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酒精考验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以为结束了的时候,此时陈善明又把他们给带走了。

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接下来又打算做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陈善明将他们带到了一个房间。

而进房间之后,大家都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那刺鼻的酒精味就如同刺激他们的神经一般,此时所有人有些疑惑。

“是酒精,这房间为什么有酒精呢?”

何晨光有些不解的问道,而陈善明听到他说的话悠悠地回道。

“真没想到你这鼻子还挺灵,这就是酒精,看到前面那水池了吗?”

大家听了陈善明的话,此时都朝着前面的方向看过去,在他们前面确实有一个巨大的水池。

那池子好像是一个游泳池,李二牛看到有些惊喜地说道。

“不会吧,范参谋长竟然这么贴心,知道我们辛苦训练一整天了,所以让咱们泡泡澡。”

“二牛,小心说话,他们肯定是有计谋的。”

何晨光此时严肃的朝着李二牛说到,因为他不相信范天雷会这么好心。

如今这房间里充斥着这么大一股酒精的味道,看上去应该是从那水池发出来的。

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就说明那一水池子里的水就是酒精。

“我说李二牛,你想的还真天真,来到特战旅就是让你享福的吗?我告诉你,来到我们特战旅就是来到了地狱,接下来谁进去?”

陈善明说完这话,大家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是要往这酒精里泡呀,而大家都有些不敢。

秦越这个时候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他之前在电视剧里看过,范天雷确实就是这样的套路。

可是他知道现在要是做那第一个下去的人,肯定没有什么优势,因为陈善明会从最后一个开始计时。

所以秦越想到这儿,他决定他要当最后一个进去的人。

陈善明迟迟看大家都没有行动,于是又开始催促。

“赶紧的呀,都别浪费时间了,你们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完成,我告诉你们,我有的是时间等你们,但是你们有时间吗?”

陈善明此时说的话,就如同是给他们进行一个精神上的压迫。

而何晨光想到这儿,他知道只要来到范天雷这个特战旅肯定是逃不过的,所以他打算第一个下去。

于是他脱老身上的衣服,但是这一路上他刚刚的脚已经被火给烧破了,踩在地面的酒精上,顿时他整个人都快要死了。

疼痛感席卷了全身,可是他拼命的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留在特战旅。

紧接着所有人听到何晨光的一声尖叫,可能何晨光也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来宣泄他此时内心的痛苦。

王艳兵看到这样的何晨光,最后想到自己怎么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不能够输给何晨光。

他想到这儿,于是也脱了衣服,开始跟着何晨光一块儿泡进了那酒精池子里。

紧接着其他人也跟在他们的后面,他们一个个就是同时下饺子一般,跳进那酒精池。

当所有人都进去了之后,只留下了宋凯飞和秦越两个人。

秦越是打算最后一个进下去,可是宋凯飞他现在是害怕。

他整个人开始不停的发抖,陈善明看到他这样的模样,于是朝着他说道。

“怎么回事儿,下去啊?难不成还得我踹你?”

“别别别。”

宋凯飞一听这话,于是赶紧求饶道,

可是他的脚下没有任何动静,秦越在后面看着他此时的模样也开始催促。

“赶紧下去吧,咱俩躲不过这一劫的。”

而宋凯飞现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当他刚伸脚的时候,此时整个人脸色苍白,

秦越这个时候也看出来了其中的端倪,于是朝着他问到。

“怎么了?你该不会是对酒精过敏吗?看上去你似乎很难受。”

秦越德干观察力十分敏锐,他刚刚看到已经跳到酒精池里的几个人,虽然说被酒精给刺激到了,但是身体没有什么异样。

不过现在宋凯飞似乎并不是被酒精给刺激到,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难受,而且他现在仅仅只走了一步。

秦越想到这儿,于是迅速蹲下当他仔细看了眼宋凯飞的脚,才明白到底是什么回事。

宋凯飞的脚此时好几个水泡都已经破了,而且还有一道伤口,他突然想起来这伤肯定是之前他们进行越野的时候留下来的。

而且再加上今天越过火线时又被烧伤,所以才变成了这般模样,秦越这个时候也理解为什么宋凯飞不愿意下脚了。

“你都这样了,要不我跟教官说说你就算了吧。”

秦越知道,他这脚要是这样踩下去多半会废掉。

“没关系,我扛得住,现在告诉他,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与其让他看不起还不如我自己用实力征服他们。”

当宋凯飞这番话说完,秦越对他倒是刮目相看,真没想到平时极具优越感的这个人,竟然表现的这么淡定。

不过秦越虽然敬他是条汉子,但是现在他也必须要为他考虑一番,于是秦越站在了他的前面,然后朝着宋凯飞说道。

“等会儿我走一步,你就踩在我的脚上,跟着我一块走,明白吗?”

当秦越说完这话,宋凯飞一度觉得自己听错了。

踩在秦越的脚上,那他就不用踩在这酒精上了,可是秦越又怎么能够支撑得住他?

秦越看到宋凯飞此时充满疑惑的大眼睛,于是又将他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

“秦越,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做就是为了我感激你,我告诉你咱俩的事可没完。”

秦越听到这话也不理会他,于是就脱了衣服,伸出了一只脚。

宋凯飞看着秦越真诚的目光,知道秦越是真心想要帮助他。

此时他的内心十分纠结,虽然他自己想要逞强,可是他知道刚刚才在这地板上的滋味,只怕还没走到那水池子,自己就受不了了。

可是他和秦越两个人本来就有些过节,现在又接受秦越的好意,那以后在秦越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

“我说你就别磨磨唧唧了,你要是想离开特战旅,那我也不管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