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没有亲人(双更求推荐,求打赏!明日上推,求帮忙!)

小镇扶贫医院。

昏迷中的唐瑛被送进了急救室,两位实习老师焦急地站在楼道中,等待着。

小林紧皱着眉头,沾染着血色的双手交错在一起。

止不住地紧张:

“最近一段时间进出医院的次数太多了,我看唐校长的身体真需要好好养一段时间才行!”

“她就是爱忙爱操心,谁劝都没用!”

小艾倚靠在医院的墙上,貌似满不在意地说道。

只有她明白,她的腿已经吓软了。

送来的路上,昏迷中的唐瑛嘴里一直有血流出来,那触目惊心的场面,小艾这辈子都还没见过这么吓人的。

校长对于这座学校和上千名孩子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是希望,是顶梁柱!

如今她若是倒了,小艾不知道还有谁能够担此重任,顶上去。

眼下小镇上的情况刚有好转,学校翻新工程也提到了日程之上,为此操劳十余载的唐校长,却是倒下了。

想到这里,小艾扭过头,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里流出来。

许久,

两人沉寂之中,急救室的光芒忽然黯淡了下来!

一名医生走了出来,他面色凝重地说道:

“你们应该了解患者的情况吧?本来就是晚期,再加上过度劳累和情绪突变,病人现在陷入了重度昏迷!”

“重度昏迷!?还能醒过来吗?”

小林面色一变,问道。

不等他的话问完,一旁的小艾却是连忙走上前,直接打断道:

“等等!”

“你刚刚说什么....什么晚期!?”

小艾面色惊疑,问道。

看着眼前都有些难以置信的两人,医生皱眉反问:

“她已经是癌晚期了,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话音落下,

两人皆是目瞪口呆!

啪嗒!

小艾的泪水瞬间不受控制地砸落在医院的楼道地板上,声音格外沉闷。

小林红了眼眶,双手有些颤抖。

见状,医生这才明白,病人一直在隐瞒病情!

小艾抹掉眼泪,强忍泪水地继续问:

“那她现在怎么样,还能醒过来吗?”

“这个...”

医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话:

“按照病人的情况,如今陷入重症昏迷在很大几率上是醒不过来了,我们这边的建议是:提前联系家人和朋友吧!”

......

急救室里。

唐瑛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十分安静平和,双眼轻合,似乎进入了梦乡。

整个急救室,只有医疗仪器运转声音跟她浅浅的呼吸声。

她很累,好久没有这么睡上一觉了。

眼睛一闭,脑海中似乎出现了十八年前,自己刚来到小镇上的第一天。

当时爱人的离去让她伤心欲绝,决心要在这偏远的地方,忘记离别之痛。但,她却看到了山区贫苦孩子一张张渴望知识的纯真面庞,爱的本能让她在此扎下了根。

这里的生活远比想象中的更为艰苦,一分钱都要分成两半花,有时候一块馒头,可能就是她一整天的口粮。十里八乡都没有一座像样的学校,孩子们甚至连书本的模样都没见过,更别说识字了。艰苦的条件,让很多支教人员望而却步,可她,却是毅然决然地坚持了下来。

为了改善孩子们的生活、学习状况,她节衣缩食,每天的生活费省之又省,省下的每一分钱都用在学生身上。

日积月累,自己先后捐出了数十万元。

令她引以为豪的是,她的学生没有任何一个因贫穷而辍学。

如今回想,当时就连她也没想到,一时冲动,竟然能够扎根整整十八年!

建校十二年来,已经有上千名大山里的孩子从这里走进了大学完成学业,在各行各业做着贡献。学校的佳绩频出的时候,自己却是身体每况愈下,患上了十多种的疾病,还真是不争气,为了不让学生们担心,她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

这一辈子,似乎辛苦了一点,但她义无反顾!

如果再来一次机会,她还是愿意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教育事业,带领更多山里的孩子,走向外面的世界!

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没见到姐姐的最后一面吧?

一滴眼泪从她眼泪缓缓流出,顺着沧桑的面颊滑落。

.......

医院里。

唐瑛陷入重症昏迷,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生命危险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两位实习老师,还不清楚接下来的事情该是如何办。

他们联系了所有唐校长的亲戚朋友,唯独,没有唐校长的家人!

“你们怎么不联系患者的直系亲属?”

医生对着两人问道。

小艾红了眼眶,没有说话。

一旁的小林缓缓说出了唐校长的情况:

“唐校长原本有个姐姐,可惜就在去年,她的姐姐离开人世了。”

当时唐瑛姐姐病危的时候,想要见一眼近乎二十年未曾谋面的妹妹,特意寄来了一笔钱,不料,当时正遇到一个生病学生交不起住院费,唐校长为这个孩子交了住院费,谁也没想到,唐校长终于回去的时候,却面对的是姐姐的葬礼。

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就这样匆匆离开了。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这个患者没有亲人,没有家?”

医生感到十分意外,问出了这个残酷的问题。

话音在整个医院的楼道之中回响,显得格外冰冷。

这时,忽然有一道沧桑的声音响起:

“谁说没有的,我就是唐校长的亲人!”

三人连忙看去,却见有一道苍老的身影,颤巍巍地出现在了楼梯口。

刚刚的话,是他说出来的。

“白爷爷,您怎么来了!?”

两位实习老师看到老者之后,有些意外。

很快,在楼道口上又出现了一道娇小的身影,正是白小年。

她走到爷爷的身旁,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认真地对着医生说道:

“还有我!我也是唐校长的亲人!”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幕,小林和小艾的泪水开始在眼里闪烁。

紧接着,一道又一道的身影从楼梯口出现。

大多都是老人跟孩子们,他们都是桦义镇的人。

为首的白家老者,上前两步,嘶哑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十八年前,唐校长为我们桦义镇的娃娃们,选择扎根在了这里!”

“娃娃们没有钱上,她就自掏腰包,筹措钱财。哪怕是挨家挨户地敲门,受尽白眼地去乞讨,她都要让娃娃们能有学上!我们桦义镇的人,不是冰冷的石头!我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

“是啊,校长这些年来对我们的帮助,我们都记在了心里,一刻也不敢忘啊!”

身后,有人擦泪说道。

哭声也开始蔓延起来,所有人对于唐校长的感情,已经不是简单的关系能够描述的了。

白家的老者也是一度哽咽,颤巍巍的大手从腰间掏出一沓褶皱的钱,艰难地走上前,将钱塞给了小艾和小林:

“十八年前,唐校长为了我们桦义镇扎根在这。

十八年后,我们桦义镇的亲人,也决不能亏待她!

要说亲人,我们桦义镇的每个人都是唐校长的亲人!

桦义镇,就是唐校长的家!

她要是在这里走了,就由我们......为她送行!”

老者嘶哑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楼道之中。

孩子们的话语,最为真诚。

老者的眼泪,最为触动人心。

即便是见惯生离死别的医生,在这一刻,也是忍不住地流出了眼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