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感恩节2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3379字
  • 2021-10-21 14:19:29

受到惊吓的梅瑞德斯连忙去急诊室找贝利医生。

“贝利医生!”

“这个人半个身体受到三度灼伤,”贝利正在病床前抢救一个烧伤病人。“他当时正在炸火鸡,当然,他先喝醉了。”她转过身来看梅瑞德斯:“这个手术有意思,你要来吗?”

梅瑞德斯连忙汇报植物人病人的病情:“我那边那个永久植物人,他睁开眼睛了,我想他在看我。”

这间急诊室里的人都惊讶的看着梅瑞德斯,他们都笑出声来了,但是贝利却见怪不怪的样子:“他不是在看你。”

“不,他在看我!”梅瑞德斯坚持这样说,她知道植物人偶尔睁眼只是植物神经反应,实属正常,但是这个病人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

“有什么好消息吗?”肯特医生从门口出现了。

贝利看了一下身后,回过头来说:“呃······没什么值得你浪费时间的事。那边有13个病人需要缝合伤口。”

肯特医生指了指旁边的梅瑞德斯:“她是实习医生,可以负责缝合。”

贝利说:“事实上,她有个重要病人,要去做CT扫描——是***下的指令。”

“那告诉他我在找他。”肯特医生连忙说。

贝利看着他迅速离开的样子摇摇头,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好的,烧伤科在等他,我在手术室跟他见面。”贝利安排完床上这个病号转向梅瑞德斯:“格蕾,去做CT扫描,并跟神经科会诊。呃······但是相信我,他不是在看你。”

——

克瑞斯缇娜和伯克一起来到了梅瑞德斯的家,他们按响了门铃等待的时刻里,克瑞斯缇娜提醒伯克:“别提谢帕德或者蒙哥马利·谢帕德,或者是谢帕德和蒙哥马利·谢帕德在一起的事实。”

伯克点点头。

克瑞斯缇娜又想起一个禁忌连忙说:“或者是跟梅毒有关的任何事情。”

听到这个的时候,伯克夜不由自主笑起来。

“我以前参加过社交聚会。”伯克感觉克瑞斯缇娜太紧张了。

“是的,但是不是跟我一起参加的。”

“那我们为什么到这里来?”

“开心点。”克瑞斯缇娜没有正面回答。

门被打开了,伊兹谴责的声音立马传了出来:“十点半了,你们迟到了,我试着做所有的事······”她只透过玻璃看到了克瑞斯缇娜,当她看到从旁边露头的伯克医生的时候,突然哑了火:“哦,你好伯克医生,你好。”

她连忙让开门口的位置邀请他们进来,顺便在克瑞斯缇娜进来的时候抓住她的臂弯拉住她。伊兹看着他们的表情一言难尽。

“我该做什么?为了感恩节甩掉男朋友?”克瑞斯缇娜低声质问伊兹。这会儿伯克已经自顾自转悠参观起来,他是体贴的男朋友,留给女友足够说悄悄话的时间。“我试过了,但是不行。”这几个字像从她牙缝里挤出来了。“他就像那种一直黏着无法甩掉的东西。”

伊兹抬起头,翻了个白眼:“他会毁了感恩节的。我该跟伯克医生说什么?”

伯克出声了,他觉得女友应该处理完私事了:“对于我的不请自来而吃惊的人,请叫我普莱斯顿。”

“没人叫你普莱斯顿。”克瑞斯缇娜惊异的看着伯克。

“你不叫我普莱斯顿。”伯克看了眼女友,跟伊兹说:“很漂亮的房子。”纯粹的社交礼仪。

“是啊。”

克瑞斯缇娜倒退了几步:“伊兹,为什么这里那么安静?”她来回寻找缺少的人气。

梅瑞德斯和乔治听见她的声音都没出现是什么鬼?

“梅瑞德斯到医院去了,乔治跟他的家人打猎去了。”伊兹拿起手机,准备呼叫埃里克斯。

克瑞斯缇娜目瞪口呆:“这里只剩下你我跟普莱斯顿?”

她会疯掉的!

“当埃里克斯来的时候,还有他。”伊兹连忙说。

“太棒了!”克瑞斯缇娜翻了个白眼,这又有什么区别?

“埃里克斯,是我,你在哪里?好的,回电话给我!”伊兹的呼叫电话很简单。

还在门厅转悠的伯克突然皱起眉头捂着鼻子:“什么东西烧焦了?”

“天啊,是的!”伊兹连忙向厨房冲去······

——

“嘿,主任!”

“我正要回家。”

“我也是。我该在20分钟之前跟艾蒂森见面的。”他开始穿外套了,一回头看到梅瑞德斯拿着病历夹站在他的身后。

梅瑞德斯问:“谢帕德医生,你要走了吗?”

