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话,声波气味里的线索
  • 联邦超能异调局
  • 北归浦
  • 3770字
  • 2022-03-26 13:38:56

亚兰特共和联邦,伽利略州。

圣码特奥市的仲夏夜,如微光里走出的轻纱女神,习习凉风中飘着心旷神怡。

郊外,凌晨两点半。

月明星稀,乌雀爱哪哪飞。

郊外农场地窖里,自成一格阴暗潮湿。

不知名虫子,缓缓爬过白皙如玉瓜子脸,睡梦迷糊中,脸上凉滑的轻痒。

她抬起手挥掉,抱紧怀里的“抱枕”,翻身继续睡。

半梦半醒间。

越来越冷怎么回事……

亿言难尽的霉味……

怀里的东西……手感也不对!

睡美人毫无心机睁眼。

等待她的,是怀里半截腐烂木头,隐约可辨,雕刻着戴帽子的头像……

“啊――――――――”

惊声尖叫,地窖里无限循环回响……

……

圣码特奥市区,克里萨汀高级别墅小区,十三栋五楼。

凌晨三点半。

【案发现场:顶级流量女明星,尤兰达的家】

【现场描述:客厅中间拖曳状痕迹,屋内无可疑指纹。】

【案件:尤兰达失踪】

【线索:确认监控无可疑人员;

尤兰达仇人比亲人多,无法根据作案动机判断嫌疑人;

门窗无侵入痕迹;

无法判断作案手法;

失踪前与经纪人通话。】

又一密室失踪案,这次是顶流女明星。

……

昏黄的城市路灯,慵懒铺满柏油马路。

别墅小区道路旁,两溜整齐高大的夏梧桐,一半披光晕,另一半沉默在阴暗里。

车声由远及近,轮胎碾过宁静的梧桐树影。

卡尔·布莱恩从印着“现场勘查”的车上下来,越过明黄警戒线,扫一眼守在楼下两个娱记狗仔。

确认无异常,上楼。

他是联邦特异调查局小组长,负责超能系统案件。

偶尔被普通案件白嫖,这次被伽利略州探长——秃顶的老雷蒙德,半夜夺命连环call,拉来现场搬砖。

雷蒙德是伽利略州的地标——地中海秃顶。

画风特别反人类,中间埕亮光滑,旁边一圈头发却茂密丛生。

得益于平时不修边幅、稀松打理,横看成岭侧成峰。

遇到圣马特奥市刮风天,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排成人字……

到现场,卡尔带着两只菜鸡组员,小心避开法医竖在地下的小标签,走进屋里。

空气中杂乱漂飞的分子,争先恐后钻进鼻子。

数以亿计的气味分子,在鼻腔内没头没脑碰撞几下,被黏膜捕捉。

经嗅细胞的分辨破译,转化成传导电,沿着神经元,气体情报送进大脑皮层。

“二价铁分子占30%以上,铁锈味说明,挥发10小时以上了。”

天生面色苍白的卡尔·布莱恩,黑瞳无焦点,专注感知气味,分析现场遗留的信息,沉声道:

“自来水……消毒剂味道,还有洗发水香精味,被害人当时可能刚洗完头。”

憨头憨脑菜鸡探员特蕾希,左手本子右手笔,时不时用食指,抬一下笨重浑厚的近视眼镜,问:

“老大,为什么只洗头?一般不是洗澡时洗头吗?”

“没有沐浴露味道。”

人形气体分辨机卡尔·布莱恩,走到客厅,低头,凝视脚下拖曳成条状的干涸深红痕迹。

闭上眼,屏息静心。

耳边慢慢荡来,现场人员十几个亦深亦浅的呼吸声、心跳声……

忽略杂音,他仔细捕捉、分辨案发现场遗留的声波。

案发当时,音波向四周扩散,继而弱化消失。

残余音波会被墙、其他物品吸收,被他重新捕捉回来。

现场声音可提供的信息很多——嫌疑人身份、作案手法、是否熟人作案、作案动机等。

此时,他的听觉感知,仿佛一群脱胎于耳蜗的小精灵,敏捷地向四周纷飞开来。

听觉小精灵们到处飘飞,拨开时间的层层阻隔,钻进不同的维度空间,辛勤地收集案发现场的声波。

卡尔·布莱恩听到:

