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八台唢呐开道!(恭迎第三位舵主傻逼!求推荐!)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苏辰便沿着山路走上了半山腰,抵达了唐校长的灵堂附近。

一身古风素衣的打扮,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手中的唢呐,则是被他用特殊的黑色包裹,包了起来。

并未显露,但周身散发而出的卓然气场,一般人也不敢轻易接近。

他的目光扫视了周遭一圈。

唐校长的灵堂是搭在半山腰的一个废旧学校。

断壁残垣已经让人很难认出来这曾经也是一个读书声朗朗的地方。

伴随着天色的逐渐明亮,越来越多的人沿着山脚下向上汇聚而来。

他们缓缓地朝着半山坡走去,如同逆流而上的小溪,连绵不绝。

这些人之中,有的是唐校长曾经的学生,有的是镇上的居民。

也有从周围镇子上赶来的人。

他们的手中提着几道纸钱,或者花圈。

他们将纸钱放在灵堂上,灵堂前鲜花堆簇,环绕着唐瑛的照片。

花圈摆放在灵堂两侧,摆不下了,就会挪到旁边的学校老墙上去。

随后,守在一旁的娟儿,则是给他们递上早就准备好的孝衣和孝帽。

穿上孝衣,戴上孝帽,他们对着灵堂里的棺材给唐校长磕两个头。

同样,娟儿要迎着宾客,磕头回礼。

越来越多的来宾到来,使得半山腰上的这座废弃的学校,远远看上去就时白茫茫的一片。

白色的孝衣,白色的灵堂,还有那白色的挽联花圈。

不知不觉,就到了早上八点。

这山脚下前来的人,反而越多了。

除去唐校长曾经的学生,镇上的居民之外。

苏辰放眼看去,发现不少小朋友正在大人的带领之下,胸口上别着白色的胸花,朝着半山坡上的这座废弃学校走来。

这些孩子,都是唐校长的学生。

家长带着孩子们,前来送唐校长一程。

前来灵堂的这一路上,关于唐校长的事情,苏辰也打听了一番,有所了解:

整个桦义镇从一座学校都没有,再到临时组建起来的这所村小学,小小的教室里仅有的几个学生,适龄的孩子忙于农活,无法抽身学习,家里也不愿意支出多余开销;家里的老人们觉得让孩子帮忙做点农活,比送他们去学校读书有用的多。也正是因为如此,支教的老师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们的教育也更难了。

面对这样的困境,唐校长并未知难而退,她一边走访桦义镇这十里八乡,各个家庭,劝说他们将孩子送进学校,接受教育;另一边,则是奔走在各个相关的机构,为孩子们上学创造更好的条件,寻找更多愿意前来支教的老师。

功夫不负有心人,唐校长十八年的坚持不懈,终于成功建立了一座镇学校,使得各个年级的孩子都能在这接受教育!这十八年的努力,换来的是每个孩子都能够不因贫困而放弃读书,换来的是,那一张张充满希望和憧憬的稚嫩脸庞!换来的是,那一声声发自内心的唐妈妈!

苏辰站在半山腰向着山路的方向望去,想象着这些年唐瑛强忍着病痛,挥汗前行,穿走在各个艰难坎坷山路之上的场景。

辛苦,却很坚定!

越来越多的男女老少,走向这座废旧的学校,排着长长的队伍,走到灵堂上送上花圈,双膝跪地,上香,磕头!

看到这一幕,人群中的许多乡亲也忍不住挤出人群,就为了到唐校长的灵堂,给唐校长磕个头!

哭泣声压抑着。

再加上周遭白茫茫的一片,就像是什么在紧抓着大家的心脏。

让人沉闷的难受。

几乎整个桦义镇的人,都来参加葬礼了。

他们时而低头擦泪,时而怀念唐校长生平,没人笑得出来。

灵堂内,小艾愤怒地看着娟儿,紧咬牙根:

“大家筹钱让你前去请唢呐,你这个时候跟我说没请到?葬礼这么大的事情,你难道当做是儿戏吗!?”

