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屈服

“二牛你不用管他,你吃你的”

秦越此时有些看不过去了,因为他觉得二牛好好的吃个饭也要被宋凯飞说,真不知道宋凯飞这优越感是从哪儿来的,

宋凯飞看到李二牛有秦越给他撑腰,于是也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彼此各不相干。

这一顿饭下来,三人是吃的心满意足,不过不得不说这特战旅的伙食还不错,

到了最后就连李二牛此时也忍不住夸奖道。“我以前待在炊事班的时候,觉得炊事班的饭菜已经不错了,真没想到咱们特战旅的饭菜比炊事班的饭菜还要好吃,看来我真是来到了地方。”

“我说李二牛说你是吃货,你还真是个吃货,你来特战旅是干嘛来的?就是为了来吃着食堂的饭菜。”

李二牛听了宋凯飞的话有些不高兴,他总觉得宋凯飞怎么就只针对他一个人,于是他朝着宋凯飞说道。

“长官,我跟你无怨无仇。你怎么总是针对我呢?而且我喜欢吃怎么了?我又不是吃的你家的大米。”

宋凯飞发现这些兵现在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虽然说他的军衔比他们大得多,但是他们倒是挺有个性的,根本就不把他当回事儿,

尤其是刚刚李二牛说了这番话,让宋凯飞此时越来越没面子,随后他黑着一张脸朝着李二牛和秦越说道。

“不就是铁拳团的吗?有什么了不起,你们现在就会抱拳头取暖,是不是?你们这样搞小团体要是让范参谋长知道了,看他们会不会狠狠的批评你们。”

当宋凯飞说完这话,于是就先他们一步离开了,而秦越看到李二牛那沮丧的表情,于是赶紧安慰到。

“二牛,这宋凯飞的话,你就别往心里去,你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刚来的特战旅就和所有人处不好关系,咱们还是离他远点儿。”

虽然一开始秦越觉得这宋凯飞最后肯定要和他们打成一片,不过现在想想看来是时候未到。

没想到宋凯飞这自我感觉这么好,真觉得他是个飞行员就有些了不起,所以秦越觉得再怎么也得晾晾他几天,到时候看他朝着他们主动投怀送抱。

回到寝室的时候,所有人都累得趴下了,二何晨光王艳兵看到秦越,李二牛两个人回来了。

于是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而秦越和李二牛两个人也拖着沉重的步伐,看着他们此时这个样子,秦越简直是觉得欲哭无泪,来到特战旅真的是太遭罪了。

“晨光,艳兵你们都不知道,我们今天太痛苦了,这陈善明和范参谋长简直就是故意整我们,让我们去跑有石子的路,我感觉我的脚都快要磨破了。”

还没等李二牛走到何晨光和王艳兵两个人面前,他就开口抱怨道。

“你们快别说了,我们也不比你们好到哪儿去,虽然说这300个俯卧撑没让我们做,但是我们可是极限越野呀,你们知道极限的意义是什么吗?”

当李二牛听了这话,他倒是觉得挺新奇的,因为他只听说过武装越野,倒还没有听说过什么叫做极限越野。

于是他就摇了摇头,然后朝着他俩问道:“你们给俺说说呗,到底什么是极限越野?”

“极限越野,简而言之就是要跑到你废为止。”

还没等何晨光和王艳兵两个人说话,秦越就开了口儿,何晨光和王艳兵听了秦越的总结,觉得说的非常到位,于是赞成的点了点头。

而李二牛一听这话,此时整个人简直是惊呆了。

“既然还有这样的训练方式,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以前咱们在铁拳团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往死里训练呀,我发现这特战旅就是不把咱们当人看。”

“二牛,你可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咱们来到特战旅就是要受苦的,我算是明白了,虽然以前我对特战旅特别向往,但是现在发现怪不得那些人能当特种兵,原来是吃了这么多的苦,你说咱们要是吃完了这些苦,是不是也就能够成功的成为特种兵了呢?”

王艳兵此时瘫在床上,然后朝着大伙说道。

“但愿如此吧,咱们现在反正也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看这范天雷就是想要让咱们一块死。”

何晨光此时也有气无力的朝着大家说道,不过王彦斌听了这话,一个激励想要翻身起来,但是身上一阵酸痛席卷全身,他这个人又瘫在了床上,然后他看着何晨光问道。

“何晨光,不应该呀,你平时不都很积极吗?而且之前在铁拳团训练各方面都不错,怎么这一次也甘愿屈服在范天雷的面前?”

“王艳兵,请注意你的措辞,我可不是甘愿,我这是被迫!”

虽然何晨光本来就是不服气的性子,可是这一次遇到了范天雷,他算是遇到了对手,

没想到范天雷真能整人,这一次强迫他们进行极限越野。这项训练实在是太消耗体能了,

尽管他从小就开始每周训练跑步,锻炼肺活量,但是这一次差点没把他整个人给跑费,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算了,我们还是不要讨论这件事情了,大家赶紧好好休息,真不知道接下来还要面临什么问题!”

徐天龙这个时候朝着大伙说道,他觉得目前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保存体力。

而此时宋凯飞倒是一言不发,默默听着他们说话,他在来到特战旅之前觉得自己是陆航旅的人,无论如何也会受到这些士兵的尊敬。

可是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异常的孤独,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虽然看着秦越他们聊得热火朝天的,

但是一想到之前他也瞧不起这些铁拳团的,要是现在主动跟他们说话,那岂不是破坏了他高冷的性格吗?所以宋凯飞这个时候选择一言不发。

晚上大概到了凌晨两点的时候,此时训练场上站了两个人,陈善明看了看时间,然后吵着半天没说到。“5号,现在时间差不多了,要不要叫醒他们?”

范天雷听了这话,朝着陈善明比了个手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