*惊恐尖叫求饶、挣扎踢打的浅浅回声;

*椅子和桌上物品咚咚掉落;

*“呲”一声利器划开皮肤的声音……

*嚎叫声;

*“唔唔”声后,一片寂静,仅剩沙沙的拖行声……

*男人尖笑……

……

卡尔·布莱恩是“库鲁泰坦尔(音)”系统宿主。

准确来说,联邦特异调查局,所有外勤组员都带超能系统,每个人的系统,作用和维度不同。

系统实际来源于外宇宙空间,是外星高维生物,经特殊通道来到地球,没有形体,只能绑定人类。

跟系统绑定,缔结契约后,宿主随机获得特殊能力。

卡尔身上的库鲁泰坦尔系统,属于5.5维,比人类高2.5维。

绑定成功后,他的听觉和嗅觉,能一定程度跨越三维世界的时间和空间,追溯时空缝隙里的线索。

鼻子比狗灵,耳朵比狗好,破案一路开挂。

这是他穿越到亚兰特国第十三年了。

一开始,孤儿院大爷的哥特式披风、高筒袜、黑色斜裁长袍和宽领带,让他一度误会上帝的善意。

以为投胎到中世纪欧洲,哪个名不见经传的君主立宪制乌托邦。

慢慢长大才知,亚兰特共和联邦,传说两千年前,亚兰特女神从伊甸园摘走圣慧之果创立。

虽是个架空版的西海岸国,发达程度却跟他前世一致——现代化很完善,飞机火箭、高楼网络,一应俱全,要嘛有嘛。

唯一令人扼腕叹息、捶背顿足的是,亚兰特国的某宝——网购大鳄“酷贩”早已满地开花。

卡尔·布莱恩满脑子三百六十行马爸爸,得憋回白日梦里。

后来,事实再次证明,他还是想多了。

从小带超能系统,职业规划书捏在师傅手里,顺理成章,当上亚兰特光荣的人民猎犬。

吃皇粮,打击超能犯罪。

脸苍白得不正常的卡尔·布莱恩,收回思绪,闭眼侧耳,道:

“嫌疑人是男的,带工具,被害人受伤,打斗挣扎,从浴室门口开始,到客厅,最后到门口。”

菜鸡组员特蕾希偷偷打个哈欠,认真记录。

菜鸡组员尼尔倒拿照相机,按下快门。

今天也是你们来人间凑数摸鱼的一天吗…卡尔忍住了调侃,补充说:

“细微的汽油和发动机油味,嫌疑人可能跟汽车修理有关,或近期修过东西。”

案子负责人,伽利略州探长、秃顶雷蒙德,恰好从卧室出来,反手一波诉苦连天:

“嘿!伙计!终于来啦!这是特异案件啊!”

一般来说,被害人受伤或者死亡,被嫌疑人转移时,肯定会在撤离途中,留下滴落血迹,或者蹭痕、刮痕。

但现场以外,方圆十里,干净无比。

雷蒙德探长办案二十多年,识途老狗最有力的证明,就是他秃顶的脑袋

万千烦恼丝和脑细胞,都死在错综复杂的案情里。

此时他平平无奇的脸上,紧皱的眉头,轻松夹死一窝苍蝇

是不是超能犯罪由我判断,你就省省头发吧……卡尔心里吐槽,面上无波,道:

“雷叔,半夜叫异调局来,很棘手吗?”

老秃雷摊开双手,无奈说:

“全是无头公案!监控找不到嫌疑人、现场没有任何指纹线索!”

一般的案子,他能赌上头发,亲手解决。

悬案诡案,就得找异调局这群超能挂逼。

“任何线索都没有?”

卡尔怀疑老秃雷在吹大牛,可惜他莫得证据……

“叔可不骗你!不管街道监控,还是楼道监控,没拍到任何行踪可疑的人,更别说掳走个大闺女,

门窗紧闭,无侵入痕迹,就连下水道,我们都刨过了!

