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平平安安
  • 黄昏临近
  • 湖虾
  • 3197字
  • 2021-09-14 21:50:08

晨曦走廊,壁垒堡。

它是人族防御兽族入侵的第一堡垒,经过青岚帝国一百多年的建设,已经成为兽族不可逾越的屏障。

三天前,镇守晨曦走廊的壁垒王突然宣布脱离帝国,成为兽族附庸,并勾结兽族坑杀了守御在此的数十万帝国大军。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帝国震惊,也让晨曦走廊哗然。

晨曦走廊内,无数民众在有心人的鼓动下,正进行着一场又一场的浩大游行。

壁垒堡,第五街区的广场上,数千民众正聚集在此,两侧双层暗红色建筑内,正有一个个好奇的脑袋探了出来。

广场正中的高台上,一个穿着墨绿上衣的俊朗青年来到了高台正中,他扫了一眼台下的民众,突的挺起了略有弯曲的脊背:“一百七十年前,我人族还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随着紧张略带高昂的声音响起,群众们的好奇心被瞬间激发,纷纷看向了高台上的青年。

他讲述的是旧时代的人族历史,这些历史早就被人们遗忘。

“库尔蒙特!不会出问题吧?”

高台下,一个穿着粟黄色衣服的男子,正一边看着前方好奇聆听的人们,一边皱眉问道。

他觉得这样的内容,并不能引起人们的共鸣,只能当做故事听听。

穿着燕尾服的库尔蒙特抬头看了眼高台上的青年,无奈的摆了摆手:“没办法!这条街区只有他上过学!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执行第二计划了!”

他们隶属于帝国情报部门,负责鼓动壁垒堡的民众,由游行转为暴动,进而制造刺杀壁垒王的机会。

当然,他们只是这个庞大计划的一个环节,对于最终的任务目的,只起到一定的作用,并不是必要的任务环节。

“一百六十九年前,兽族人从天外降临,他们侵我土地,辱我姐妹,食我子嗣父母,把人当畜生畜养……”

青年的声调突然一转,从高昂转为了沉重,他说起了人族的衰落,说起了兽族人的残暴。这让台下的民众一惊,突觉后背一凉,从方才的好奇转为了疑惑。

帝国建立至今已有一百多年,除却贵族外,身为下等人的普通民众根本没有识字学习的权利,更没有渠道了解历史,了解异族。

这第五街区居住的全部都是下等人,自然无人知道这令人头皮发麻的历史。

广场上的民众沉默了,人们的眼神渐渐的变了,心态也从“看热闹”变成了“沉重”。

心灵渐渐生出了共鸣……

“兄弟们!我父辈历经九年的残酷战争,终在那混沌的乱世,用尸山血海,用无穷人命,为我人族抢出了一片净土!我辈岂能让他们的热血空付……”

青年的声音再次转换,这一次却换来了铺天盖地的共鸣。

“不让!”

数千群众的呼喊震天动地,如同春雷炸裂。

躲在房屋中看热闹的民众,也都纷纷走出了家门,来到了广场上,加入到了队伍中来。

高台下的库尔蒙特笑了起来,他看着眼前的同伴,畅快的说道:“洛克里斯!放大他们的情绪!”

洛克里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已经开始了!效果很棒!”

在他的感知下,周围众人的热情逐渐高涨,眨眼间汇聚成了一片炙热的汪洋。

“兄弟们,九年奋战,数十亿人族的牺牲,换来的不是今日的再次为奴为食!……我们的列祖列宗不会答应,我们的子孙不会答应,我们……诸位!……”

当青年的语调达到炙烈的尽头时,台下民众的情绪被彻底点燃。

洛克里斯趁机来到了人群的前面,在青年的话音刚落时,紧接着撕扯着嗓子喊道:“兄弟们!跟我去壁垒王行宫!……杀死壁垒王!人族永不为奴!……”

“杀死壁垒王!”

“人族永不奴隶!”

……

民众的情绪突的一下子被洛克里斯带入了另一个高潮,他们的口号渐渐统一,并在洛克里斯的带领下离开了广场,朝着壁垒堡贵族居住的区域蜂拥而去。

一路上,不断有其他街区的游行队伍汇入这疯狂的洪流。当队伍来到贵族居住的第一区时,游行的队伍已经膨胀到了十数万之巨。

啪嗒!

待人群消失在街角尽头时,青年一跃跳下了高台,他诧异的看了眼等待在此的库尔蒙特,微微点了点头:“任务完成!我的报酬呢?”

库尔蒙特从兜里取出了一个钱夹大小的灰色口袋,他看着青年问道:“魏安!这次的演讲很有煽动性!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成为我们的编外人员!报酬足抵你现在的十倍工资!甚至有机会觉醒血脉天赋,成为一名高贵的贵族!”

噌!

