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感恩节1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3295字
  • 2021-10-21 12:28:15

感谢的心情,感激,给与感谢,无论你用什么字眼,都表示同一个东西——幸福快乐。

我们都应该快乐,对朋友家人感到感激,为活着而感到快乐,无论我们是否喜欢。

今天是感恩节。

伊兹一大早就起来了,在厨房里忙得天昏地暗。

梅瑞徳斯起床后从二楼蹑手蹑脚走下来,尽力让自己不引起楼下伊兹的注意。她终于快接近门口的时候——

“嘿!”伊兹的声音从厨房门口传来。“你在干嘛?”

梅瑞徳斯张了张嘴,恰好门铃响起来,连忙说:“准备开门。”

伊兹从头到脚扫了她一眼,歪歪头说:“你要去医院?”

梅瑞徳斯无辜的说:“对,但是在开门以后。”

伊兹向前走了几步:“梅瑞徳斯,大家九点该在厨房帮我做饭,今天是感恩节!”她兴致盎然的说着。

“我真的没有心情。”梅瑞徳斯的表情很平淡。

“但是这像是一家人······”

还没说完,门铃再次响起······

梅瑞徳斯连忙说:“门铃!”她急匆匆转身去开门。

门外是三个彪形大汉,他们笑容满面,为首的最为魁梧的男人对梅瑞徳斯摘帽致敬说:“乔基住在这里吗?”

“乔基?”

“欧麦利,他在哪?在楼上吗?”

“哦,乔治,是的。”梅瑞徳斯恍然大悟。

三个人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后就开始一边大喊着一边闯进房间:“欧麦利!欧麦利!欧——麦——利——”

伊兹惊讶的挑着眉毛看着手舞足蹈进来的客人:“我应该报警吗?”

“欧麦利!”

而梅瑞徳斯则趁机离开了家门。

门关上的声音惊动了伊兹,她大声在梅瑞徳斯身后喊:“梅瑞徳斯!我是认真的!你要在六点前回来吃饭!”

楼上还躺在自己的床上的乔治闭着眼睛高举着双手倒数着:“5···4···3···2···”

三个人大笑着同时闯进他的卧室对他大喊:“欧麦利!感恩节快乐——”

——

冬寒料峭,超爱的轮渡的谢帕德夫妇又冒着寒风跑去坐轮渡了。

“那么······我在想······”艾迪森吞吞吐吐的说:“我们可以······我们今晚可以做/爱。”

这句话惊到正在喝咖啡的德瑞克了,他连忙将杯子从嘴边挪走,发出“哈哈····哈哈”尴尬的笑声。

“是啊。”他无意识的说。

“我知道我们会觉得很奇怪,”艾迪森强忍尴尬继续说:“而且这是第一次······”

“自从马克之后。”德瑞克插了一句。

“和梅瑞徳斯的事情之后。”艾迪森的反击。

德瑞克逃避着端着咖啡走到另一边护栏,艾迪森追了两步:“我放假一天,你有假吗?”

德瑞克回答:“我得去一下医院,还需要检查几个病人。如果你有一天假,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有假不应该在舒适的地方好好待着吗,跟自己出来吹寒风吗?

“我在想我们今晚可以做/爱。”艾迪森怯怯地看着他回答:“拜托,我中午在餐厅订了位子,我们可以做点感恩节的事。然后······我不知道·····某些事撕开缝线撑过去就好。”

“不用上麻药?”德瑞克的脸色看上去并不高兴。

他明白艾蒂森的意思,但是他还做不到。

“好吧,那你怎么想?”艾迪森妥协了。

——

梅瑞徳斯正在更衣室里换鞋子,贝利医生走过来跟她说:“格蕾,肯特医生是我们今天的临时主治医生,他来自仁爱西部医院,我们要让他熟悉这里的环境。还有谢谢你自愿加入今天的值班,省得我还要去找一个实习医生来受罪。”

“很乐意被折磨。”梅瑞徳斯愉快的跟上贝利的步伐。

贝利回头看她:“你不喜欢感恩节?”

梅瑞徳斯无所谓的回答:“没什么需要感恩的。”

贝利继续闲聊的架势:“我喜欢感恩节,大家这天跟家人在一起。跟家人相处太久就会忧郁,重现孩童时期的愤怒,为了电视遥控器激烈争吵,而且喝太多的酒人会变笨,变得粗暴,会受伤······”

梅瑞徳斯跟得上她的思绪:“那是好事,因为······”

电梯来了,人纷纷走出来。

“外科手术——很多很多的手术,我从来没那样想过。”贝利睥睨的看着梅瑞德斯,她们一起走进电梯:“格蕾,这是人类的愚蠢,要心存感谢。”

德瑞克走进医院大厅,结果在手术布告板前看到了原本应该在家的理查德:“你应该待在家里的。”

理查德挑挑眉上下扫了德瑞克一眼说:“你也是。”

伯克从拐角的手术室里出来了:“只是我做过最棒的心房纤维颤动手术。”他凑到理查德和德瑞克中间兴奋的说:“一个小时内完成。”

德瑞克笑着说:“我以为你今天放假。”

“是的,我要走了。”伯克离去的很快,声音还在人都快没影了。“我喜欢以动手术开启一天,我会很兴奋。”

德瑞克打趣道:“哈,承认吧,离开医院十尺以外你就无法过正常的生活。”

伯克听到这里停住了脚步:“我发现你们都在这里。”

“嗯,我要待一个小时。”德瑞克确定的回答。

理查德连忙描补:“我准备回家了。”

“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伯克取笑着,这回儿他是真的要走了。

理查德一丝不悦的火气只能朝向德瑞克:“我知道离开了医院怎么生活。”

“是啊,你知道。”德瑞克聊无意义的附和。

——

“肯特医生。”贝利带着梅瑞徳斯来找外来医生。

“什么事?”