实在没办法啊!这是第37个密室失踪案了!还是大明星!

上头嚷嚷得厉害,限定72小时内找到人!

叔头上的‘杰西卡’、‘莫妮卡’、‘伊凡卡’又保不住了!”

老秃雷摇摇头,一副听天由命的姿态——他给每根珍贵的头发取名字,以表重视。

道理我都懂……但盥洗室干净得像地产商样品房,刨下水道是哪路操作?

谁给你勇气认为五楼能挖地道,梁静茹吗……卡尔腹诽,不咸不淡地说:

“也可能,嫌疑人钻了其他死角。”

不再理会唧唧歪歪老秃雷,卡尔走到阳台。

眺望远处的索拉斯加海湾,海平线和漆黑的天空几乎融为伯仲。

这小区不错,能看海景,难怪房价感人。

索拉斯加湾海豚多,深夜也频繁跃出海面,此时却平静得不同寻常。

卡尔侧头听了一耳朵,海豚们寂静如鸡,集体失声。

老秃雷觉得,智商和情商被按在粗砾的水泥地板狠狠摩擦,不服道:

“卡尔,你这么说,叔听出了埋汰!要不是真无从下手,也不会半夜叫异调局!”

几个月前开始,伽利略州、弗洛兰特州和北姆州,独居单身男女,陆续密室失踪,登记在案的就有三十六件。

连环失踪案,雷蒙德带组跟了一个多月,毫无进展,浪费不少纳税人的血汗钱。

现在连顶流女星都失踪了。

幕后的人猖狂至此,事态严重,影响恶劣,人人自危

受伤的女明星,还能活多久?

失踪的人,是死是活?

下一个失踪的,又是谁?

人类对未知充满恐惧,网上猜测满天飞,联邦总部被@了几千万次…

上级部门一旦感觉官帽和椅子不稳,就会丧心病狂施压。

短短几个小时,老秃雷排查完所有关系人,勘察现场,地毯式搜查,巴不得,把楼下天花板都掀了

可现场有且仅有,这条彩虹飘带似的血迹,跟其他痕迹若干。

被害人失踪,打斗痕迹里,没遗留任何指纹跟多余的DNA——老秃雷只能盲人摸象,纯抓瞎!

“连环失踪案,第一个失踪者,是什么人?”卡尔转身问

“是女老师,单身独居,一个多星期不上课,不接电话,系辅导员到她家,撬开门,发现屋子有缠斗痕迹,报的警。

老秃雷补充道:

“之后所有失踪案,都大同小异,现场线索不够,失踪者就没找回来过。

也没发现无名尸体,失踪者之间,没有任何关联,零散分布在三个州各个方位,无从下手啊……”

他幽怨看着卡尔,就差捂住嘴,不让眼泪掉下来。

特异调查局直接归联邦司法部管,跟联邦调查局平起平坐。

不但权限大,可先斩后奏,还带超能——本领高、架子低,不流行官僚主义这套。

实乃居家旅行、破案侦察,必备良师益友。

异调局协助调查过无数案件,虽大部分是哑炮——没有超能系统参与,但超能卡尔·布莱恩,对现场强大的勘察、分析能力,是老秃雷这种,靠科学技术和经验的刑侦老狗,拍马追不上的。

现场半个脚印没留下,干净诡异,卡尔皱眉。

某些犯罪分子,跟一般人类思维有差距,有可能是洁癖加强迫症,追求完美也说不准。

他屏息静心,再次洄溯,女明星尤兰达被掳走时的声波。

辨别着细微之处…

依旧是摸棱两可的残余声波。

那就……时间线再往前一点…

再前一点…

声波倒带,回到打斗声开始前,女明星跟经纪人通电话。

七零八碎的聊天,声波残留太弱,内容几不可闻。

不停倒带、反反复复聆听,掰碎、揉烂……终于卡住关键时间点。

嫌疑人出现在女明星面前:

声线娇媚的尤兰达,被吓得心脏骤缩,高声尖叫:

“你是谁?璐亦丝那个贱人派你来的?!”

璐亦丝?

卡尔猛睁开眼。

顶级流量小花、国民初恋女神——璐亦丝·安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