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屏障之章

火,是燃尽一切的火,烘得那夜空染上一丝血色,留下的是还未熄灭的建筑残骸,一地血红,尸骸遍地,身着袍甲的战士自四面八方而来,一一掠过这满目疮痍,齐齐围上那堆积成山的尸体,围上了那裸足悬空的白衣少女。

此时少女嘴角溢有鲜血,银辉般月光倾撒在那如花似月般的容颜之上,眉心之上,那已然消逝,只剩下血皮的血条宣告着她油尽灯枯。面临死亡,毫无波动,仍是瞧着那夜空明月,好像期望着些什么,迷离之际,身子踉跄倒下,仍不忘素手一探,回应得只有一缕清风,微微一叹:

“不公,不公。”

如风般的叹息落下,随着少女的倒下,几乎是全民加入的大型浸入式网游《七绝》迎来了全新时代。

与此同时,轩然大波起。

《七绝》游戏论坛之上,大规模的版面被一纸书文霸占,短时间内数以亿计的游览量和评论量霸据榜首,一文题道:

“《白清老贼!出来道歉!》”

一文针对《七绝》游戏策划白清强行将其所设计高人气角色纤阿在后续活动中推为最终boss,并且居然还设置了如果没有击杀纤阿,等级将永远停滞在99级的恶心设定。

“纤阿!纤阿!你都写死了,还要让我来动手?恶心谁呢?”

“报复社会呢?难道是因为之前和我们打嘴炮,故意恶心我们?必须出来解释个清楚!”

“出来,出来!你还我可怜的纤阿啊!不出来就抵制《七绝》!”

......

论坛上群情激奋,或许连制作方联邦商务部都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一时间为了针对了以亿计数的投诉和占榜刷屏,一众执事纷纷是齐聚会议室,共商大事。

“大家都到了,都说说各自的看法吧。”

位居会议室首位,商务部长也来不及客气,直奔主题,看向了诸位执事。

“剧情不是单一的,明明是带有主线任务的天启者将剧情发展至此,凭什么怪我们?”

一时间,执事们是炸开了锅,一位执事起身一脸的莫名其妙。

“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是如今虚拟经济已经占据了联邦的绝大多数财政都收自于全民性虚拟网游《七绝》,一旦发生大规模的抵制,再加上有人暗中作梗,恐生暴乱.....”

一位头发花白的执事敲了敲手中的拐杖,极其严肃。

“是啊,如今实体产业因为资源枯竭衰败,一旦财政出了问题,联邦每一个月的赤字就可以让联邦分裂,到时候,再次为了资源决战,岂不是又一次世界大战?”

有执事立马是附和道,

“能改掉活动结局吗?”闻言,商务部部长点了点头,试问道。

“不能,因为要保证公平公正,《七绝》的服务器是直接放入了太空,它不会接受我们的权限申请,更没办法将其捞回来,那样的话代价太大了......”

众执事皱眉,面面相视,不过既然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只能.....

解决产生问题的那个人了。

“所以只能开除我了吗?”清秀少年站在空旷的大厅里,接过了来人递给他的纸皮箱,里面装有他为数不多的物品。

此人就是引起轩然大波的主推手——白清。

“快走吧,走特殊通道,那些狂热的家伙已经堵住了大门,再过些时候怕是要冲进来了,箱子里存放着主管给你的补偿,应该足够你生活一辈子了。”

同事摇了摇头,催促着白清离开,说着像是远离一个瘟神一般快步离去。

白清没有多言,像是习惯了一样,透过那玻璃门,远远的看了最后一眼自己的工位,迈动步伐,安静的抱着箱子自那特殊通道离去。

而所谓特殊通道,也就是专门货用的电梯,通向了远离市区的老城区,那里是上一个战争留下来的残骸。

残垣断壁,天蓝风清,偶尔风起,见那杂草在瓦砾中轻轻摇晃。或许是好久没有这种闲暇时刻,来到这里的白清居然抱着自己的物品箱子就是坐到了一块较为平整的石块上。

反正也没事做了,闲坐一会吧。如此想着,白清微微扬起脑袋,就是望向天空。

“哟,小兄弟,我看你眉宇带煞,堂光黯淡,天星孤僻,难有人近,此时更是情难一时,郁结于心,看来是有血光之灾,可否让贫道看一看呢?”

