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后知后觉

没一会儿的功夫,范天雷准备的豆腐脑,让这些士兵全都给吃光了,对此他非常满意。

然后他擦了擦嘴,站起身,朝着大家说道:“既然大家已经吃饱了,那接下来咱们就准备出发!”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期待。随后范天雷就派了车将他们送出了特战旅,一路上,王艳兵看着外面的景象,然后朝着大家伙儿问道。

“你们说咱们这一次是去哪儿看?这样子不像是进城啊。”

外面的景象一闪而过,可是却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繁华,一看这就是往郊区走。

“艳兵,你别想那么多,咱们这一次好不容易能够从特战旅出来,有机会也去外面逛逛,我觉得已经挺满足了。”

李二牛对此倒是没有任何疑问,觉得今天范天雷给他们准备豆腐脑,可能现在让他们出去放松放松。

当王艳兵听了李二牛的话,最后也没再多问不过。

秦越此时将注意力放在了何晨光身上,他发现何晨光今天心神不宁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于是他朝着何晨光打了个响指,而何晨光瞬间一个激灵,随后他看着秦越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秦越,什么事?”何晨光疑惑的说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今天有点奇怪,你在想什么呢?怎么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自从何晨光从范天雷那儿回来,他就觉得何晨光有事瞒着他们,不过何晨光自己没打算说,那他更不好意思问了。

“没什么,就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了,不过咱们应该快到了吧!”

何晨光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窗外的景象,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山上,而听到何晨光说的话,秦越也看向窗外,发现果然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随后他们看到外面站着的囚犯,刚开始王艳兵还没反应过来。不过他突然想起来,这山上不就是监狱吗?

里边关的都是囚犯,想到这一点他猛然惊醒,难不成这一次范天雷将他们带过来是为了看处决犯人?

“参谋长该不会让我们看这些人被枪毙吧?”

当王艳兵说了这话,其他几个人都惊了,而李二牛开始作呕起来,他就看到过杀猪杀鸡,从来没有看到过杀人。

想到这里,他整个人胃里感觉一阵翻江倒海。

何晨光这个时候听了这话也脸色煞白,他本来觉得这一次只是简简单单的外出,他也没有在这上面多想。

可是现在联系到王艳兵所说的话,再想想范天雷当时告诉他的样子,说不定真像王艳兵所说的那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车也已经开到了目的地,随后陈善敏过来叫他们一一下车,但是当叫到李二牛的时候,李二牛一直赖在车上,不愿意下来。

“李二牛,你怎么回事都已经到地方了,你还在车上干嘛?”

“陈教官,我不下去,打死我我也不下去!”李二牛这个时候一脸抗拒,

而陈善明听了李二牛的话也知道,他们现在应该已经知道接下来想要做什么了。

“李二牛,我告诉你,来到了特战队就必须要服从规定,现在其他人都已经下车了,就你不下车,你难道想让我将你赶出特战旅吗?”

陈善明知道跟他软磨硬泡不管用,所以干脆给他来硬的。

“我真的不想下去,我要是见到一枪把人给打死,我肯定得晕过去!”

不管陈善明怎么说,李二牛都不愿下车。

就在善明没有办法的时候,随后他朝着秦越和何晨光两人说道。

“你们俩,上去把他给我拽下来!”

秦越和何晨光的人听说这话,最后对视一眼接着就上去将二牛拉下来,二牛看到他们两人,于是请求般的说道。

“秦越,晨光我真的不想下去,我受不了那样的场面,我会崩溃的!”

“二牛,既然来都来了,这一关是咱们必须要过去的,所以跟咱们一块下去,难不成你真想让陈教官将你给赶走吗?”

秦越一边劝着,一边将李二牛拽下去。

原本李二牛还紧紧拽着座椅的靠背,可是一听这话,最后也乖乖放了手,然后下了车。

他们一路上想到确实没有错,当他们站好了队列就被陈善明带进了刑场,而这个地方也正是处决犯人的地方。

“我的妈呀,虽然之前在电视上看过,可是我这一次还是头一回见这样的场面!”王艳兵这个时候忍不住感慨道。

“你小心点,这个时刻就不要再多说话了,要是让范参谋长听到,咱们又得没有好果子吃!”

秦越小声朝着王艳兵说道,而王艳兵听到这话立马就闭上了嘴,就在这时远处的范天雷朝着他们走过来,随后告诉他们。

“作为一个军人,杀人是一件常事,今天带你们来到这个地方,就是想让你们观摩观摩,等会儿不管你们怎么样都要给我忍住,明白吗?”

“……”当大家听了翻天雷这话一时间都没有出声,随后范天雷又问了一遍。

“明白吗?”

“明白!”大家齐声说道。

“明白就行,现在那几个犯人是具有黑社会势力背景的,也是警方一直抓捕的。这一次只抓!了这么几个,而其他的人目前处于在逃的阶段,鉴于他们的性质比较恶劣,所以必须要使用枪决。”

当范天雷正在和他们解释的时候,秦越突然有一股不好的感觉,因为他体内拥有蜻蜓的复眼,所以对周围细微的变化都有所察觉,而这个时候他赶紧朝着范天雷说道。

“参谋长,在咱们九点钟的位置,山上似乎有人!”

然后范天雷听了秦越的话,一时间有些不可思议,随后他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秦越,这把大白天的,哪里有人?”范天雷觉得秦越就是在跟他开玩笑。

这个地方把守森严,通常没有上级的指示,谁也不能来这里,哪怕是山上也有警方的人守着。

“那我现在没有开玩笑,就是那个方向相信我!”

秦越肯定的朝着范天雷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