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简单的小任务

……

从演习地区返回驻地后,为了庆祝秦越斩首高世巍,铁拳团全团人员改善伙食。

而在吃饭之前所有人都聚集在训练场上看电影。

秦越原本也想去,可却突然被龚箭单独叫走。

两人一路无话,径直来到康雷的办公室里。

“报告,人我带来了!”

龚箭立正敬礼,然后离开办公室。

“很好。”

康雷脸上的表情变成热情的笑容,看向秦越并示意他坐在自己面前。

“团长,有什么事吗?”

秦越坐下来后,好奇询问。

按理说此时能让龚箭觉得心烦不满的事,应该就是范天坑上门要人,可现在才什么时候,王艳兵还没回来呢,怎么可能这么快?

“嘿嘿,先喝茶。”

康雷诡异的笑着,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包上好的茶叶,撕开包装后将大部分茶叶倒在秦越的茶杯里,自己只留一小点。

如此殷勤,让秦越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不仅是给茶叶,康雷竟然还走到水房去打了一些热水,然后亲自给秦越泡茶。

“团长,有什么事您直说就行。”

说罢,秦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是这样的,我想让你给一个卧底接头。”

康雷赶紧说出真实想法。

“接头?”

秦越将茶杯放下,一脸纳闷的等着解释。

“你可不要胡思乱想,这任务一点都不危险,只是有一个潜伏在犯罪团伙身旁的卧底在边境的金市,她需要一个人接头并传递情报。”

康雷解释着的同时拿出两张照片放在桌上。

秦越好奇的着眼其上,发现照片上的人是个女人,而且他还知道这人的信息。

女人的名字叫做安然。

“这……”

秦越愣住了。

他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会出现安然,她根本就不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的角色,而是火凤凰里的。

难不成是世界融合了?

将心中的惊讶压下去后,秦越更纳闷的询问:“团长,为什么让我去接头?我们部队不是打正面战场的吗,也不做情报工作啊?”

“原因有两点。”

康雷伸出两根手指,解释着:“第一个原因,安然潜伏的团伙有两个卧底暴露,并且被顺藤摸瓜查到了很多资料,安然倒是侥幸没事,可她所属部队的人是不能再用了,保险起见只能从别处选人。”

“第二点原因,是因为范天雷举荐你去做这件事,可能是你演习里把他打疼了,他就想用这事恶心你,但上面已经同意了,我也没办法改变。”

说完,康雷给秦越的茶杯中满上,笑呵呵的看着他。

“我明白了。”

秦越点了点头。

这次任务说白了就只是找个人去跑个腿而已,无非就是机灵点别被人跟踪就行,又不是跑过去和别人枪战。

康雷一开始端茶又倒水的,就是怕秦越对接头这个任务产生无端联想,觉得这是很危险的事而不愿意去做。

“团长,我决定去。”

秦越开口说道。

“好,一会我就派直升机送你过去,你送完情报再回来就得了。”

康雷笑着道。

……

傍晚。

秦越以放假的名义离开部队,穿上便装乘直升机前往金市。

对于此次任务到底该如何执行,康雷只是让他在一条小巷子里等待,直到安然过来把情报交给他就行。

于是在抵达金市后,秦越一路步行来到目标地点的巷子里,靠在墙壁上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巷子的对面才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

那正是安然。

此时虽然是夜晚,可借着月光还是能看清楚安然的脸,她看起来要比在屏幕上好看的多。

“你是来取情报的吧?”

安然问。

“正是,话说接头没有暗号吧,我们团长也没跟我说有暗号,反正我就是神枪手四连的人,你不信的话可以看我的证件。”

秦越道。

“还暗号,你当这是谍战片呢?”

说罢,安然将一张储存卡从兜里拿出来,放在秦越的手上。

如此交接完毕后,她一点都没停留转身就走。

“这就完事了?”

看向手里的储存卡,秦越觉得有点无聊。

什么事都没发生,甚至连暗号都没对就取得了储存卡,随后就只需要坐车返回即可。

可就在他刚刚想要转身离开时,巷子对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老大猜的没错,你果然背叛了他!”

为首者愤怒的喊了一声,一手刀将安然打晕过去。

见状秦越当然不可能傻站着,可正想冲上去时,脑袋一痛,整个人摔倒在地。

……

不知过了多久。

秦越迷迷糊糊的醒来,目光扫视四周,发现周围的环境是一个废弃大楼的地下室。

现在的他被绑在椅子上,身旁是同样被绑着的安然,而在两人对面有一个刀疤脸正冷冷的盯着他们。

那刀疤脸的肩膀上还趴着一只变色龙。

“让他们清醒一下。”

刀疤脸命令道。

“是。”

随即两个人拎着两桶冰水走到安然与秦越面前,使劲朝他们泼了过去。

冰水直接将两人的眩晕感一扫而空,变得无比清醒。

“兄弟,你是当兵的还是警察?”

刀疤脸朝秦越沉声问道。

“我是你爹。”

回想起刚才被打晕的事,秦越愤怒不已,很不客气的骂了一声。

“是个硬骨头,但你不说也没关系。”

刀疤脸目光偏转到安然身上,从兜里拿出一张储存卡,沉声道:“徐柔,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待,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徐柔并不是我的名字。”

安然冷着脸说道。

“好……好,好得很。”

刀疤脸站起身来,目光在安然与秦越身上来回扫过,最终冰冷的道:“我要让你们如处地狱。”

说完这话,他将肩膀上的变色龙拿下放在一边,领着其他兄弟们一起出去。

“什么意思?怎么走了?”

秦越很是纳闷,看向身旁的安然,发现她此时浑身颤抖,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我们……我们完了……”

安然脸色煞白,哆嗦着道:“他们会用一种酷刑对待我们,先从跟腱开始,再到皮肤和眼球……”

“什么?!”

秦越只觉得自己太过悲催了。

不过是跑个腿接头而已,怎么就到了临死的关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