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被发现了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3151字
  • 2021-10-15 11:20:12

伯克在病房给患者解释手术的问题。

“这将会是个大手术,就算像你这样身经百战的老病人也不例外。”

格瑞斯沃德太太吐槽:“上次的病房比较大,比较明亮,有更多阳光。”

格瑞斯沃德先生在伯克医生和他妻子聊天的过程中在病房里转来转去,收拾这个,收拾那个。他将枕头掖进妻子的后背,让她倚得更舒服。

“艾伦,水是温的,给我加点冰。”格瑞斯沃德太太颐指气使得指挥得丈夫团团转。

伯克收起听诊器:“我现在送你去做核磁共振,今天下午进手术室。你明白相关的风险吗?”伯克看到格瑞斯沃德先生急匆匆的从保温杯里舀出冰块来。

格瑞斯沃德太太回答。“我动过很多次这样的手术,很清楚这项手术的风险。”说完接着支使丈夫:“打开窗帘,打开窗帘,病房里太闷了。”

他的丈夫还没弄完水杯的事儿,就又得去打开百叶窗。

“我等会儿回来看你。”伯克看她熟悉术前的基本问题,就准备离开。他安排工作给乔治:“带她是去核磁共振,顺道去拿她的X光片。”

“伯克医生,谢谢你今天选我当你的助手。”乔治由衷的感谢着。

伯克拿下胸前口袋的笔:“我信任你,欧麦利。”

“真的吗?我想说······呃······”乔治激动得语无伦次。

“把纸巾递给我,不,等等。”躺在病床上的格瑞斯沃德太太又开始支使丈夫做事情了。“医院里到处都是细菌,从皮箱里拿手部消毒液给我。”格瑞斯沃德先生连忙从地上将一个小箱子抬到床尾桌上。

伯克和乔治一起离开病房。

乔治在伯克身后吐槽:“你怎么会跟一个让你那么不快乐的人在一起。”他说的是格瑞斯沃德先生。

“什么?”伯克奇怪的回头。

乔治原本只是自己嘟囔,伯克一问他,反而让他语无伦次:“我是说,好像······好像你跟克瑞斯缇娜在一起很快乐,她很快乐,更快乐,克瑞斯缇娜表达快乐的方式跟一般人不一样。”他傻笑起来。“你知道,自从你们在一起她就快乐起来了。”

伯克严肃的看着犯傻的乔治,目光深邃。

“扫描,我马上去做,你信任我。”乔治傻呵呵的连忙吧话题转回工作。伯克没有说话,一言不发离开病房区域。

乔治苦笑一声:“我真是个白痴。”

伯克一定知道他知道了。

——

“看看这个病历。”伊兹、梅瑞徳斯和克瑞斯缇娜三个人拿着病历一边走一边凑着头研究着。

“嗨!”德瑞克突然走到她们面前截住她们,伊兹连忙将病历合上。“梅瑞徳斯,我们可以谈谈吗?”德瑞克深邃的眼睛痴痴的看着格蕾。

梅瑞徳斯怔忪地望着他,迟迟没给答复,但是伊兹和克瑞斯缇娜异口同声回答:“不。”她们连忙拉着梅瑞徳斯绕过德瑞克,两个人一左一右携裹着梅瑞徳斯离德瑞克越来越远。

“好吧。”德瑞克无奈的说。

梅瑞徳斯没有抗拒得被拉走,但是自己还是回头看了德瑞克一眼才离开。

埃里克斯推着妮可的轮椅走出电梯。

妮可问埃里克斯:“你为什么被迫跟我在一起?”

“没什么。”埃里克斯低沉的回答。

“少来了,我知道你不会推着我到处逛找乐子。”离开了父母的妮可看起来还是很开朗的。

“我早上查房的时候迟到了。”

“为什么?”

“因为我有点事情要做。”他说着,看见前面走廊里伊兹正在经过,连忙推着轮椅小跑着追过去:“伊兹!伊兹!”伊兹没有理她,他只能拿出杀手锏来。

“嘿,娃娃脸!”他这么叫的时候,伊兹面色不善的停下了脚步。“噢,我想请你帮个忙,你善于跟别人沟通,或许你·····”埃里克斯有点不敢看伊兹的眼神。

“不。”伊兹没等埃里克斯说完干脆的拒绝,甚至转身就走。

“嗯?你还没听······”

“不!”伊兹又回转过来翻着白眼对他说:“不!你就像唱片跳针。天啊,只有对你方便的时候你才会对别人友善,我不会帮你的。不!”说完不等埃里克斯在说什么她就走开了。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埃里克斯疑惑的问。

伊兹听到他的询问,气不打一处来,停下脚步:“我精心打扮,我刮了腿毛,我两个星期才有一天晚上有空跟你在一起。我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没有尊重,没有歉意。”伊兹愤怒的对他怒吼,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把脸转向其他地方:“你甚至懒得跟我吻别。你知道吗?你是个懦夫,你跟外表一样肤浅。我不再想当你的朋友,或者随便吧,我们之间完了。”这次她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埃里克斯被骂懵了······