魏安拿起了一枚金币轻轻弹了一下,紧接着又拿出了一管血红色的药剂,看着上面写着的“断肢重生特效药”几个字,他皱着的眉头一松,一把将药剂握在了手心,扭头看了眼库尔蒙特:“抱歉!义父已经为我尝试过了,我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一辈子成不了贵族!”

说完,魏安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只留下了一道轻快的背影。

他魂穿到这个世界已有十三年了,自醒来时就是五岁的孤苦乞丐,这具身体的灵魂早就在饥饿中离世。幸亏义父克瑞斯达的救助,才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救回到了温暖的世界。

克瑞斯达给了他重生,给了他一段贵族孩童才拥有的美妙生活,给了他从未体会过的温暖和安全感。这让他一度忘掉了过往的一切,一门心思的想要成为克瑞斯达期望中的样子。

可惜!

三年前,克瑞斯达被人敲断了四肢,抽走了血脉天赋,从此沦为了废人,从一个高贵的贵族,沦落为了他口中“愚昧”、“下贱”的下等人。

加之,家中遭遇盗贼,财产尽失,两人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地狱。

魏安并未因此颓废,他勇敢的承担起了家中的一切,并想尽一切办法的救治克瑞斯达,想要让克瑞斯达重回生活自信。

若非库尔蒙特肯拿稀缺的特效药做报酬,魏安也不会答应他来做这一场演讲。

他并不愿意鼓动无知的民众,让他们成为贵族的牺牲品。

库尔蒙特眉头一皱,他不悦的看向了魏安,觉得眼前这个青年十分失礼,毫无青年之朝气,转而又随即释然,转身走向了另外一边。

空旷的广场上,两个人一左一右,渐渐消失在了城市巷道中。

不一会儿,当魏安即将离开第五街区的巷道时,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魏安停了下来,他抬头看向了来人,这让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多禾!你想干什么?”

多禾拿着一柄五十公分长的砍刀,他穿着一身破旧的皮衣,嘴角还叼着一根只剩下了半截的香烟:“伙计!兄弟最近手头有点紧,跟你借点钱花花!”

他是这一带的恶棍,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平常极少找魏安要钱,今日也不知为何,竟把主意打到了魏安的身上。

魏安不由握紧了拳头,他瞪着多禾冷冷的回应道:“我没有钱!请让开!”

噌!

多禾挥刀砍在了魏安一侧的墙壁上,他戏谑的盯着魏安手中的布袋,笑眯眯的说道:“我知道你接了个大生意!我也不多要,只要你手中的袋子!”

“你!”

魏安闻声不由皱起了眉头,盯着多禾的眼神变得冷漠了起来,这里面有他的生活希望,错过了这一次,他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得到这种哪怕贵族也无法随意买到的特效药了。

他想到了以暴制暴!

这些年的生活虽然坎坷,但并没有磨灭他两世的梦想——习武。而他所展现出来的天赋,更是让克瑞斯达瞠目结舌。

自此,克瑞斯达为魏安请了武道老师,并定下了禁止在人前动武的规矩。

就在魏安手臂震动的那一刻,他突然控制住了冲动。

他的耳畔似乎又想起了克瑞斯达的叮嘱:“魏安!以后遇到问题,要用你的智慧解决。勇武固然让你无所畏惧,可也会让你失去智慧,成为别人的工具!咱们不比一时意气,只要一辈子平平安安即可!我可不想让你这么年轻就失去未来!孩子!退一步海阔天空!”

那是魏安第一次因意气动武后,克瑞斯达给他的忠告。

之后,他每一次将要克制不住冲动时,耳畔总会响起这句话。

啪嗒!

他退后了一步,把特效药从袋子里拿了出来,挥手将袋子扔给了多禾:“钱给你!”

啪!

多禾一把抓住了袋子,他没有去翻看里面的金币,而是笑眯眯的看着魏安手中的药剂说道:“那个东西看起来很值钱……”

魏安一听顿时大怒,他被气的浑身颤抖了起来,那可是他近在眼前的希望,怎可让这恶棍毁灭。

他极力的控制着即将失控的自己,将愤怒灌注于一拳,而后发泄在了一侧的墙壁上。

哗啦!

红土砖墙如同豆腐般被魏安击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坑:“你确信?”

在魏安杀人般的眼神注视下,多禾不由打了个冷颤,他没想到魏安竟有如此实力,当即退后了一步,不敢置信的看了眼魏安,转身跑出了巷道。

呼!

魏安吐出了一口气,他看了眼手中的药剂,嘴角挂上了一丝无奈的笑:“差一点!差一点就忍不住了!可真到了那种地步……神挡杀神!”

他快步离开了街区,想要尽快的看到克瑞斯达的微笑。

十五分钟后,魏安兴匆匆的推开了家门,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