“我也是。”理查德突然从后面露出头来插嘴说。

“那走吧。”德瑞克挥挥手对他说。

“阿黛尔的妹妹在这里,我讨厌那个女人。”理查德撑不住说了实话。

德瑞克给他一个建议:“那你应该再去检查一次手术布告栏。”

理查德恍然大悟:“是啊,不是吗?失陪了。”他急匆匆的略过梅瑞德斯走向手术布告栏。

支走了理查德,德瑞克才开始跟梅瑞德斯说话:“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

梅瑞德斯想了想说:“是啊······我需要神经科会诊。”她把病历交到德瑞克手里:“霍尔顿·麦克奇,16年的植物人。”

德瑞克开始看病历:“没有脑出血,没有肿瘤,没有骨折,他可以出院了。”他以为她故意找借口接近他,他已经换下了工作服,只能开始到处寻找笔。

“我检查他的时候他睁开眼睛了。”梅瑞德斯将身上的笔递给他。

“他睁开眼睛很正常,某些生理反射还在。”德瑞克接过笔给她解释:“醒来但是没有知觉。”

“但是他在看我。”梅瑞德斯表达不同的观点。

“他没有在看你。”德瑞克说,虽然是“他”很想看着她。

“他有。”梅瑞德斯坚持。

德瑞克用数据说话:“CT报告说没有。”

“你要跟我争辩我看到的吗?”梅瑞德斯找不到人赞同自己的观点。

“不,梅瑞德斯,我不想再跟你争辩了,我得走了。”德瑞克说:“我快要迟到了。”

他走出几步,突然深深的叹了口气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看梅瑞德斯:“他在看你?”

——

伯克端起焦糊冒着烟的锅具问:“那是什么?”

“原来是我的腌肉酱。”伊兹一边打电话一边回答。

厨房里满是烟尘。

“埃里克斯,还是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哪里?”

伯克环视着周围,用肯定的语气对伊兹说:“你从没做过感恩节晚餐。”

“你不会做饭?伊兹?”克瑞斯缇娜惊讶的大喊。

“我喜欢烘焙,”伊兹反驳,但是后面一句心虚了:“但我看我祖母煮了很多遍。”

伯克脱掉外套准备大展身手。

“就这么了,没有东西吃,我回家了。”不愧是克瑞斯缇娜,脚底抹油是非常快的。

伯克制止了她:“克瑞斯缇娜,我能处理。”他问伊兹:“你用哪本烹饪书?”

“《烹调的乐趣》,我也从网上印了一些食谱。但是似乎都互相矛盾。”伊兹走过去拿自己的烹饪书:“我不知道火鸡哪一面是上面,哪一面是下面。”

克瑞斯缇娜摊平了两只手准备说什么,但是伯克做了个制止的手势。他走到伊兹身边:“好吧。”

他接手了感恩节火鸡大餐的工作:“我需要一个涂油刷、一个碗和一头大蒜。你有没有茴香?”

“有,就在这里。”伊兹将茴香拿过来放到伯克这边的桌子上。

“好吧,斯蒂文斯,我们开始煮这只火**。”他左右前后转动着脖子,正式向火鸡宣战。

伊兹惊奇的瞪大了眼睛,而克瑞斯缇娜的表情则一言难尽——

“大蒜。”伯克提要求。

伊兹将他要的东西放到他手里:“大蒜。”然后她看了一眼坐在餐桌等待的克瑞斯缇娜。

“我需要喝酒,很多很多的酒。”克瑞斯缇娜有点不想看他们了,他们把做菜做出了动手术得到架势······

——

谢帕德拿着手电筒照射着病人的瞳孔:“无法保持持续捕捉光线。”他从各个方面检查病人的情况:“也许你是看到他对外界某种刺激产生的反应。他没有在看你,抱歉。”

“我肯定他在看我,”梅瑞德斯凑近病床:“你看,他又看了一次!”

德瑞克想让梅瑞德斯放心,他再次拿出手电筒放到病人的眼角位置:“麦克奇先生,你能看着光吗?”用灯从左侧眼角移到右侧的太阳穴,移动了两个循环。但是麦克奇先生并没有反应。

然后他又说:“你能举起两个手指吗?”

麦克奇先生还是没有反应。

梅瑞德斯看着他折腾,德瑞克做完这些之后用“看吧?”的眼神看着梅瑞德斯。

“好吧,我知道你迟到了······”在梅瑞德斯说话的时候,德瑞克突然发现麦克奇先生的眼睛转向了她。

“继续说话。”德瑞克目不转睛的看着麦克奇先生,连忙对梅瑞德斯说。

“什么?”

“走过来,继续走。”他示意梅瑞德斯按照他说的做,看麦克奇先生是否真的会随着梅瑞德斯的移动而移动眼球。

“霍尔顿?”

“霍尔顿?”

梅瑞德斯一边叫着病人的名字一边移动:“你能听到我吗?”

只见麦克奇先生的眼神真的随着梅瑞德斯的移动以及说话声形成了移动。

“霍尔顿?”

德瑞克惊奇的说:“是你,他在追踪你,他跟着你的声音。”

德瑞克拿着CT片子来到影像室:“这就是为什么CT报告中没有提到大脑萎缩的原因。因为根本就没有萎缩。”

梅瑞德斯惊讶的说:“他已经成为植物人16年了。”

德瑞克解释:“他不是植物人,他有最低程度的意识。”

“没人发现他有最低程度的意识?”

“他是在普通的疗养院,所以······”

“被忽略了。”梅瑞德斯说:“他已经沉睡了16年,他们都忽略了。”她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意味深长:“太糟糕了。”

德瑞克回过头来咧嘴看着梅瑞德斯:“有一件事会值得感谢。”

“什么?”

德瑞克笑着对她说:“我们可能可以叫醒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