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惊奇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3070字
  • 2021-10-14 10:22:19

沟通是我们在生活中学会的第一件事,有趣的是我们长得越大,学会几个字,开始会讲话,反而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者该怎么要求自己想要的。

“她甚至不知道他结婚了,他老婆冒出来,他就把她甩了。我听说她要疯掉了。”实习生A煞有介事的跟身边的人说。

“她想怎么样?搭上主治医生,就是不应该。”实习生B撇撇嘴。

“跟美梦先生约会,看他的头发,还有谁比他更完美?”实习生A酸话不断,美梦先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英俊、多金的主治医生,是许多人的梦中情人。

“我觉得她真惨,还要继续在这里工作。”实习生C同情的说:“跟他和他们一起。还有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了。”

更衣室相隔一个柜子的里间,格蕾站在自己的柜子前一动不动的听着他们说自己的闲话。

——

调解员问:“你需要什么才能维系这段婚姻?”

坐在椅子上的德瑞克说:“我要她搬到西雅图来。”

“这······”艾迪森本想想反对,调解员接着面对艾迪森问:“艾迪森,你需要什么?”

艾迪森说:“我要他不再跟梅瑞徳斯说话。”

“可是我和她一起工作。”德瑞克也持反对意见。

“你要我把事业转移到这里,好的。”艾迪森说:“我要你放弃你的女朋友。”

“我已经放弃了她。”德瑞克说:“你想要我跟你复合,就要在西雅图。”

他不要回那个能让他想起恶心的一幕的地方。

“看?又来了!”艾迪森跟调解员说:“他要的才重要。”

“她不听我说话,我不回曼哈顿······”德瑞克也几乎同时跟调解员说着自己的观点。

“我懂了,你是个穿着法兰绒外衣的伐木渔夫。”艾迪森讽刺的说。

“好了,如果她老是这样我没办法再跟她沟通。”德瑞克也有点上头。

调解员桌子上的铃铛响了一下,他看了一下手表:“好吧,两位,时间到了,进展不错。”

艾迪森和德瑞克同时沉默了下来······

护士站,大家都聚在这里等待着贝利。

“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梅瑞徳斯现在像是展览品。”乔治说:“像动物园里的动物,像大家盯着看的罕见熊猫。”

伊兹说:“不要在她的面前说,我想那只熊猫会孤独终老。”

克瑞斯缇娜发出不好笑的笑声。

“这一切也很轻易发生在你身上,”乔治看着克瑞斯缇娜说:“如果大家知道你跟······”

克瑞斯缇娜收敛了笑容:“收回你刚才说的话,”

“不,”乔治说:“我想说,我们该帮她打打气。”

“别担心。”克瑞斯缇娜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尽在掌握中。”伊兹也展齿一笑。

“什么?”乔治狐疑道:“你们在搞什么?”

“没什么。”两个人异口同声回答。

“什么?”乔治摸不着头脑。

贝利出现在他们身后:“克莱夫跑到哪里去了?”

伊兹翻着白眼吐槽:“也许在某处不愿亲吻某人吧。”

贝利在前面喊:“走吧,欧麦利。”

克瑞斯缇娜轻轻的咳了一声,她和伊兹凑到恍若游魂的梅瑞徳斯身边小声的跟她说:“巡完房我们有东西要给你看。”

梅瑞徳斯没有反应,只是跟随着大部队向前走着。

伊兹看着她问:“梅瑞徳斯,你听到没有?”

“她没有聋。”

“哦,她好奇怪哦!”伊兹还没说完,梅瑞徳斯转头看向她。

“德瑞克没有选她,她就疯掉了。”克瑞斯缇娜说完这句话,梅瑞徳斯又转头看向克瑞斯缇娜。

伊兹担心的问:“梅瑞徳斯,你没疯吧?”

梅瑞徳斯一字一句的回答:“我没疯。”

“看,她没事。”克瑞斯缇娜的笑容溢于言表:“我们有个东西给你看,今天早上不能被分配去动手术。”

他们路过电梯的区域,艾迪森和德瑞克同时走下电梯。

“给他一个机会,德瑞克。”

“我已经给了,他是个傻瓜······”

梅瑞徳斯刚刚好在走廊的这头看到了他们。

“前面就有那个实习生。”不知名的实习生们在说着小话。

“对,少管闲事。”克瑞斯缇娜推着梅瑞徳斯,对着这些嚼舌根的长舌男喊。

克瑞斯缇娜来到病房里汇报病人的情况:“金贝利·格瑞斯沃德太太,有心脏病史,还做过多次手术。这次住院打算做冠状动脉绕道手术。”

他们正在说着的时候,格瑞斯沃德先生一直在帮格瑞斯沃德太太递化妆品。这个过程中格瑞斯沃德太太一直在涂脂抹粉。

埃里克斯从后面悄悄溜进来。

“你迟到了。”贝利觉察到了。

“啊,克莱夫,欢迎加入我们。”伯克扫了他一眼。

然后提问开始:“为什么手术中要保持心脏跳动?杨医生?”