轮椅里的妮克惊叹:“她真的对你很生气。”

————

克瑞斯缇娜正在病房跟尚恩的妻子交流。

“我们还需要检查尿液,赫尔曼先生。”梅瑞徳斯则对着进入卫生间的病人说。

伊兹从外面气冲冲走进来了。

克瑞斯缇娜给她介绍:“这是尚恩的妻子蒂娜。”

“嗨!”伊兹收敛了神色。

“她也怀孕了。”克瑞斯缇娜提了一句。

梅瑞徳斯拿着病历问刚从卫生间带着尿杯出来的尚恩:“你能否解释什么样的情况让你住进精神科?”

“没什么情况,好吗?我也不是精神病,我怀孕了。”尚恩情绪激动:“如果是你,你不会吓坏吗?你带来了吗?”最后一句是问妻子的。

“带来了。”

“好的。”他连忙去拿妻子带来的东西:“我可以向每个人证明我不是疯子。”

他将妻子带来的验孕棒放入尿液中。

门被从外面推开了,是那个精神科的医生:“他是我的病人!”

克瑞斯缇娜连忙走向他:“嗯,现在是我的了。如果你要跟我争,我肯定会赢的。”

贝利也来到了病房,皱着眉看着乱糟糟的病房:“这是怎么回事?”

“等一等,贝利医生。”克瑞斯缇娜连忙走回去掀开尚恩的上衣:“请看看他的腹部······

精神科医生也跟着跑进来,拍着尚恩的肚子:“这是个歇斯底里的怀孕男性。这是精神科的病例,是我的病人!”

“我才没有歇斯底里!”尚恩勃然大怒道:“我就是怀孕了。”

“看,这就是精神不正常。”精神科医生试图证明。

克瑞斯缇娜对贝利说自己的理由:“不,他的腹部隆起,没有腹水,而且我清楚摸到一块肿块,这是外科的。”

贝利歪着头专注的看着那个隆起的大肚子。

伊兹扭头的时候注意到桌上的验孕棒:“各位······”

“我说过我可以证明!”尚恩说。

“精神科!”

“外科!”

“你们是医生,要像医生才对!”贝利提醒。

“精神科!”

“外科!”

“精神科!”

“外科!”

“精神科!”

“外科!”两个人仍然像孩子一样争吵着。

“各位,”伊兹举着验孕棒打断他们:“他做了验孕测试,结果是阳性的。”

精神科医生顿时哑口无言。

克瑞斯缇娜闻言连忙将病历交到贝利手中。

贝利接过来说:“那现在他真的是外科病人了。”

病房里逐渐人满为患。

艾迪森拿着便携超声仪器帮他扫描着腹部,还有带着照相机的摄影师来给他拍照。尚恩脸色不善的扫了一眼闪光灯不停的地方。

“一刻也不要以为我会原谅你们偷病人的这件事。”贝利低声提醒,她顿了一下又说:“可是你们也做得很棒!”

“我第一次验孕的时候,本来只是开玩笑,想逗蒂娜笑。”尚恩跟艾迪森解释过程。

不知道是谁的呼机响了起来。

“我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蒂娜笑着说。

艾迪森看了她一眼:“赫尔曼先生,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没有怀孕。”

尚恩深呼出一口气:“从医生口中听到这句话,我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验孕棒怎么会变成红色?”

“我们会查清楚的。”贝利回答。

梅瑞徳斯偷偷的看着艾迪森给病人检查,也看着她离开。梅瑞徳斯就像一个局外人,没有加入到这场盛宴中。

“斯蒂文斯,做全面检查,包括肿瘤测试,还有为他安排CT扫描。”

贝利说话的时候,那个扛着照相机的家伙还在一直不停的拍照,闪光灯刺眼的灯光不停的闪烁着。

尚恩看着摄影师问:“这些是干什么的?”

伊兹回答:“用在医院医学周刊和病历报告月刊上。”

“也许会用在医学年会上展示。”克瑞斯缇娜补充道。

她和伊兹一左一右站在尚恩的病床前拍了照。

呼机又响起来了。

“谁的传呼机在响?”贝利皱着眉问。

“是我的,”克瑞斯缇娜说:“不过他是我发现的。可不可以请别人去?”

贝利拒绝:“不行,不能不理会呼叫,杨!”她示意克瑞斯缇娜离开。

“借过一下。”贝利拿着尺子来的尚恩身边:“我们要量一下他的肚子。”

梅瑞徳斯在一旁安慰的说:“我们很快就检查完了,没错吧?贝利医生?”

“好的,没错。”贝利一边将尺寸展示给摄像师一边回答。

尚恩面如菜色,梅瑞徳斯神色肃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