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二单生意:特殊送葬

苏氏送葬公司。

坐在沙发之上感受着脑海中不断传来的唢呐知识和技艺,苏辰双眼缓缓睁开,不过片刻之际,就掌握了唢呐的相关技艺和知识,还获得了系统奖励的一曲《百鸟朝凤》!

之前或许是对传统文化的疏远,如今脑海中有了唢呐相关的资料,苏辰这才对‘百般乐器,唢呐为王’这句话有了概念。

唢呐可用于喜丧婚嫁礼乐典祭等多种场合,而自己接受到的,不过是它文化长篇之中的短短一笔,唢呐送葬!

系统赠送给自己的一曲,是唢呐中极为有名的百鸟朝凤!

《太平御览》九百一十五卷引《唐书》:

海州言凤见于城上,群鸟数百随之,东北飞向苍梧山。

曲如词意。

若是一般人,还真配不上这一首百鸟朝凤。

德高望重,众望所归之人,方能配享此曲!

......

第二天,

苏辰正在公司整理楚国忠的资料时,一旁的电话声又响起了!

他面色一怔,旋即连忙上前接起电话。

一般打给公司电话的,都是客户。

丝毫不敢怠慢:

“你好,这里是苏氏送葬公司,专业对接送葬服务!”

对于业务的口语,他也是越来越熟练了。

且听,

电话的另一头,却是传来一道较为稚嫩的声音:

“你好,我在网上看到你们的套餐,想购买一套送葬服务!”

苏辰有些惊疑,听着声音似乎是个年轻女孩,也不像是有什么疾病的人。

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人要购买送葬服务的?

不过,很快他就压下了心中的疑惑。

好奇心未能战胜他的敬业服务,当下热情回应:

“嗯好,我们这里有各种价位的服务,不知道你准备购买哪一款呢?”

对方停顿了片刻,这才继续说:

“不是给我买的,你可以来第一医院吗?我在这等你!”

“当然,您稍等!”

苏辰没有迟疑,直接答应了下来。

又是一单生意,他不可能轻易放走的。

问清楚她的具体位置之后,苏辰简单收拾了一下,再次锁上了店面的玻璃门,踹上了摩托车,向着县城的第一医院开去。

这时。

第一医院中。

某个病房之内,咳嗽声不断传来。

一名面色憔悴的中年女人,躺在病床之上,右手连忙伸出,用床边的布块捂住了嘴,强行止住了继续咳嗽的冲动,顺手自然地擦拭着她嘴角的殷红血迹。

女人放下手中那血迹斑驳的布块,艰难一笑,硬是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看向趴在床边抽泣的女孩,用左手拍了拍她的头:

“小年,校长没事的,你怎么哭了呢?”

“唐校长!我害怕!”

女孩眼中泪水止不住的落下,都不忍心继续看唐校长憔悴的模样了。

见状,唐瑛刚准备开口安慰孩子,却是眉头一皱!

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这令人生不如死的疼痛!

她牙根紧咬,强忍着这股疼痛,对着女孩颤栗开口:

“没事,校长没事!”

尽管她在极力掩饰,可身躯却止不住地颤抖!

疼,深入骨髓的疼!

时光的流逝,为她带来皱纹之时,也一并带来了病痛。

她叫唐瑛,是一位任期长达十八年的山村学校的校长。

十八年前,她被分配到了偏远山村当支教,环境贫困艰苦,这么一咬牙,就是整整十八年!

为了教育好孩子们,她曾走过无数的崎岖山路;为了学校不被取消,她也克服了无数的困难;可如今,却是被限制在这一张病床之上,恶病缠身。

这些年里,

她走得最多的是崎岖山路,想得最多的是如何教好深山里的孩子。

唯独,在自己的事情之上,一直都是稀里糊涂的。

早在几年前,被医生告知得了胃癌,需要好好治疗和保养,可她却是没当回事,当时为了第一批的孩子能够顺利考上学校,见识山外头的世界,她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去为孩子们准备资金和考试资格。

功夫不负有心人,尽管受尽各种白眼和误会。

她还是顺利地让学生们充满自信和希望地走出了大山,考上了一座又一座理想的学校,见识到了山外的世界。

孩子笑了,她也笑了。

但,该来的总会来,胃癌在她坚持劳累的作息之下,最终抵达了晚期。

这位一向被孩子们认为是坚不可摧的唐校长,如今也累倒在了病床之上。

知道唐校长得了很严重的病,这些学生决定来照顾她,以前是她来照顾孩子们,现在轮到孩子们来照顾她了,为了不耽误他们的学习,孩子们就开始轮流来医院值班。

由于山区离得较远,每个孩子一值班就是一周。

这一周是轮到这个小姑娘,白小年。

尽管她的年龄还小,对于很多事情都还不懂。

可她却是能够照顾好自己,更有信心照顾好病床上的唐校长。

刚刚联系送葬公司的电话,也是她打的。

联系送葬公司,是唐瑛的意思。

癌症晚期,她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

或许是天意,就在今天,自己收到了来自苏氏送葬公司的短信,上面标注了很多服务,其中让她感到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句话就是:为你打造一个神秘而又可怕的过往!