克瑞斯缇娜和伊兹对视了一眼,“我不知道。”

伯克看了贝利一眼,不知道她的实习生怎么回事。

“什么?”贝利诧异的问。

克瑞斯缇娜又看了伊兹一眼:“我没有主意。”

贝利的目光顺着一排扫过去,伊兹回答:“我也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因为······”梅瑞徳斯刚想回答就被伊兹和克瑞斯缇娜恶狠狠的目光吓回去了。

伯克看向其他人:“有人知道吗?”

“以往的手术导致压力下降······”埃里克斯刚想回答就被伯克打断了。

“欧麦利。”伯克点名。

“我知道答案。”埃里克斯连忙说。

伯克回答:“我在问欧麦利。”

乔治连忙回答:“疤痕组织太深,心脏太弱,无法重新起搏,只要固定需要动手术的部分,不用理会心脏其他部分。”他越说越有点不自信了,但是看到对面伊兹和克瑞斯缇娜鼓励的笑容终于如释重负。

埃里克斯也看到了伊兹和克瑞斯他们的反应,他以为他们抱团在故意让乔治,舔了一下嘴唇面无表情的离开了这间病房。

伯克将病历递给乔治:“这个病人由你来负责。”

“谢谢。”乔治激动得接过病历,他从来没有在查房的时候得到心脏病人。

伊兹轻松的示意梅瑞徳斯离开这里:“好的,走吧。”

梅瑞徳斯一头雾水,但是克瑞斯缇娜和伊兹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待医生们离开病房后,格瑞斯沃德太太问格瑞斯沃德先生:“那是什么?”

“睡衣裤。”格瑞斯沃德先生展示手里的东西。

埃里克斯截住贝利医生:“太不公平了,他为电梯里的事情惩罚我。”

贝利白了他一眼:“他惩罚你是因为你查房迟到了。要告诉我迟到的原因吗?”贝利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谢帕德医生的脑神经患者今天需要人手帮忙,你去吧。”

然后她转过身来截住了在她身后窃窃私语的三人组:“你们三个好好想一想,怎么才能不让我丢脸。不然停止跳动的将会是你们的心脏!听明白了吗?”

“对不起,贝利医生。”

“我们真的很抱歉。”

她们道着歉绕开贝利医生,贝利张张嘴讶然的看着她们迅速的走掉了。

梅瑞徳斯被迫跟着她们俩好奇的问:“到底怎么回事?”

伊兹笑着说:“我们发现了一个病例。”

梅瑞徳斯惊讶的问:“你们偷了一个病例?”

“从精神科借来的。”克瑞斯缇娜补充道。“这可是史无前例的。”

伊兹笑靥如花:“被我们发现了。”

“偷了!”梅瑞徳斯强调。

克瑞斯缇娜无所谓的挥一挥手:“好吧,发现、偷窃、劫持、无所谓了。”

她洋洋得意地说:“梅瑞徳斯,在这个门后面,是我看过最酷的医学奇观。现在你可以选择离开,这样就不会犯错。”

伊兹也附和,她的手已经放到了门把上。

“或者走进这个病房,拿你的实习医生身份冒险。你的余生可能因此成为穿着难看的服务生。”克瑞斯缇娜停顿了一下给她思考的机会:“要不要一起?”

伊兹粲然一笑,梅瑞徳斯看了看她俩的微表情,决然的说:“管他的,来吧!”

伊兹敲敲门,她们走进了病房。

“赫尔曼先生!”

“哦,不,请叫我尚恩。我又要上厕所了。”病人从床上慢慢挪下来,背对着她们:“这些天我好像每半分钟就要上一次厕所。”他拿着一件披风慢慢整理着准备给自己披上。

“只是个普通男人嘛?”格蕾不明白她们为什么那么兴奋。

“等等。”克瑞斯缇娜提醒格蕾稍安勿躁。

“我很高兴,不必待着精神科病房了。”病人的语气很开心。

梅瑞徳斯眼巴巴的问:“有什么特别的?”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克瑞斯缇娜从唇缝里挤出声音,小声的回答。

那个病人慢慢从床上下来了,扶着腰慢慢站起来。

“喔!”就像费了很大的力气。

“啊,”他一边喘着气一边走过来:“我不是疯子,我不过是怀孕了。”

他展露在她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肚子,走路的方式也像极了孕妇的蹒跚。

梅瑞徳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