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帮忙打掩护

“没听到吗?范参谋长来了,你们愣着干嘛?赶紧站好!”

陈善明此时大声的朝着他们几个,而他们几个人原本惊慌失措的,但是听了陈善明说的之后,不仅站成一排,等待范天雷的到来。

陈善明此时一眼看到了床上的酒瓶子,随后他将酒瓶子往他们的床下一扔,接着就朝着外面走去。

“五号,你怎么来了?今天晚上不是说了让我一个人单独查寝吗?我记得你说你有事来着!”

“这件事情是交给了你,不过我刚好把事情都处理完了,所以过来看看,看看这群兵怎么样!”

虽然范天雷嘴上是这样说,其实他是想看看何晨光的状态,这一次放假他可是专门为何晨光而放的,就是为了他能够处理好感情的事情。

陈善明看着此时范天雷朝着何晨光的宿舍走去,于是赶紧说道。

“五号,该查的我都已经查过了,他们都在宿舍,不过现在时间已经到了,休息的时候,要不还是让他们早点歇歇,明天一早还得训练呢!”

范天雷听了陈善明的话,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说道。

“小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以前你可是想着法子训练他们!”

“这以前不是他们刚来吗?按理说现在还是他们放假时间,我觉得咱们就算有什么任务,等十二点过了再通知。”

陈善明知道要是让范天雷发现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在此之前他先帮忙打掩护。

范天雷此时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陈善明,觉得他今天感觉有些怪怪的,平时他也不是这个样子想到这儿,他觉得陈善明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小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范天雷一脸严肃的朝着陈善明说道。

“没……没什么事。”

不过陈善明看到范天雷此时直直地朝着何晨光他们的宿舍走进去。

当范天雷进去的时候,看到里面的人此时站成了一排,然后就笑着说道。

“怎么回事,你们这是对我的欢迎仪式吗?大晚上的不睡觉都站在这儿干嘛?”

范天雷这个时候笑着朝着他们说道,不过刚说完这话,下一秒笑容就凝滞在了他的脸上。

他动了动鼻子,然后嗅了嗅,随后发觉了不对劲。

“有人喝酒?”一开始她只是以后的问出了声,但是随后下一秒他很确定地朝着他们几个人说道。

“谁在寝室喝酒了?”

当听到范天雷说了这话,此时他们几个头更低了,随后范天雷看着秦越说道:“秦越,说是不是你?”

当秦越听到范天雷这样跟他说话的时候,此时忍不住想要给他一个白眼,

真没想到范天雷现在对于他的意见这么大,难道什么事儿都是他干的?

“报告,是我,我带的酒!”就在这时,王艳兵鼓足勇气朝着范天雷说道。

而范天雷听了这话,整个人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不过现在他似乎也明白了,看来他们几个都喝酒了。

“王艳兵,你这胆子可真大,我不管你以前待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管你以前是什么样,但是现在来到了我这特战旅,就必须要遵守我这里的规定。来之前就告诉你们不能喝酒,看来你们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是吧?我告诉你,要不现在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王艳兵听了范天雷的话,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这件事情本来确实也是他的不对,原本王艳兵觉得少喝一点没什么,只要不被发现就行。

再说了何晨光今天心情不好他又带了酒,这个时候不拿出来,什么时候拿出来?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村长酿的酒,竟然度数这么高,一时间把他们几个人都给喝蒙圈了。

何晨光看着王艳兵此时低着头,于是他朝着范天雷大声的说道:“报告首长,这件事情我有问题,是我要喝的!”

“何晨光,你平时挺遵守部队的纪律,为什么这一次非要喝酒?你知不知道?你不光害了你自己还害了你的队友!”

“报告,我知道,所以无论什么惩罚我都能接受!”

何晨光一脸坚定的朝着范天雷说道,范天雷也知道何晨光这个人讲义气重情义。

“我告诉你们,你们别一个个想要逞能,这一次所有人都得受罚,还有,何晨光,你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范天雷说完这话,于是便离开了,而陈善明也跟在他的后面出去了,何晨光刚要走就被王艳兵给拉住了。

“晨光,范参谋长会不会单独惩罚你呀?这次都是我的问题,所以他待会儿要是说了什么严厉的话,你就把我供出来,没关系,这酒本来就是我带的,这一次我可不想再欠你人情了!”

而何晨光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他也知道这一次王艳兵喝酒完全都是为了陪他。

大家见到何晨光走了之后,心里都为他感到担心,徐天龙见他们此时都清醒了,于是朝着他们几个人说道。

“我说你们几个部队的规矩说的那么清楚,部队里哪个地方都不能喝酒不知道吗?这样的情况你们竟然还敢在寝室喝,你这胆子可真大!”

徐天龙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此时他也替他们感到着急,这件事情看来他们几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徐天龙见他们几个不说话,于是又询问宋凯飞,而宋凯飞这个时候才把这件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徐天龙现在才知道原来今天何晨光竟然失恋了,怪不得他们几个都喝了酒,原来是陪何晨光一个人啊。

他虽然看得出来兄弟情深,但是这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说不定待会儿何晨光回来,就得被范天磊赶走了。

“秦越,你平时点子多,你倒是想想办法呀!”

王艳兵这个时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是秦越听了这话,随后无奈地摊了摊手。

“你问我,我问谁?咱们这一次所有人都被抓包了,不过我说你也真是的,提前怎么不告诉我们这酒度数多少,这还没喝几口人就倒下了!”

秦越此时也小声的抱怨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