忽的,颇有些不正经的嗓音出现,谁想这荒郊野外,居然有着一挂着横幅,摆着小摊的清贫道士。

这都3077年了,居然还有人靠着这营生招摇撞骗?真有意思。见此,白清不由的是觉得稀奇。

瞧着那道袍都已经褪色,道冠上线脚纵横的道士,白清那颇为阴翳的心情倒是明朗了许多。

倒是兴趣一来,将那纸皮箱放在一旁,缓步走到了小摊面前,席地而坐。

“看吧。”白清伸手过去,纤细白皙,无纹光滑的手掌看上去不应该是一个男孩子该有的。

“不用看手掌,贫道见你面相即可,您双额公平,堂面不光,看来是近期得罪人不少,他们怨气颇深,恐怕您离开此地,不过十步,就得......”

倒有些仙风道骨的清贫道士看似很认真的打量着白清,话末以至,面露难色。

三言两语却是将白清说笑了,这哪是看命?这是打脸吧?

“我倒是要看看,我走十步看看会发生什么。”

不信邪的白清说着便是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八步、九步、十步!

片刻间,第十步落下,站在第十步的位置,是什么也没发生。

江湖骗子,看你这次还怎么说!

白清带着耻笑的表情轻轻转身,看向了清贫道士。

这时,以他的视角看去,发现了那小摊一旁,存放在一角里的虚拟浸入装置,黑色的机身之上还有着身着白衣的纤阿图纸,还是限量发售的纤阿限定款!

不由的心里一凉。

“轰!”

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就在那转身瞬间,身后不远处,一略高的建筑残骸居然是一松,居然是轰然倒塌,直接将白清所在给覆盖住,鲜血缓缓流出瓦砾之间。

“贫道说了,十步之内必有恶果。”清贫道士看着被压在残垣断壁之下的白清,顿时摇了摇头,随后居然是露出愉悦的表情:“不过呢,也好,去改变纤阿的结局吧。”

...................................开心的分割线.......................

“哗啦哗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脑袋里可谓是一团浆糊的白清缓缓醒来,扶着脑袋,嘴里更是如着了火一般,干渴烧喉,便是从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

是一块小渚,身旁是潺潺流过的河水,正处与三角交叉的汇流之处,四周则是悬崖峭壁,抬头向上望去,壁立千仞,一眼看不到顶。

先顾不着发生了什么,白清趴下了身子,便是豪饮了一番流过的河水,甘甜入喉,那是缓了过来。

突然,只见他一愣神,呆呆的看向了清澈如镜面一般的河水。

是个女孩子?

只见水中倒映着这样一个女孩子:估摸着十五、六岁的少女跌坐于砂子滩上,简单扎成单马尾的青丝已被河水打湿,弯弯柳眉,澄蓝如浩瀚星空般的眸子仿佛眨一眨都能点缀星河,白皙滑嫩的皮肤多处有着红红的擦伤,单薄的粉唇此时泛白,犹如在暴风中残存的鲜花,让人看了真是好生心疼。

一袭绣有孔雀羽毛和祥云的黑金色外衣,搭配着青色的褶皱小裙延伸到膝盖处,露出一小截白嫩纤细的小腿,最后辅佐于青色小皮鞋。

“啪!”小巧白嫩的拳头一下拍击到了河水之中,水滴激荡,落下时只留下白清那气急败坏而俏脸通红的模样。

此情此景,他怎么会不认识?这不就是他参与设计的游戏《七绝》里的渊峡!这女孩子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不就是他主设计的角色纤阿吗?!

他居然在那个臭道士的算计下成为了自己设计的角色?还是重生的情况?

不对,不对,应该是做梦,应该是做梦。不过如此离奇的经历,刹那间又让她是不敢相信,说着右手便是捏上了那粉嫩嫩的脸颊。

入手滑软,好似那上好丝绸。不假思索,就是稍微使劲。

“唔,好疼!”或许是牵连到了那刮伤,少女不由黛眉一皱,星眸泛水,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设计一个有血有肉的角色有多么不容易?这明明是他的工作,却因为玩家的操作导致走向坏结局,这与他有何关系?却被迁怒至此。

先是失去了最喜欢的工作,再是变成了这幅模样,为什么?为什么?!确定了情况的白清是气急败坏,一拳又一拳击打向那水面,可这水面即使激荡,水花四溅,依旧是映照着她那面貌,不曾改变。

好半响。

“唉!”白清那纯粹到了如同宝石一般的眸子失去高光,动作忽停,好半响之后,才回复过来,看着自己那纤细的手掌无奈叹了口气。

“算了,虽然变成女孩子了,但生活还要继续。”

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白清只感觉是好生熟悉。

只不过是再次一无所有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