鸟,落在了学校残破的墙头之上,落在临时搭建起来的灵堂上。

而更多的鸟,还在半空之中!

遮天蔽日的情景!

浩浩荡荡!

又何止百只?

看到这一幕,李宏正内心的震撼已经溢于言表,瞎子师傅口中的传说,不是传说!

是真的!!

一股热泪从他的眼眶中流淌而出,划过面颊,重重掉落在地。

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这一日,在桦义镇唐瑛唐校长的葬礼之上,一位气质卓然,身穿古风素衣的年轻人。

吹响了只配德高望重死者方能享用的大曲!

百鸟朝凤!!

......

大曲最后一段—百鸟朝凤!

饶是拥有着特殊呼吸法的苏辰,在此刻,脸色也已经变得微红!

手指也已经有些颤抖!

唢呐在他的口中却是变得更加灵动高昂!

时悲,时喜,再偶尔模仿几声鸟鸣!

似乎也已经随着这首曲子,抵达了最后的高潮!

最后就着一口气,吹响了最后一声长调!

这声长调,似是携带着十余载的岁月风光!

吹过这一重接着一重的大山!

吹过千沟万壑的艰难山路!

吹过那唐校长几万里坎坷曲折的人生路!

有悲怆,亦有满足!

最后,苏辰脚尖着地!

身体后仰如月般躬身!

将满腔的气势倾洒在了手中的唢呐之上!

声调直接拔地而起!

旋律随之高亢!

唢呐发出的声调比之前所有调门,都要高!

声调一声高过一声!

旋律宏大,气势无双!

此刻,一直压抑在人们心口的感觉,似乎也随着这道曲调开始一同迸发!

呜呜咽咽...

哭泣声伴随着唢呐而起!

越来越大!

似是要将众人对唐校长的怀念,一并倾诉而出!

天空中的鸟儿,这时也开始缓缓落下!

群鸟落满了唐校长的灵堂!

随风摆动的灵幡上,

学校残破的院墙上,

众人头顶的树梢上,都已经落满了密密麻麻的鸟!

这声长调,近乎三十秒的时间,苏辰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昂着头,仰着腰,憋红了脸!

终于是将最后一口气送尽!

高昂的唢呐声突然停下!

百鸟朝凤,

曲尽!

众人的哭声也是随之告一段落,

只是周围的鸟儿,却是停留不散!

它们的啼叫声在葬礼之上,不绝于耳!

密密麻麻,叽叽喳喳,都是鸟叫声!

众人没有起身,像是之前怕惊扰苏辰唢呐的节奏一样。

此刻,他们也小心翼翼地,生怕惊扰到这些鸟儿!

看着漫山遍野的鸟儿。

这样的异象!

众人脑海里却似乎全都是那位年轻人拿着唢呐,昂着头,仰着腰。

声嘶力竭地吹奏唢呐的样子!

那股老气横秋的气场,苍劲有力的曲子,怎像是一个年轻唢呐匠能够轻易吹奏出来的?

“这…绝对是大师级别的!”

“不!李班主就是大师,可这个年轻人的气场和造诣,远在李班主之上!”

“难道是……国乐宗师级别的存在!?”

“宗师级别!?

那可是能被尊为老祖宗的人了,这样的人,居然会出现在唐校长的葬礼上?”

“唐校长不简单呐!”

……

众人被震撼的无以加复!

不止是苏辰的身份,唐校长的神秘过往更是引起了他们的怀疑和好奇~

曲罢,而百鸟啼声不绝!

苏辰缓缓放下手中的唢呐。

一曲百鸟朝凤终是落下,其中蕴藏的希望,却是生生不息!就如同唐校长这一生的坚持,遗留下来的不仅仅是感动,更是所有贫困学生,支教工作者希望的传承!

参加唐瑛的葬礼对苏辰来说,也是一场洗礼!

苏辰朝着唐瑛的遗照,深深鞠躬。

第二个特殊任务,算是完成了。

他提着唢呐,朝着灵堂外走去。

在无数跪拜在灵堂之外的学子目光下注视下,渐行渐远……

......

PS:

一段葬礼的落幕,不止是生命的终止,亦是希望的传承。

感谢舵主小僧的打赏,深夜二更奉上!

感谢老板:的打赏!

感谢老板:Taxpayers的打赏!

感谢老板:人终曲散的打赏!

谢谢所有书友的投票和打赏,以及月票!

九十度鞠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