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深陷敌营

被委以重任的三人动身后,龚箭立刻组织其他老兵掩护突围。

老兵们奋力的开枪射击,同时大呼小叫的吸引敌人注意力,好起到调虎离山的效果。

大多数的拦截小组正中下怀,被吸引过去参加混战,只有一两个还在外围搜寻。

“小心,前面有人。”

正行走时,最前面领路的秦越突然蹲下来,示意何晨光与李二牛停止。

几秒后,七个蓝军士兵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别人都在最前面拦截敌人,就我们在后面巡逻闲逛,咱们连长咋这偏心呢?”

“就是,一连就属咱们最倒霉,好事轮不上,净是一些没啥用的闲差……”

“……”

士兵们抱怨着分工问题,让那拦截小组的临时组长听不下去了。

“都闭嘴吧,万一要是能碰到四连的漏网之鱼咱们不就有事做了?就你们这一个个吵吵闹闹的,就算是漏网之鱼也被吓跑了。”

组长训斥道。

“是……”

士兵们不满的拉长音调应了一声,继续向前走。

而与此同时,秦越也向何晨光与李二牛分配了任务,让他们两个负责击毙其中的两人,自己则是绕后包围过去。

“二牛,射击!”

何晨光命令一声,与李二牛同时开枪,两声枪响过后,对面的七人拦截小组有两人的头上冒起青烟。

“遇敌!”

“还真特么的有漏网之鱼啊!”

“隐蔽!”

拦截小组的其他五人慌张的躲藏起来,同时向着不远处何晨光与李二牛所在位置射击。

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摸到了他们身后,从腰间拔出了两把手枪。

砰砰砰砰……

突然一阵连续的枪声响起,那五个人随即发现自己头盔上冒起青烟,四处张望,正好看到秦越在他们身后站着,手中两把手枪还在冒烟。

“厉害啊兄弟,你这双枪齐齐开火打了五枪,竟然一枪没空?”

拦截小组组长虽然被偷袭,但还是忍不住赞叹。

“承让了。”

秦越收起两把手枪,警告道:“我记住你们的长相了,你们要严守演习规矩,不能向别人透露我们去哪了,明白吗?”

“放心,我们已经是死人了,不会开口说话的。”

组长摆了摆手,示意秦越他们赶紧走。

“不着急,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接着秦越来到五人面前,在他们身上搜刮出弹匣和手雷等物品,分发给何晨光与李二牛。

接下来他们的可是要去救康雷,这是个费力的事,子弹不够可不行。

“秦哥,我枪卡壳了……”

李二牛说着拉动枪栓,怎么用力那枪栓就是不动。

“从他们身上拿就行。”

秦越毫不客气的拿来三把步枪,发给何晨光与李二牛,让两人都有一把使用的和一把备用的。

准备完毕后,三人继续前进。

……

与此同时。

蓝军指挥部。

一处临时当做牢房的帐篷里,范天雷得意的看着面前的康雷,都快有点憋不住笑了。

“你想笑就笑,别跟我装蒜。”

康雷白了范天雷一眼,颇为不满。

“哈哈,老康,你说你费了那么大劲从我的斩首计划里逃脱,还炸了我一架无人机,可结果你不还是到了我手掌心吗?早知现在,当初老老实实的被抓不就得了?”

范天雷笑道。

闻言,康雷又白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现在的康雷非常气愤,他是真没想到,斩首计划已经失败可范天雷没有放弃,竟然亲自带着蓝军的突击队来抓他。

不可思议。

“算了,不讽刺你了,喝酒。”

范天雷哈哈的笑着,从兜里摸出来一瓶白酒放在桌上。

旁边的陈善明见状很有眼力见的拿出两个杯子。

“喝个屁。”

康雷白了范天雷一眼,目光转向帐篷的外面。

此刻的他非常想知道自己部队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人发现团部的异常然后来救他?

就在康雷这么想的时候,突然看到帐篷外面有一阵闪烁有序的手电光。

指挥部附近的蓝军士兵们,不会用这种方式偷偷摸摸交流,那么这手电光就一定来自于别人。

可能是救兵!

意识到这一点的康雷决定拖延住猴精似的范天雷,于是立刻改口,端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来,你陪我喝。”

“那正好。”

范天雷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们喝着,”

片刻后。

在指挥部附近潜藏的秦越收起手电筒,朝何晨光与李二牛命令道:“你们两个在外面接应我,等我救出团长咱们一块撤。”

“不行,俺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那多不仗义!”

李二牛第一个反对。

“行了二牛,这是战场,不是江湖械斗,什么仗不仗义的?”

何晨光教训一声,转过头朝秦越道:“务必小心,别忘了指导员说要是太危险就算了。”

“我知道。”

秦越点头,压低身体迅速离开。

他躲开巡逻队逐渐深入指挥部内,一直来到了蓝军指挥部的建筑群内,刚想往康雷那边走却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这是蓝军指挥部,是蓝军首脑所在,按理说这里必定戒备森严难以潜入,可为什么一路上只碰到了三个巡逻队?

这不合理……

就在秦越纳闷疑惑时,突然赶紧脖子遭受重击,整个人当场昏厥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已经是后半夜了。

“这是哪?”

秦越迷迷糊糊的观望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帐篷内,手还被手铐铐在了铁架子上。

“这里是蓝军指挥部啊。”

范天雷笑眯眯的表情出现在秦越面前。

“等等……我不是潜入进来了吗?为什么……”

秦越疑惑的晃着脑袋自言自语。

“哈哈,这小子,还真以为我们很蠢啊?”

范天雷大小的同时指着秦越,好像在讥笑一个小丑。

可就在他掉以轻心的笑着时,秦越突然面色一凛,一记头槌撞在了范天雷的面门上。

砰的一声响,直接把范天雷撞得从椅子上摔下去,滚了两个圈,爬起来后鼻子和嘴角都是血。

“你他吗疯了?!”

陈善明叫骂着控制住秦越,不让他乱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