“伱以为是我不想啊?你是没见到那李班主盛气凌人的模样,要不然你也会......”

娟儿面色委屈的说道,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

她没想到葬礼上居然能来这么多人,更没想到,场面会是这么夸张!

望不尽的学子后生披孝,竟能够遮蔽半个山头!

男人躲在一旁,不敢说话。

小艾气的两眼通红,全身发抖!

这时,忽然听得灵堂外传来一声粗犷的声音!

“李家班,唢呐到!”

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在整个平静严肃的葬礼现场,显得格外突兀!

粗犷且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带着一股庄严的仪式感。

灵堂外的人群像是褪去的雪白潮水,缓缓向着两边移动。

分离出一条约一米宽的临时小路。

小路的尽头,一个中年男人手持一根黑柄的唢呐出现了!

“李师傅!”

“李师傅来了!”

“李家班的班主,李宏正!”

周围人小声地议论道,李家班在这十里八乡也是有名的班子,谁家有事能够请到他们出场,都算是极为不容易的。

就是不知,这次请到的李家班,是几台?

听到外面的声音,灵堂中的人也是连忙走了出来,看到李宏正的第一眼,娟儿是极为意外的。

毕竟昨天李宏正拒绝自己的时候,是那么决绝。

不过此刻的她,哪里还敢有怪罪李班主的意思。

连忙作揖行礼,恭敬迎接。

行礼之后,娟儿这才抬眼看向对面的李班主。

李宏正面色并未有所波动,一脸凝重地朝着灵堂的方向走去。

在他的身后,几个徒弟也出现了!

三个徒弟,各执一柄唢呐。

加上李宏正的那柄。

一共是四柄唢呐出现在她的面前。

四台!

两柄大唢呐,一柄中唢呐,一柄小唢呐!

这可是李家班最厉害的四个唢呐手了。

有些年轻人并不知道其中的规矩,连忙向身边的长辈请教:

“叔,这唢呐为啥分几台,几台的?”

“唢呐这几台也是有讲究的,非四即是八。人活着就是四抬、八抬大轿;人死了就是四台、八台唢呐!”

“原来如此!”

“四台,怎么是四台!?”

“四台作揖行礼,八台孝子跪迎,刚刚这女子作揖行礼,看来请的就是四台了!”

“李班主亲自吹的四台,也算是不错了!”

众人显然有些失望,互相宽慰着。

按照他们的预期想法,唐校长这样的身份,再怎么说,也得是八台唢呐开路才对!

看着眼前这一幕,俨然只有四台唢呐!

灵堂外,小艾的泪水一下就流了出来,一时间不知是愤怒还是委屈。

不过很快,众人的眼神皆是一变!

娟儿的眼睛也眯了起来,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又有三个徒弟从后面跟了上来,手中拿着各色的乐器。

是二胡,笛子,笙!

最后一个魁梧的男人,则是扛着一面鼓!

八人的面色皆是庄严之中带着几丝悲怆!

竟然是八台!!

不远处观望葬礼的苏辰,见到这一幕颇为满意地点点头,八台唢呐开道!

才配得上唐校长的送行!

八台唢呐,

孝子跪迎!

娟儿面色激动,连忙跪了下来。

八台唢呐,李班主亲自吹奏的八台唢呐!

这是李家班对唐校长的敬重。

远处穿孝的宾客,唐校长的学生们,桦义镇的乡亲们,看到这一幕面色都有些动容。

更有激动的,眼睛都泛红了,强忍着泪水......

PS:

还有一更,可能要晚点,等不到的可以先睡了。

恭迎第三位舵主:傻逼,感谢支持!

感谢老板:日夜颠倒的打赏!!

感谢书友:淡繁星的打赏!

感谢所有人的推荐票!

感谢支持!

九十度鞠躬,

比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