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送行(感谢真香~鸭的打赏!!)

意识模糊中,唐瑛似乎听到了孩子们的呼唤。

那一声声的唐校长,让她感觉到亲切无比,脑海中也随之浮现出过往的回忆:

白小年,这孩子从小就脑瓜子聪明,可惜父母不在身边,家里只有一个爷爷照顾她。有一次感冒非常严重,自己背着她就去医院了,打了个点滴,有些不放心她,便一直守在病床旁边。

没想到一守就是十个小时,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当时小年趴在她的背上,两只小胳膊紧紧地环住唐瑛的脖子,偷偷地叫了声妈妈,那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叫她妈妈,也是在桦义镇支教生涯里的第一次落泪。

小虎子,明明是个瘦瘦的男孩,却是起了个健壮的小名。

那是在学校刚刚建成的时候,唐瑛前去查看学生宿舍,当她看到小虎子寒冬腊月身上就只披着一件薄薄的毡子时,她的心情变得非常沉重,于是含着热泪把丈夫逝世前留下来的唯一纪念物—毛呢大衣,送给了小虎子。而且用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给孩子们购置防寒衣物和被褥。

......

前来支教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这些年来多少人都知难而退,唯独唐瑛,坚守在此。支教在此的成绩和事迹,为她创造了很多深造和晋升的机会,但她都放弃了。

选择了继续坚守在这。

面对亲人,朋友,同事,甚至是学生们的劝导,她都不肯。

因为她知道这些孩子离不开她,而且,她也离不开这些孩子了。

从丈夫患癌离去之后,她就明白:每个人都该珍惜活在世上的每一天。

看到孩子们的笑脸,是她感到最幸福的事情。

送孩子们离开大山,走向更为宽阔的天地,是她感到最幸福的事情。

能够通过教育,让穷苦孩子看到希望,让穷困的地区变得更少,是她感到最幸福的事情!

支教的过程中,困难很多,危险也曾相伴。

但她从不胆怯,因为她的身后,还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这些年来国家对于山区贫困孩子们的关注和帮助,对于支教教育行业的大力扶持,是让她感受到的最为深沉的爱。她是如此地热爱这些孩子,也热爱着自己的祖国。

漫长的一生,如今回忆起来,却是这般短暂。

唐瑛心里淡淡一笑,平静地接受了那股倦意的笼罩。

生,是哭着来的;

死,就笑着走吧!

......

仪器的警报声突然响起。

在场的人都赶紧看向病床,发现躺在上面的唐瑛,此刻却是如此的平静安详。

医生快步走上前,仔细地检查了一番之后,面色沉重地摇了摇头:

“患者已经没有呼吸了。”

这句话,沉重无比。

像是砸在每个人的心间一样。

“姨妈!!”

女人趴在病床旁边,哭喊的更厉害了。

身旁还在跪着的两个孩子,则是盯着他们的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要趴在这个病床前哭,而且,令他们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妈妈哭起来,没有眼泪呢?

“节哀顺变!”

医生大概也清楚了唐瑛的事迹,面色沉重的安慰道。

小林和小艾已经泪流满面了。

趴在病床旁边的女人,也就是娟儿,她的哭喊声最大。

她丈夫却是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听着她哭喊,还是没忍住上前问了句:

“姨妈有留下遗嘱没有?”

娟儿连忙用手摸索着唐瑛的口袋,除了一百块钱以外,就剩下一个带血的手帕。

顺手将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至于手帕,上面虽然有血,不过洗洗还是能用的。

医生朝着唐瑛的遗体鞠躬之后,提醒了句:

“还是早些准备后事吧!”

“对对对,准备后事!”

娟儿象征性地擦了擦泪水,回头看向两个实习医生:

“姨妈在这边就一直是孤身一人,既然姨妈走了,我又是姨妈唯一的亲人,那么她的遗物也应该是由我来代为保管,遗产什么的请交给我吧!我记得我姨妈是个校长对吧?能带我去她的学校看看吗?”

上一刻还在悲痛万分的女人,下一刻,却是这么逻辑清晰地讨要遗产。

小艾对此冷冷一笑,眼泪从脸上滑落,不想说话。

果然没看错她。

察觉到小艾的不好惹,女人面带微笑地看向了小林:

“你应该是我姨妈学校的老师吧?能带我去收拾一下姨妈的遗物吗?”

“可以!”

小林点头答应了。

总归是唐校长唯一的亲戚,由他们来收拾遗物,也是最合规矩的。

随后,娟儿带着丈夫,跟着小林离开了医院。

小艾则留在了医院内,帮着众人开始一起处理医院这边的事情。

葬礼的安排,也开始着手准备了。

很快,

娟儿一众跟随着小林,来到了桦义镇的学校。

目光扫过有些清寒的学校,她皱了皱眉:

“这就是我姨妈的学校吗?”

“是的,唐校长的办公室在这边。”

小林直接带领着他们前往办公室。

经过清冷的楼道,他们来到了办公室。

里面寒酸地摆着三张桌子,一张是唐瑛的,另外两张则是小林跟小艾的。

指了指中间的桌子,小林提示道:

“那就是唐校长的课桌。”

“好,我知道了,我收拾一下姨妈的遗物,很快就好!”

娟儿面色凝重地说道。暗示让其回避一下。

看着小林离开办公室之后,娟儿的丈夫毫不客气地就朝着唐瑛的桌子走去,直接拉开抽屉,就要翻找!

迎面摆放在抽屉里的一沓钱,让男人的目光一亮:

“好家伙,快看,一万块现金!”

“我说什么,我姨妈可是当校长的!手里能没有一点油水吗?你还不愿意来,这下你就偷着乐吧!”

娟儿对此得意一笑,哪里还有半点悲伤的样子?

看着男人拿着钱,来回清点。

她一把夺了下来,不耐烦地说道:

“行了,看你那不争气的样,赶紧找找其他的地方,说不定还有藏钱的地!”

......

苏氏送葬公司

早已经准备好的苏辰,也是收到了系统的提示,第二个送葬任务的唐瑛,已经离世了。

心中莫名也随之沉重了一些。

他穿上了古风男士素衣,有些类似大褂的装扮,配上国风宗师级别的气场,整个人外在的气势就变得格外沉稳,有格调,一举一动之际皆是神韵所在。

特殊的呼吸法,令他的气息悠长而又稳健。

唢呐一提,便踏上了前往桦义镇的路程。

PS:

感谢老板:真香~鸭的大力打赏!!

爱你哟!emmm,又欠老板一章,明天奉上!

感谢书友:日夜颠倒的500书币打赏!

感谢书友:倾城之恋的200书币打赏!

感谢书友:傻逼的100书币打赏!

感谢书友:sweet的100书币打赏!

感谢书友:糖洛霖的100书币打赏!

感谢书友:双鱼;君昊;真香~鸭;雨;梦无悔心无泪;过客等人的月票!

感谢七十九位书友的推荐票。

其实写这个题材,我心里也没有底。

能够得到现在的反应,我很开心,也很感谢大家能够跟我享受这本书里的故事线

真诚感谢大家的支持,有你们,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