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一次实战

五分钟后。

地下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青年端着铁盒走进房间。

贴盒放下并打开后,秦越发现那里面是带血的手术刀,剪子和手术锯之类的东西。

但那青年并没有开始操作,而是拿着刚才刀疤脸放下的变色龙走向秦越。

“离我远点!”

秦越怒吼一声,身体前冲去撞走来的青年,但由于被锁住的原因根本就没法撞。

“很有活力嘛,你放心,这是一种特殊的变色龙,不会毒死你而只会给你注入一种神经化学元素,使得你在接下来的四十八小时里保持极度亢奋而已。”

青年笑着道。

“那还不如直接把我毒死算了!”

秦越挣扎着喊道。

“那就不好玩了,咱们慢慢来。”

青年笑着将变色龙放在秦越身上,随后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转过身离开了地下室。

他一走,秦越意识到这是脱身的机会,于是朝系统命令:“把绳索回收了!”

【目标:绳索。】

【回收结果:无。】

不是金属的绳索什么也回收不出来,但好在是消失了。

终于不被绑缚后,秦越将刚刚想要咬他的变色龙抓在手里,使用回收系统。

【回首目标:变色龙。】

【回收结果:伪装基因。】

“很好。”

看到结果,秦越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也被安然看在眼里,那突然消失的绳索和变色龙,令她感到见鬼了一样。

“这些事我没法向你解释,你要是还想活着那就装作没看见。”

秦越告诫道。

随后他发动伪装基因,整个人的皮肤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近乎于完全透明。

“你到底是什么人?”

安然更加惊讶,但意识到现在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时候,赶紧闭上嘴,装作一切正常的样子。

几分钟后,之前离开的白大褂青年又返回,手里多了一把电锯。

刚进门他就发现这地下室里少了个人,于是朝安然质问道:“你旁边的人去哪了?”

“在你身后。”

安然回答。

白大褂青年刚要转身,身后的秦越攒足了力气双臂猛然挥动,啪的一声手掌拍在其两个耳朵上。

强大的力道使得青年当场七窍流血,昏死在地。

解决掉青年后,秦越立刻给安然松绑。

“对不起把你卷进来了,本来在队友暴露后我是可以脱身的,但我太过轻敌冒进就选择留下来继续卧底,以至于发生了这种事。”

松绑时,安然很是抱歉的向秦越道歉。

眼前这个人并不是做情报工作的,也不是特种兵,却因为他的原因而被拉到了危险之中。

“这些话出去再说吧。”

秦越毫不在意的道。

解开绳子后,两人从旁边的铁盒子里拿出两把刀用于防身。

“外面的人都有枪,我们还是不要出去送死,现在这埋伏吧。”

安然建议。

“行。”

秦越答应下来,两人一起躲藏在地下室的门后面,准备等着一个倒霉鬼进门时捅死他。

……

与此同时。

金市警局。

安然所执行的任务正是温长林所负责观察和收网的,秦越失踪数个小时后他亲自指挥,在金市中展开搜寻。

同样到来的还有范天雷,以及康雷。

“我的兵呢?!”

一进警局指挥室,康雷大声问道。

“老康,你冷静点,我们现在也在找。”

范天雷上去拉着康雷坐下,安抚他的情绪。

“我的兵没了我冷静个屁!”

愤怒的康雷将范天雷推出去几步,怒道:“开会的时候说起接头的事,你们特战旅不出人,却提议让秦越去接头,现在出事了你告诉我冷静?”

“当时我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

范天雷为自己辩解。

“去你的。”

康雷皱眉道:“我就纳闷了,怎么谁和你有关系都会变倒霉呢,你就是个扫把星!”

听到这很不客气的话,范天雷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过身去盯着金市的地图。

等待了十几分钟后。

一名操作通讯系统的警员汇报道:“温总,我们内部的号码收到一条信息,很有可能就是安然发过来的,已经进行定位了。”

“很好!”

终于找到位置,温长林松了口气,接着朝身边人命令道:“组织所有人手,解救人质的同时还要收网,必须把这个团伙干掉!”

“是!”

警员敬礼领命,转身离去。

“老康,我们也一起过去吧,咱们毕竟有专业军事技能,到时候出点什么事也能应付。”

范天雷提议道。

而康雷什么也没说,只是白了他一眼,站起身来走出指挥室。

……

地下室。

安然将手机放下,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那是刚才走进来查看情况时被干掉的,手机就从他身上得来。

“这人如果不回去汇报情况,其他人肯定会起疑,我们藏不了多久,必须主动出击。”

秦越一边说着,一边将从尸体上取得的手枪弹匣拿出来,看到里面还有八颗子弹。

“我不是累赘,也能战斗。”

安然坚毅的道。

随后两人互相点头,同时冲出地下室。

外面是废弃大楼的走廊,站着两个负责把守的人。

冲出来时,秦越朝着两人的头部连开两枪,准确命中将其干掉后冲上前捡起他们身上的枪。

如此一来安然也就有了武器。

走廊中的枪声也吸引了外面的人,一场恶战即将爆发。

“你经历过实战吗?”

安然站在掩体后,朝秦越问道。

“没有,我是个新兵,刚刚才结束演习,因为一个坑比参谋长给我穿小鞋,所以被送来跟你接头。”

秦越实话实说。

听到他是个新兵,安然脸上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没想到这个新兵刚才从地下室冲出去时十分果断的连杀两人。

这是一般人很难拥有的杀伐果断。

“这帮人竟然敢敲我闷棍,我要把他们全毙了。”

秦越手持双枪,脸色阴冷。

说话间所有敌人已经聚集在走廊的入口处,一个人被推搡着进入走廊探路。

下一秒秦越闪身而出,一枪将其爆头。

“好枪法。”

这评价来自于刀疤脸。

“这还不算什么,一会我一枪把你的眼睛和脑干一起打碎才叫好枪法。”

秦越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