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幸运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3116字
  • 2021-10-20 15:31:50

在我初中时的英文课要阅读《罗密欧与朱丽叶》,为了获得额外的加分,施耐德老师要我们表演这个名著。萨尔扮演罗密欧,就像命中注定一样,我扮演朱丽叶,当时其他女生都嫉妒我,但是我的想法却不太一样。我告诉施耐德老师:“朱丽叶是个白痴。”初恋的她爱上一个明知道不能爱的人,然后把这个糟糕的决定归咎于命运的不公。施耐德老师跟我解释,当命运降临的时候,往往不能自主选择。

我13岁的时候就已经清楚明白,爱情就像生活一样,常常得面对选择。

而命运跟这个没有关系。

每个人都认为好浪漫,罗密欧与朱丽叶,真爱难寻多么悲哀。如果朱丽叶笨到去爱自己的敌人,喝一瓶毒酒,然后睡在陵墓里——命运给她的一切,都是她应得的。

——

一向喜欢轮渡的德瑞克现在喜欢一个人去坐轮渡。在上层观景台,海风吹拂着他的卷发,他想象风一般的自由,看着远方的脸满满都是笑容。不用去思考那个他忍痛放手的人,不用去想他身边的那个人,不用去想有关责任、义务、还有爱······

原本他没有注意,许久才发现他所在位置的下一层船头有个人正在跟他疯狂招手——好吧,是他的妻子艾蒂森,他刹那间没了兴致,收回胳膊离开了甲板。

船头的艾蒂森发现自己的招手完全是在自讨没趣,而且德瑞克一发现是自己立马转身走了,就更没趣了。她知道他和德瑞克之间的裂痕一直没有愈合,她以为每周三次的咨询在上一次有进展之后会好很多,但是德瑞克的阴阳怪气超乎了她的想象。

——

早上梅瑞德斯突然发现自己的额头长了一个很大的青春痘,开车到了医院的停车场,她对着镜子研究伤口,顺便贴上创可贴。

突然她有被窥视的感觉,转过头来才发现车子右侧艾蒂森的车子不知何时停到了那里,而艾蒂森也站在那里不知道看了自己多久。她向自己挥手致意,梅瑞德斯连忙扯出一抹勉强地微笑,向她摇摇手。

“你吻了我。”伊兹有点慌乱。

“是,我吻了你。”埃里克斯追在她的身后。

“那么我们······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应该讨论一下。”进退失据的伊兹只能用使劲走来排解。

埃里克斯截住伊兹前进的步伐:“伊兹,我舌吻了你,而且我还打算一再吻你。”他慢慢说着对她挑挑眉:“慢慢习惯吧,没什么好说的。”

伊兹怔了一下,太迫切想要得到的东西突然出现在面前有点让她难以相信是真的。她羞赧的笑了:“好吧。”

——

“恭喜啊!”刚刚上班的理查德追在贝利身后恭喜她,因为她通过研究基金的评测。

“什么?”

“你的研究基金啊!五个申请都被接受了,”理查德兴奋的说:“你知道这有多罕见吗?今年是你的幸运年!每个人都想跟你合作。”

他说话的时候,贝利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稍微笑了一下,就像是并没有多么开心的意思。

“当然,西雅图圣恩医院的研究计划是最好的。”

“哦,对。”贝利拿着病历做出很忙的样子,明显想回避这件事。

“你会选择我给的研究基金,对吧?”理查德有点拿不准贝利的反应,锲而不舍的追过去。

“嗯,我不知道,我还没决定。”贝利虽然笑着,但是笑容并没到达眼底。

——

格蕾走进电梯,里面已经满满都是人了,有一对情侣正在对话。

“我不要这种事发生在别人身上,好像把内脏掏出来一样。”

“宝贝,你食物中毒。”

“我在一家肮脏的餐厅吃了蛤。”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等等,在哪里缴费?”

“地下室。”刚刚上电梯的梅瑞德斯和藏在漫漫人影贴在电梯最后面的中德瑞克异口同声的说,一说完就发现了原来对方也在同一间电梯里。梅瑞德斯回头扫了一眼德瑞克我位置,德瑞克在梅瑞德斯扫过来的时候也回视一眼。

“哦,我们又走错了。”那对情侣沮丧地说。

——

还没到医院的门厅,伯克走到克瑞斯缇娜身边。

“咖啡?”克瑞斯缇娜递给伯克一杯咖啡。

“谢谢,今晚约会哦!”伯克接过来,然后提醒她今晚的安排。

“是啊,今晚约会。”看她的语气就知道她根本不记得了,伯克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了。

“你忘了。”伯克挑了一下眉,貌似有点不悦的样子。

“没有。”克瑞斯缇娜端起杯子放到唇边掩饰了一下,感觉掩饰不过去,实诚的说:“嗯,忘了。”

