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一百九十九元的特殊送葬(明天上推,求支持!)

唐瑛很快就填写完了她的信息,以及葬礼举办的地点。

“祝您享受服务愉快!”

苏辰深深地看了眼唐瑛,颔首道。

每次签定一单之后,下次再见,就会是对方的葬礼之上。

第二单生意成交!

他离开医院之后,就骑着摩托回店里了。

系统的声音随之响起:

【叮!宿主开启首单特殊送葬服务!】

【服务项目:一百九十九元!唢呐送葬—百鸟朝凤!】

【接受特殊送葬服务,目标地点偏远,请注意提前安排行程!】

苏辰开始整理唐瑛的资料,这才发现她所写的葬礼地点,似乎是在一个偏远小镇之上。

怪不得就连系统都提醒自己地点偏远。

的确是有些路程的。

越是那种不被城市繁华所扰的小村镇,反而这种传统文化的传承更为深远和纯粹,回想在医院之时,苏辰说出百鸟朝凤的时候,似乎唐瑛的眼神都随之明亮了一下,那是一种惊喜和向往的神色!很难得,她显然是明白唢呐送葬,吹奏百鸟朝凤所代表的意义。

能够定购送葬服务的客户,都是时日不多了。

苏辰一边收拾着资料,一边开始准备行程了。

......

医院里,苏辰刚走没多久。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面色凝重地走了进来,对着唐瑛问道:

“你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随时都会有危险,确定要坚持出院么?”

“咳咳,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就不浪费国家的医疗资源了!”

唐瑛面色痛苦地咳嗽两声,艰难保持笑容道。

身体的情况日益低下,她很清楚身体已经撑不了太长时间了,留在医院也只是浪费资源罢了。

一旁的小年茫然地睁着眼睛,只是听说到要出院,她立刻眨巴眨巴眼,充满期待!

对于孩子来说,还不能理解两人之间的对话意思,天真的以为:出院就代表病要痊愈了。

“本来早就能治理好的病,你却一直...”

医生对唐瑛的病情还算了解,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早些年就提醒她好好治理了,当时还是可以改善恢复的,可谁知,她根本没听自己的话,疼了就吃止疼药,明明有胃病,可却是经常不规则进食。

对于这样对自己身体不负责任的患者,他实在是懒得多说。

尤其是病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这个时候住不住院的,其实已经无所谓了。

很快,办理了出院手续之后,唐瑛出院了。

白小年迈着高兴的步伐,跟在唐瑛的身旁,一起走出了医院。

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对着医院外面的城内世界,充满了好奇。

从小生活在偏远村镇的她,很少能够接触到城市中的环境。

“外面的世界很广阔,你要好好学习,走出山里!”

察觉到小年的目光闪烁,唐瑛面带慈笑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道。

这句话,她已经不知道给多少个孩子说过了。

外面的世界很美好,她想通过教育,让每个偏远贫困地区的孩子,都能够自信地走出去,不能让大山和贫困成为孩子们向往世界的阻碍!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两人总算是回到了山村学校。

这片地区很穷苦,十里八乡就这么一座学校,是整个桦义镇唯一的学校。

小年回去了。

唐瑛则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校长办公室,她的面色更加惨白了几分。

咳嗽也越加的剧烈。

在她面前的办公桌上,端放着几张照片,其中一张黑白照尤为明显。

这是一张遗照,她爱人的遗照。

当年爱人去世之后,她便自愿来到了这里,不曾想,这一来便算是扎根了整整十八年。

感觉浑身无力的她,瘫坐在椅子上,拿出抽屉内常备的止疼药。

吃了两粒。

这时,办公室外的街道上传来两个实习老师的声音。

较为年轻的女老师,小艾。

她手里拿着有些泛黄的课本,走在楼道里,垂头丧气道:

“唉,这里的条件远比我想的更为艰苦,真不知道校长是怎么挺过整整十八年的!”

身后,是另一个实习男教师,小林。

小林同样是拿着泛黄的课本,不过他的状态稍好一些,安慰道:

“听说唐校刚来这里的时候,都还没有这个学校,家家户户的孩子都没有学上,全靠她一个人上山下村,筹措募款,硬是拉起了这座学校,我们现在的条件已经比校长当初好太多了!”

“我真不想呆在这里了!环境差,条件苦,设施缺,就连那些家长都觉得不需要我们!说实话,我觉得校长就是自己感动自己罢了,最令我感到心寒的就是,你看那些走出去的孩子,可有一个回来帮忙的?”

小艾撇着嘴,她有些后悔来到这里支教的决定了。

条件太苦了。

对于她的抱怨,身旁的小林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里的条件非常艰苦,很多人都不愿意来这里支教,如果她真的要走,早就该离开了。

即便是知道是无心话,小林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你这话就专属挑刺了,让孩子们走出大山,各自追求各自的梦想,这才是我们的梦想和希望!”

这时,

一道咳嗽声从校长办公室传了出来。

两人面色一惊:校长回来了?

连忙走进校长办公室,发现唐瑛正坐在办公椅上,面色不怎么好。

“唐校长,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我记得医生说是要好好休养半年啊,你是不是又没听医生的话?”

小艾满脸担心地责备问道。

说着,从一旁的暖壶里面给唐瑛倒了杯热水递过去。

“唐校长,您还是要好好养身子,没有什么比您的身体更重要!”

小林也是面露担忧,知道唐校长的身体一直都不好。

每日任劳任怨的,非常辛苦。

至于癌症晚期的事情,唐瑛没有告诉任何人。

“我没事,这一去医院就是半个月,我一直担心:孩子们最近都怎么样?”

唐瑛提到孩子们的时候,目光就温柔了起来。

住在医院跟病魔抗争的每天,她都是度日如年,想着孩子们如今的情况,一直放心不下。

当下一边说着,一边从抽屉里要拿出什么东西来。

“您放心,有我跟小艾在,孩子们都挺好的!还有,关于我们学校新一批孩子的高考经费问题,也已经解决了!”

小林面带微笑地说道,他办事情一般都很沉稳可靠。

旁边的小艾也是高兴地点点头。

闻言,唐瑛手中的动作一缓,不过还是将抽屉内早就准备好的一沓钱拿了出来。

连忙问两人:

“前天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跟我说还缺一些钱吗?怎么解决了?”

由于周围的都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年龄层次不齐。

导致这所小学里面,不仅有小学生,也有初中生和高中生的孩子。

一直以来,高考在村镇里是没办法办理的,必须要去县里参考。

孩子们的资料费,报考的住宿行程费,都是难以抹平的大开支!

最近为了筹措这批经费,唐瑛跟两位老师都在想办法。

抽屉里面的这笔钱,还是唐瑛将爱人的遗物交易得到的,准备交给孩子们用来着。

不曾想,两人突然说是解决了?

小林点点头,解释道:

“是,就在昨天我们突然收到了来自县里慈善机构捐助的三百万元,不仅把这笔经费问题给解决了,而且对学校的各项的开支都缓解了很大的压力!”

“好!好!那就好!”

听着他的解释,唐瑛连着说了三个好。

这些天,这笔费用一直像块巨石压在自己的胸口,让她感觉喘不上气。

眼下心里的这块巨石,总算是落下了!

伴随着念头的落下,她整个人一直撑着的一口气,也算是消了。

当下,整个人强撑着身子,颤巍巍地想要站起身来。

不料,

下一刻,她就两眼一黑,直接昏倒在地!

旁边的两个实习老师见状,立刻慌了神!

“校长!”

“唐校长,醒醒啊!”

“快,快送医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