贝利自我介绍:“我是协助你的住院医生。我知道你来自仁爱西部医院,如果有什么要我做的······”

肯特医生在贝利自我介绍完了之后就失礼的自顾自向护士站走去,走到地方之后他回过头来说:“听着,我只来这里一天,无需对我阿谀奉承。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去做,而且我不喜欢出错。”

贝利有点不悦的说:“我不会出错。”

“随便你。”肯特医生说:“我只要一个住院医生进手术室,那个他们叫***的人。”他说到这里,陪同的梅瑞徳斯快笑出来了,她跟贝利对视了一眼,贝利也放松了很多。

“***?”贝利问。

肯特医生严肃的说:“对,她口碑极好,名声非凡,胆色过人。”

“那么厉害?”贝利哭笑不得,只能瞪大了眼睛陪他做样子。梅瑞徳斯瞥了肯特医生一眼,又去看贝利的有趣表现——

“那个***听起来像个很有才华的人。”贝利煞有介事的说着。

“你认不认识他?”

“从来没听过。”贝利不想装了,这个临时主治医师一点意思都没有:“但是我会留意。”

肯特医生轻蔑的说:“现在你可以去处理小病例,一个家伙刚进了三号门,如果你不清楚就呼叫我。”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我肯定会。”贝利更加不悦了。

贝利面无表情冲注视着自己的梅瑞德斯说:“看,就像我说的人类的愚蠢。”

——

目光回到梅瑞徳斯之家,欧麦利父子急匆匆的从楼上下来:“快点,乔基,那里有一只火鸡身上刻有你的名字。”

伊兹看到乔治也要被携裹出去,连忙追过来:“喔,嘿!你要去哪里?”她一把抓住乔治的衣服拉住他:“嘿,你要去哪里?”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是快气死她了。

乔治也不情不愿的苦笑:“每年我跟爸爸和兄弟们猎杀那些无助又行动迟缓的火鸡,不是很棒吗?”

“欧麦利!”他的兄弟高声呼喊起来,顺便走过来把他抓走,他们今天都已经晚了,不能再任乔治在这里闲聊了。

伊兹问:“好吧,那晚餐怎么办?”

乔治的兄弟说:“他杀了第一只火鸡,我们就让他回来。”

“今年乔基将会成为男子汉,对吗?”他们推推嚷嚷的离开房门。

乔治苦笑出声了,返回来把门给带过去。他根本不想去好吧!

伊兹崩溃的喊:“我不能独自做饭的,谁来帮我?”

乔治听见了偷偷再打开门,低声从牙缝里挤出嘶吼:“谁来帮我?”他的兄弟立马从外面把他拉走了······

——

梅瑞徳斯打开幕帘,奥利维亚正在一个患者床前收拾,看到她们进来了,连忙开始介绍:“霍尔顿·麦克奇,从梅菲尔德疗养院送过来的。”

贝利皱着眉问:“梅菲尔德?他住在花园?”

“花园?”

“植物人?”

奥利维亚将病历交给梅瑞徳斯:“是的,他的病历上写着他16年前成为永久植物人。”

梅瑞徳斯接过来接着读:“他是个消防员,执勤时被坠落的碎片击伤。”

贝利拿着手电筒在病人打开的眼睑上晃动着帮他检查:“为什么今天送他到这里来?”

奥利维亚说:“疗养院助理帮他翻身时害得他从床上摔了下来。

梅瑞徳斯了然的说:“保险公司认为他需要坚查。”贝利摇摇手指示意梅瑞徳斯继续检查。

“颅顶骨头皮损伤,还有血肿。”

贝利问:“你打算怎么治疗?”

梅瑞徳斯回答:“冲洗检查伤口,修复损伤。需要做CT扫描以排除脑内出血、擦伤或者浮肿。”

贝利点点头:“去吧,如果有人问,就说我现在在找哪个***。”

她说的有人是谁不言而喻。

“好的。”格蕾应和。

她将东西放到病人的胸前开始帮他做检查:“现在就我们两个了。我愿意放弃一切好像你那么平静。”她突然觉得这个主意真的不错:“太棒了,我现在有点嫉妒植物人了。你看起来太安详了。”

她轻触着霍尔顿·麦克奇先生头部的伤处,突然霍尔顿·麦克奇睁开了双眼——

“啊——”吓得梅瑞徳斯大喊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