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困境

“你怎么做到的?”

看到那细细的天线被子弹命中打成两半,何晨光李二牛王艳兵三人如同见了鬼一样看着秦越,震惊二字都写在脸上了。

要知道坦克上的天线直接命中是最快打断其通讯的办法,可天线毕竟是细细的一根线,而且此时风还大,吹得天线毫无规律的摇摇晃晃。

然而即便如此,秦越竟然还是一枪命中了天线!

简直骇人!

“我也是随便开了一枪,不知怎的就命中了。”

说罢,秦越低下头,控制眼眶内的复眼隐藏起来。

“不装逼你能死啊?”

王艳兵白了秦越一眼,权当他是在这扮猪吃老虎。

随便开一枪命中天线的几率几乎等于零,鬼才信他是蒙的。

此时天线被打断,那副团长在坦克内部就没办法传输自己的命令,现在这个情况靠着大吼声调动附近的几辆坦克还行,想要调动全团那是痴心妄想。

“副团长,怎么办,联系不到其他车组,我们也没办法统一协调炮火覆盖啊。”

指挥坦克内的通信兵急切道。

“我原本还想命令其他人火力覆盖附近的丛林,但现在只能算了。”

叹了口气,副团长坐在坦克内的椅子上,闭目沉思别的方法。

思考片刻后,他眼前一亮。

副团长直接走到坦克的潜望镜跟前,通过潜望镜搜寻附近的丛林,只要发现敌人的位置,直接命令炮手轰炸即可。

“小心,他们用潜望镜观测我们了!”

王艳兵立刻压低身体,躲藏在土坡后面。

“要不然咱们试试,看能不能把潜望镜给打坏?”

何晨光提议。

“别做梦了,团长和副团乘坐的指挥坦克与连级干部不一样,潜望镜露在外面的部分是极其细小的,别说用枪打,就是冲到跟前用棍子捅,一下都未必能捅到!”

王艳兵直接打消了何晨光的想法。

此时情况陷入了僵持之中,一方面秦越四人伪装的实在是太好,那副团长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

而另一方面则是秦越四人也不敢起身转移,否则目标很大必然被敌人发现。

双方只能僵持着,然而眼下的情况是秦越四人孤军奋战,如果在这僵持一阵子,必然被敌人俘获。

“我再试试吧。”

秦越突然再次架枪瞄准。

通过狙击镜的放大,他看到了指挥坦克的特殊潜望镜。

正如王艳兵所言,那潜望镜就一个古铜钱眼大小,即便是经过狙击镜放大也仅仅只是勉强看得见而已。

但秦越可以使用复眼。

复眼一出现,眼前原本略显模糊的视线瞬间变得无比清晰,就连百米开外一棵大树上的鸟的瞳孔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在这种情况下,秦越再次尝试瞄准潜望镜,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对面潜望镜应声而碎。

“到底谁打的啊?这特制潜望镜本来就脆,光是镜片就他吗十五万!”

眼瞅着潜望镜再也看不清楚东西,副团长暴跳如雷,彻底没了办法。

“这你都能打中?”

王艳兵再次惊愕的看向秦越。

不仅是他,何晨光与李二牛也惊讶的目瞪口呆。

三人在狙击镜中,只能勉强看到潜望镜,但想要瞄准那是天方夜谭。

然而秦越都没瞄多长时间,一枪就给打碎了。

“惊讶一两次就得了,没必要一直惊讶。”

秦越说着站起身来,带领着四人离开此处。

他们并没有离开坦克团所在的范围,而是沿着路一路潜行,只要看到坦克团里面连击的指挥坦克,纷纷打碎潜望镜和天线。

如此操作一番后,坦克团彻底丧失了联络功能,此时后方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前方排障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仅有的办法就是让坦克团的工程师修补,可这修补过程极为耗时,等修完估计都是一天后了。

届时战机早已延误,坦克团任务失败……然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秦越以及何晨光他们,就靠着自己本身的力量,拦截住了一整个蓝军坦克团!

“解决,继续走,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秦越收起狙击步枪,第一个朝着蓝军指挥部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指导员他们怎么样了。”

李二牛突然想起龚箭他们,也知道龚箭这些人面对的是蓝军最严密的追捕,处境极为艰难。

“不管指导员那边怎么样,我们都必须完成斩首任务。”

秦越一脸坚毅的说道。

……

次日。

此时坦克团被阻击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蓝军指挥部,范天雷大发雷霆,但道与秦越他也只能无能狂怒,毕竟压根就找不到他们四个的位置。

不过秦越四人隐藏起来,可不代表其他人也能隐藏。

范天雷亲自带着队伍准备给龚箭他们下个圈套。

而龚箭等人此时正在山上趁着蓝军还没追上来的空档休息,他们原本的化整为零计划直接失效,只能重新汇聚起来,让少数人护送康雷撤离,大多数人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指导员,吃点东西吧。”

老黑走上前来,将一块压缩饼干塞到龚箭手里。

“这是我们最后的一块饼干了吧?”

龚箭问。

“正是,如果我们还是不能得到补给,那恐怕不等蓝军打过来,咱们就先饿的不能动了。”

老黑一脸担忧的说道。

现在对于神枪手四连残部而言,最可怕的不是敌人,而是饥饿口渴和疲劳。

“咱们下山去找找看吧。”

龚箭强撑着站起身来,率领一行人前往山下。

他们运气不错,刚走不远就碰到了一户人家。

“老乡,我们是子弟兵,能不能请您借我们喝口水,如果要是有吃的我们愿意花钱买!”

龚箭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来,这是他演习之前放在身上的。

“什么买不买的,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拿馒头。”

那老乡很痛快的答应,转过身去进了屋,将家里刚蒸出来的馒头拿出来一大袋。

见到食物,龚箭长长的松了口气。

可就是他放松的功夫,周围的山林中突然窜出一群人来,手中步枪直指龚箭等人,大声喊着放下枪投降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