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呆瓜,呆瓜

西关仁爱医院,精神疾病研究所。

晚餐时间刚过,几个病人溜达着朝病房走去,两个准备值夜班的护士走在去值班室的路上。

“听说医院后面那口井里又闹鬼了?这几天怎么老出这种事?”

“是啊,好像有病人在半夜里听到那口井里有动静,跟上面说了之后第二天派人去看发现井盖都烂了,那病人也跟着受了刺激。”

前一个护士吓得脸色煞白,“那边一直都有人说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会是真的吧……”

“你别说了,咱俩可还得值夜班呢!”

……

公丕庆看着她俩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后,才鬼鬼祟祟地从垃圾桶后面挪了出来,他的身上披着一个大号的黑色垃圾袋,一举一动都带着哗啦哗啦的声响。

他再度环顾了下四周,确定了周围没人偷听后,整个人才彻底缩进了垃圾袋里。

“驻地球特工公丕庆报告总部,经过我的日夜侦查,我已经发现敌人巢穴位置,敌方还没发现我,请求发动突袭!”

垃圾袋里许久都没有传来回复的声音,公丕庆时间有限,他必须要在铃声响起之前回到宿舍,不然就会被值班护士发现夜不归宿。

“敌方既然都已经把巢穴建到了我们眼皮子底下,地球与人类的命运危在旦夕,我等岂能苟且偷生!”公丕庆的冲劲儿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偏腿踏上窗户沿,整个人像是一只巨大的蝙蝠那样蹲到了上头。

“总部珍藏了几千年的夜战衣,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啊……”他由衷感叹,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黑色垃圾袋,脚下一滑,摔了下去……

“哔……哗……哗……”

公丕庆被脑袋里的声音唤醒,一睁眼看到了那熟悉的红砖外墙,身下则是带着一丝草木香气的泥土。

“超级战士系统加载成功,智能数据分配中,请稍等……”

“什么玩意?谁?给老子出来!哔哔什么呢哔哔!”公丕庆痞里痞气的叫着,想爬起来,却感到脑袋一阵剧痛。

“好哇,你们这群鳖儿,偷袭我67岁老战士,不讲武德!你们对我脑子做了什么!”

“检测到您从二楼摔落,造成了轻微脑震荡,需要我为您开启治疗吗?”

脑袋里的声音再次出现。

“谁需要治疗!谁脑震荡!你TM才是脑震荡!我这是战术懂吗?我是为了试探敌人巢穴附近有没有盯梢的!”他吊着嗓子嚷嚷,又突然一愣。

“等等,你刚说啥来着?超级战士?”

脑袋里的声音也是一顿,“是、是啊?怎么啦?”

公丕庆愣住了,眼珠子咕噜噜地转着。

“诶?总部把计划改名了?我们以前不是叫昼与夜的使者之惊雷魔动特战小分队来着?”他开口,脑袋里隐约传来松一口气的声音。

“是啊……总部刚刚改名,之前那个名字太张扬了不适合你隐藏身份,所以……总部特地改了名字……”

“诶……总部以前都是名字越长越牛逼,没想到居然为了我这次行动专门改名,感动哇!”

公丕庆果真抹了把泪,朦胧目光再次落向前面那口井,在他说话的那一瞬间好像真隐约有个黑不溜秋似的东西从井里蹿了出来,他揉眼的功夫,那东西便不见了。

“既然……总部如此重视这次任务,那我更要为了世界的命运赴汤蹈……”

公丕庆还没说完,一阵钢铁碰撞般的巨响便从不远处传了过来,那声音听着就像是有一辆全速行驶的轿车撞了过来似的,震得他脚下的地面都颤动了一下。

“谁!”公丕庆怒目圆睁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漆黑的身影正从不远处站着,那身影的轮廓看起来像个畸形的怪物,身高最少也得两米,刚刚那阵巨响就是它用手里的重物轰砸医院的铁质仓库门发出来的。

“好家伙,好家伙!原来敌人还真有盯梢的,隐藏的挺深嘛!非得等我准备行动的时候再让我暴露!老子今晚要是被护士们抓到夜不归宿,下周又得被罚打扫厕所,你这鳖儿!”公丕庆骂骂咧咧地朝那个畸形的身影走了过去,彼此的轮廓逐渐清晰。

“警告!警告!那是个攻击兼防御双重突变的不稳定感染体,宿主与目标实力极其悬殊,请立即远离,请立即远离!警告!”

脑袋里的声音喊着,公丕庆气得红了眼,随手从路边捡了一根树杈子跑了过去。

“警告!警告!对方为不稳定感染体,随时可能爆发,请立即远离,请立即远离!”