“你要取消吗?”伯克体贴的问。

“不要。”克瑞斯缇娜露出神色复杂的笑容,但还是没有让伯克取消约会。

伯克霎时满意了,两个人相视一笑一起向医院大厅走去。

乔治原本也在那个路口,只不过他在距离他们十几步之后。他悄悄的看着克瑞斯缇娜和伯克遍洒狗粮之后走远了,自己不知道还在想什么,在路上磨蹭。

突然——“哦!受不了了!”乔治惊叫起来。

一只鸟儿把便便丢在了他手里的早餐上。

他恶心的将食物丢在地上,浑身打了个恶心的寒颤。

那只鸽子立马飞下来占据了那个面包。

乔治更加了,鄙视的看了那只鸽子一眼,向前走了一步。

后面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恰恰就在刚刚乔治站立的地方,一个人躺在那里生死不知。

乔治刚开始惊呆了。

“喔······”乔治后怕的发出了声音。

恰好在医院的范围内,掉落的那个人很快被送到了急诊室,恰好落到了贝利的手中。

贝利给实习生们介绍伤者的病情:“从五楼掉下来的窗户清洁工人,胫骨明显骨折,没有其他问题,呼吸正常。”

乔治神色激动得嚷嚷:“从五楼掉下来,他的呼吸还正常,真的难以置信,你想听听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你。”贝利对乔治摆摆手,跟姗姗来迟的克瑞斯缇娜说:“杨,帮忙检查一下他的腹部。”

克瑞斯缇娜马上走到病床前上手:“哪里疼吗?”

“没有。”

乔治在一旁难掩激动得说:“你从半空掉下来······五层楼高,而你只伤了腿部。”

“乔治?”克瑞斯缇娜连忙叫住乔治,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不,别叫我。”乔治显然还没有平复心情:“几秒之前,他差点掉在我身上。”

克瑞斯缇娜充耳不闻他的激动:“好的,一起给他翻身,数三下,一、二、三!”

大家一起帮忙把病人翻到侧卧。

“哦!”看到患者身下背后一团糟大家都惊呼起来。

“那些是羽毛吗?”克瑞斯缇娜轻轻捻起伤者背上的异物查看着。

“鸽子救了我的命。”乔治更加激动起来。他现在不嫌弃那只鸽子了。

没有再发现其他了不起的情况,贝利交代大家:“去照X光吧,然后再找找也没有其他的小鸟。”

乔治神经质的轻轻用食指抚摸着破碎的羽毛,郑重的说:“谢谢!”

——

格蕾这会儿在病房查房,这个病床上的病人是一位银发闪闪,满脸笑容的小老太太。

跟她同样银发彬彬,满脸和蔼的丈夫跟正在帮妻子检查的格蕾医生解释:“艾丝蜜本来想等明天再去看医生,但从昨天开始她就无法吃东西,所以我把她送进了医院。”

格蕾拿起病历来:“索伦托太太,你患有急性胆囊炎,也就是说,你的胆囊或许需要切除。”

“她有胆结石吗?”索伦托先生连忙问。

索伦托太太跟格蕾解释:“他看太多电视剧了,以为自己是医生。”

索伦托夫妇两人温馨的相视而笑,格蕾羡慕的看着他们。

“我先给你抗生素还有静脉注射,让你胆囊消炎。然后我去找贝利医生,看看手术是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有什么问题吗?”

“亲爱的,你的前额怎么了?”躺在床上的索伦托太太温柔的问。

“没什么。”格蕾笑容一滞,连忙回答。

——

“我已经告诉你我不需要预约。”一个中年男子在导医台附近跟导医台后的护士理论:“我不是病人,我是他纽约的朋友。”

“韦斯?”二楼的谢帕德听到熟悉的声音向楼下看去,真的是老朋友来了!

“德瑞克!我四处找你!”韦斯在楼下高兴的喊。

同时,艾蒂森在空中走廊也遇到了老朋友:“莎芙,为什么你没告诉我要来这里?”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如果我知道你要来,我会请一天假的。”

“嗯,最后一刻才下的决定。”莎芙很高兴见到艾蒂森,但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很明显。

“一切还好吧?你没事吧?”艾蒂森察觉到朋友的状态有点问题。

莎芙轻轻咬了一下嘴唇。

办公室里,韦斯在跟德瑞克讲来这里找老朋友的原因。

“她母亲一个月前因为卵巢癌过世了。”

“卡弗莲过世了?”德瑞克惊讶的问。“真是抱歉!”

“莎芙,她······我是说你知道她们有多亲近。”韦斯的表情很难看:“她能想的就是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遗传基因。”

“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变异基因。”谢帕德抿了一下嘴补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