回想碌碌一生,似乎当年下定决心要闯荡世界的女孩,已经被现实完全改变了初心,这一辈子都是在围绕着孩子们过。尽管她知道自己不能陪伴所有的孩子走完历程,但也没想到,自己会提前下车,还是这么快。

打造一个神秘而又可怕的过往?

唐瑛有些心动了。

于是,她联系了这家送葬公司。

由于咳嗽的厉害,她只能让小年帮忙联系。

很快,

苏辰如约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闻着医院内独有的药水味,苏辰整理了下衣衫,稳步走了进去。

整个病房之中,只有唐瑛的床前有个纤瘦的小女孩,认出她们并不算难。

苏辰走上前,礼貌打招呼:

“你好,我是苏氏送葬公司的苏辰!”

顺势,看了眼病床上戴着眼镜的中年女人。

看来要定购服务的就是这位客户了。

至于那个小女孩...貌似不像是她的孩子?

“咳咳,挺快的!”

唐瑛面色痛苦地咳嗽了两声,一边擦着嘴角的血迹,一边回应着。

一旁的小年,紧张地看着苏辰,不敢说话。

眼神中有些怯懦。

“这是我们送葬服务的价目表,还请您过目一下!不知您在网上看中的是哪一款服务,我们不同的服务对应着不同的价格,童叟无欺的不二价,专业为您打造一个神秘又可怕的过往!”

经过上一个任务的苏辰,更加熟练地直奔主题,掏出价目表递给了病床上的唐瑛。

她接过价目表一看,顿时眉头紧皱!

短信上她是看到了那些服务,但是并没有与之相应的价格,如今看到这一个个昂贵的价格之后,眼神之中便又充满了犹豫,之前对于葬礼的期待,在这一刻似乎也随之被打消了不少。

虽然服务是真的不错,也独特,但这价钱....太贵了些!

“这,还有便宜的吗?”

唐瑛扶了扶眼镜,面色虚弱地问道。

苏辰面色一怔,难道真的是自己定的价钱太高?

毕竟之前楚国忠也是这么觉得的。

这时,唐瑛的信息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姓名:唐瑛

身份:校长

所剩寿命:18小时

个人资产:300元

推荐服务:九十九元套餐送葬/199元特殊送葬】

看到唐瑛的信息之后,令苏辰感到非常意外,居然触发了一百九十九元的特殊送葬服务,也就是系统分析之后的结果,她配得上一曲百鸟朝凤!

想到这首曲子的特殊性,苏辰立刻对面前的这个中年女人肃然起敬,连忙介绍:

“我们现在有一款较为特殊的送葬服务,如果您愿意支付给我一百九十九元,我会在你的葬礼之上用唢呐吹奏一曲百鸟朝凤!”

其实说出唢呐的时候,苏辰还是有些犹豫的,并非是所有人都了解唢呐这个乐器的,不了解唢呐曲艺和百鸟朝凤意义的人,都不会知道其中蕴藏着的意义有多么深邃。

话音刚落,唐瑛的面色便是一怔,目光之中有些惊疑:

“百鸟朝凤!?”

苏辰面色一怔,果然如此么?

当下只能推荐其他的套餐:

“是的,如果您觉得不够神秘,也可以选购我们九十九元的套餐,我会在您的葬礼之上身穿黑色西服,戴着黑色墨镜和耳机,无论任何天气,撑起一把黑伞,默默观望人群!!”

不料,

唐瑛摇了摇头,泪水沿着她苍白的面色滑落,带着些许颤音:

“你说的百鸟朝凤,可是真的?”

“当然!”

苏辰坚定地点了点头,接受系统的传授之后,在如今的华夏之内如果说自己都不会吹奏百鸟朝凤的话,那就没人会了!

“好,就选百鸟朝凤!”

唐瑛惨白的面色之上,似乎有了些许希冀。

艰难地从床单下面掏出两张一百元,递给了苏辰。

苏辰收下两百元,连忙又掏出手机,准备扫给她一元零钱。

“就当是烟茶酒的钱了!”

她伸手拒绝了,有气无力地说道。

苏辰面色一怔,连忙递出了信息表:

“请您填写一下您的信息,还有葬礼举办的地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