“呦?块头还挺大,你这是看到老子要袭击你们老巢,怕了?”公丕庆停了下来,拄着树杈子一脸戏谑道。

“系统最终警告:目标过于强大,请立即远离!”

“哎呀哎呀烦死了,总部怎么给我派来了你这么个婆婆妈妈的东西?这家伙既然不想让我拆了他们老巢,那我要不把它拆了怎么对得起组织对我的信任?”公丕庆说着,对面的怪物已经低喝一声朝他奔来。

这怪物的脑袋被一个很大的布袋套着,两个惨白的眼睛从布袋上的俩血窟窿里透出,目光压抑得让人不敢直视;攻击突变让这怪物的双手变成了两个沉重的骨质大锤,防御突变又让怪物拥有了一层坚硬的外骨骼盔甲,而公丕庆还穿着医院里的病号服,手里拿着刚随手捡的那根树杈。

“与宿主协商失败,启用紧急方案,解锁临时属性:临界突破!”

“总部永远滴神!”公丕庆尖叫,像是耍大刀那样舞得树杈嗖嗖作响。

怪物双手的重锤已经抡起,同时公丕庆的目光也落在了手里的树杈上:

【(+9)一根树杈——天界降罚!】

在那两个破碎锤般的凶器落下来前,公丕庆手里的树杈子带着一连串劈啪作响的金色闪电朝着怪物挥了过去,雷声暴起天地震颤,怪物瞬间像是个被狂风刮走了的风筝那样飞了出去,直到撞上了病房楼的外墙上才停了下来。

公丕庆跟过去一把扯下怪物头上的布袋,怪物露出了布袋下那颗畸形的恐怖脑袋,它的身子几乎被抽成了两截,但仍睁着俩眼看着公丕庆,无神的眼眸中居然是一丝惊恐。

倒是公丕庆,一脸愁眉苦脸,像个在跟学渣谈话的老师那样盯着眼前狰狞的怪物。

“哎呦!你这模样,问题不小啊!老人们都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连俺也知道人生人,鬼生鬼,可你这算个什么玩意儿?人不人鬼不鬼的,你手呢?你没手指头怎么拿东西?还有,你这浑身都是骨头,硬不拉几的,拉屎能蹲下去么?难不成是站着拉?还是倒挂着拉?”

公丕庆说着,目光像是台扫描仪一样在怪物身上滑动,最终落在了怪物的脑袋上,“好家伙!人家都是脸上长了个疙瘩,你是疙瘩上长了个脸!”

怪物听懂了似的嘴角一耷拉,狰狞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匪夷所思的委屈。

“你怎么不说话啊?难不成是个哑巴?”公丕庆咧嘴,“不会说话没事,你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从哪颗星球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说这句话时公丕庆的眼里再度泛起一丝怒意,他又举起了那支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树杈,像是一个惩罚撒谎孩子的老父亲。

怪物拖着残破的身子又向角落里缩了缩,眼睛里的惊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换成了哀求。

“说啊!为什么要伤害那么多无辜的人!”公丕庆暴怒,几次都差点把树杈子打了下来。

怪物欲哭无泪,猩猩般强壮的身子居然颤抖起来,外骨骼相互摩擦发出的噪音让人心烦。

“公丕庆!公丕庆!”

身后的宿舍楼里传来了值班护士们的声音,公丕庆大脸一拉,心说这下可坏事了,让这个怪物浪费了太长时间,组织上交代的任务没完成就算了,还被护士们给查到夜不归宿了!

“检测到隐藏威胁正在临近,系统正在为您选取最佳方案……最佳方案:从病房楼左侧沿墙根逃离,在男厕处翻墙进入厕所,声称自己腹泻去厕所了。”

公丕庆在声音的指引下看向病房楼左侧的那条小路,小路尽头一扇还亮着灯的就是男厕。

“今天就先饶你一命!回去后跟你们的人说,以后要再让我发现你们在干坏事,我和我的组织一定饶不了你们,一定!”

公丕庆恶狠狠地朝怪物喷了口唾沫,转身朝着系统指定的路线逃离。

“丫的真是越想越气,今晚本来能直捣龙穴的,结果让个小喽啰给坏事了……”公丕庆心里愈发不爽,心说那些护士八成也是敌人派来诱惑他的,不然哪能他身边的护士全是那种前凸后翘的美少女?可恶!自己怎么到今天才明白过来!

“你给我等着!”

他口沫横飞转身怒骂,手脚群魔乱舞,然后“腾”的一声撞在了病房楼的外墙上。

“宿主逃离失败,病情恶化为中度脑震荡,检测到其他救援人员正在赶来,自愈已关闭。”

“宿主疑似是个呆瓜,住在精神病院里的呆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