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一人摧毁蓝军重火力

在291高地上下,红蓝双方为了抢夺和防守高地,都是全力以赴。

而在战场的左翼外侧,秦越一人一枪逐渐潜伏靠近到蓝军的阵地跟前。

此时的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蓝军阵地前线,那操纵七台重机枪的敌人。

“打,给我狠狠的打,就是要凭借咱们攻坚连的优势压制对面,让他们即便占领了高地也发挥不出优势。”

蓝军连长躲在一辆装甲车后,朝着麾下的排长们大声命令。

“连长,坦克团还在路上,但是二连先过来了,是否让他们也参加到战斗里?”

一名排长询问道。

“必须的啊,让老李把他们连的重火力全部投入到最前沿,配合我们狠狠的打!”

连长下令。

“是!”

得到命令后,排长立刻离开,前去通知二连让他们参与到协同作战中。

十几分钟后,二连的人在阵地前沿又架设了七台重机枪。

一共十四台重机枪向着对面红军阵地不断地喷吐火舌。

子弹如密集的雨点一般,压得高地上的蓝军神枪手四连抬不起头,以至于全连的火力都弱了一些。

神枪手四连是轻装连,在火力方面当然比不过蓝军的两个常规连队。

“好机会,让尖刀排靠近敌人阵地,打一波突击!”

蓝军连长再次下令。

随后一个排的士兵被调动起来,从侧翼出发。

“也不知道康雷怎么想的,让一个轻装连来守卫高地……”

目睹一切的秦越嘟囔一声,爬到了一处草丛中,架设了狙击枪。

对于他而言,在前沿阵地上的蓝军连长,以及那十四台重机枪的射手都是活靶子,可此时的情况却让他为难起来。

要是打敌人的连长,敌人必然发现秦越,到时候全部火力压制,他必死无疑。

可要是打敌人的重机枪射手,那一共十四台重机枪,八八式狙击枪再怎么样也没法全部点名,最终还是必死无疑。

这样的两难选择让秦越犯了难。

就在此时,一辆汽车从他面前行驶而过,来到阵地侧面的一处稍高的山坡上。

车辆抵达,周围的工兵立刻冲上前去,将车上的东西搬运下来,开始组装。

“等等……防空机枪?”

认出了那正组装的东西后,秦越大吃一惊,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时候敌人连防空机枪都弄过来了。

然而这次演习根本就没有空军参与,如此做法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磨蹭什么呢,赶紧把防空机枪给老子架设起来,然后给我狠狠的打,为友军突击兵力提供掩护!”

一声叫嚷响起,二连的李连长在不远处催促着工兵们。

他的话语也让秦越明白了,为什么防空机枪会出现在这。

防空机枪火力可比重机枪要强得多,这是专门用来对付飞机的,而为了压制对面阵地上的红军,蓝军二连竟然连这种东西都用上了。

简直丧心病狂!

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

秦越将狙击枪背起来,从侧面绕到了正在架设防空机枪的工兵们身后,然后拔出手枪。

工兵们一共有七个人,而秦越手中的这把手枪一个弹匣七发子弹,如果打得准的话就能将他们全部干掉。

此时的秦越开启了复眼,双眼变化后,他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变慢了,同时扣动扳机。

砰砰砰……

一连七声枪响过后,那七个正在干活的工兵头盔上全部冒起了青烟。

就在工兵们还在疑惑的时候,秦越直接冲到防空机枪跟前,将半人高的弹药箱安装到机枪侧面,从中抱出一串弹药塞进机枪的进弹孔。

“什么情况,这人从哪冒出来的?”

一个工兵指着秦越问。

“管他呢,反正咱们阵亡了,抽根烟歇歇去。”

工兵班长毫不在意的说着,蹲坐在一旁。

他们交谈时,秦越已经拉动了防空机枪的枪栓,随时可以射击。

而在不远处的李连长也发现了防空机枪那边的异样,正在纳闷的观望时,却看到那防空机枪突然转向,两个拳头大的枪口对准了红军阵地这边。

“我……卧槽!卧倒!”

李连长爆了句粗口,大喊一声趴在地上。

话音落下,其他人还不明所以的时候,秦越已经操控着防空机枪开火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这台恐怖的杀器喷吐了数百发子弹,打出去的弹药都是曳光弹,组成了一条长长的亮线,向着重机枪阵地扫了过去。

只是一扫而过的功夫,那十四台重机枪以及附近的操作小组,全部一脸懵逼的看着身上冒起来的青烟,已是在演习中全员阵亡。

“有人潜入我们阵地啦!”

“反击!反击!”

“在防空机枪那!”

“……”

蓝军士兵反应过来,叫喊着向防空机枪集火。

“呵呵,找死。”

秦越迅速扭动防空机枪上的转轮,控制着机枪转向,然后朝着阵地一通扫射。

重机枪是重武器,而防空机枪则是固定式武器,是为了强大的火力完全牺牲便携性的存在。

这防空机枪在此时发挥出可怕的威力,瞬间便反向压制住了蓝军士兵的火力。

然而蓝军也不傻,那两个幸存的连长立刻汇合,命令大部分士兵躲藏到掩体后面的同时,又派出数个步兵班从各个方向包抄秦越。

“想包我的饺子?没那么容易。”

秦越直接放弃防空机枪,从背后拿出八八式瞄准前方躲藏在掩体后,紧紧露出半个上身的蓝军连长,开了一枪。

二连连长身上冒气青烟,判定阵亡。

随后秦越也没打另一个连长的主意,赶紧带着狙击枪离开。

他刚走后不久,各个步兵班便完成了包抄合围,却并没有找到秦越的存在。

消息很快传到了一连连长那,气得他狠狠摔了自己的望远镜,抱怨道:“可恶,这家伙哪怕就在这多停留半分钟,我们都能把他给包围了!”

然而一旁的二连连长却并不抱怨,反而还很乐观:“我只觉得这幸亏是演习,否则换成实战,现在我已经被防空机枪的大口径弹药打的稀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