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系统的妙用

“这是演习,你小子入戏了是吧?”

范天雷用卫生纸堵住鼻子,脸色很是难看。

在他看来这也就是一场演习而已,红蓝双方并不是真正的敌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在俘虏了康雷后与他喝酒。

然而秦越这一记头槌给他怼清醒了。

“你们能朝着我脖子来一手刀把我打昏,我凭什么就不能用脑袋顶你?”

秦越理直气壮的叫板。

“也有道理……”

陈善明小声嘀咕一句。

“有个屁的道理!”

范天雷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声,走到秦越面前朝着他的腹部来了一拳。

秦越身体素质虽然比其他人强很多,可也没到刀枪不入的地步,范天雷这一拳命中要害还是很疼的。

“既然你把这当成实战,那我也可以像对付俘虏一样对付你。”

范天雷收回拳头,从房间角落里拿起一捆铁链,紧紧的缠绕在秦越的双手上。

但也仅仅只能这么做,之后范天雷与陈善明离开房间,回到了龚箭所在的帐篷。

见两人一走,秦越立刻开始尝试逃脱。

现在他的双手不仅被手铐固定,还被缠绕上了铁链,此时就算是有钉子或者发卡之类的也不可能利用工具解开两个束缚。

“这下可有点麻烦了。”

秦越嘟囔一声,心中有点后悔。

他自认为还是太大意了,过于低估了范天雷的警戒心。

这就是经验的差距了,一个在特战旅待了半辈子,还经历过真正战争的人,必然比一个小兵的经验丰富。

这个差距不是靠回收系统就能弥补的。

等等……

“回收系统?”

秦越眉头一挑,朝系统命令道:“眼前的铁链和手铐你能回收吗?”

【回宿主的话,可以。】

【但目标为非生命体,系统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分解回收,两样非生命物体间回收间隔为一周。】

“连铁链都能回收,间隔一周也没事,立刻回收!”

秦越命令道。

【目标:铁链,回收中。】

【预计回收结果:金属材料x100。】

随着系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秦越发现手上缠绕的层层铁链凭空消失。

但眼下虽然铁链是消失了,可手铐还存在,然而这也难不倒秦越。

“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个电影,里面挣脱手铐的方式,是掰断手指……”

秦越像是下决心一样自言自语,同时右手攥住左手的大拇指。

一用力。

咔!

拇指骨直接被掰折。

秦越很轻松的将左手从手铐中抽出,然后在右手上再次用了这一招。

奇怪的是,这个过程中他一点都不感觉疼痛,而且在挣脱了手铐后,两只手的大拇指迅速恢复原状。

这就是从壁虎身上回收的自愈基因的好处了。

“范天坑,我很快就会把被你打的那一拳还给你。”

秦越冷冷的笑着,挪开右脚,鞋子下面漏出来一个证件。

这证件是范天雷的,是他之前用一记头槌把范天雷顶趴下时,从他的兜里掉出来的,当时秦越眼疾手快,直接踩在脚下隐藏住。

随后秦越离开房间。

此时由于他这个入侵者已经被抓住,所以指挥部内的防卫方案也恢复正常,各个巡逻队有序的密集巡逻,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但没有任何防卫是绝对无懈可击的。

凭借找到的巡逻漏洞,秦越在指挥部的各个掩体和堆积物后闪闪躲躲,时而快走,时而潜伏,最终来到了一个临时仓库的外面。

这仓库的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子:军备库。

“竟然摸到这地方来了,运气不错!”

秦越十分兴奋,他的武器早在被抓时就被范天雷弄到别处去了,如今阴差阳错的来到蓝军军备库,还真是天助他也。

但军备库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战略设施,蓝军在此布置了层层防守,仓库内外戒备森严,有几十个动都不动的岗哨。

但这些防卫毫无意义,因为秦越有范天雷的证件。

“站住,你是哪来的,为什么身上没有蓝军的蓝色袖标?”

一名负责看守仓库大门的士兵用枪指向秦越。

“别紧张,这是戒备森严的指挥部,之前那个潜入进来的不是被抓了吗,有什么好担心的?”

秦越一脸淡然的表情,没有丝毫的紧张之色,还很自来熟的拍了拍士兵的肩膀。

“那倒也是,不过你来军备库干什么?”

士兵又问。

“是参谋长让我来的,他让我拿着证件过来领取一些装备。”

秦越拿出范天雷的证件,给士兵看了一眼,然后直接进入仓库。

见状,那士兵丝毫没有怀疑秦越的身份,也就没有阻拦。

之前秦越潜入进来时,所有士兵都得到了这个消息,并对范天雷做的防卫部署赞不绝口,也因此放松了警惕。

这倒也不能怪他们。

毕竟,谁能想到有一个人能凭空把铁索分解,还能挣脱手铐呢?

进入装备库后,秦越开始穿蓝军的装备,从战术背包到步枪,再到弹匣和投掷物,凡是能用得上的全部都拿到了手里。

这军备库内的武器就如同自助餐一样,任他拿取。

带上了所有接下来能用得上的东西后,秦越离开军备库,一路潜行着去往龚箭所在的帐篷。

他倒不是不想凭借范天雷的证件大摇大摆的过去,只是看到证件的人多了难免会起疑,如果有事多的跑去问范天雷,那可就完蛋了。

……

与此同时。

帐篷内。

“你刚才是被人打了?”

龚箭看着刚回来的范天雷,以及他塞着两团卫生纸的鼻孔,疑惑问道。

“没……就是摔着了呗……”

范天雷心虚的找了个借口,然后为龚箭倒一杯酒:“来,不说那些烦心的,喝酒。”

两人对饮一杯后,范天雷将酒杯放了下来。

他是蓝军的总参谋长,小小的喝上一杯倒是没啥,可要是喝多了那是要被何志军处罚的。

见他放下酒杯,龚箭接着喝了两杯后,也把酒杯放下了。

“你又不用指挥军队,怎么不喝了?”

范天雷问。

“不喝了。”

龚箭摇摇头,目光看向窗外,沉声道:“没准还能有人来救我呢,喝多了一会不好跑路。”

“你就死心吧,来救你那个已经被我逮住了。”

范天雷得意道。

闻言,康雷虽然不满,但也不知怎么反驳,只能别过头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