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幸运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3458字
  • 2021-10-07 11:20:06

“你有点惊吓到我们了。”伯克对躺在病床上的卡帕娜说。刚刚的情况很凶险。

他询问伊兹:“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呃······电解液正常,尿液毒素呈阴性,心电图正常。中午会做昏厥判断测试,还有她正在吃避孕药。”伊兹回答。

“那又怎么样?”伯克问,不明白伊兹为什么突然会提起避孕药。

“我也这么问,”卡帕娜插嘴:“另一个医生对此惊讶不已。”

伊兹记在小本本上:“她以前没有提起,但现在我列入她的药物史了。”

“什么另一个医生?”伯克好奇的问。

“克瑞斯缇娜······走进房间闲逛。”伊兹说完,伯克了然的笑了下,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容温柔缱绻。

“好吧,带她下去做个心脏超声波检查。”伯克努力克制微笑下达检查指令。

“心脏超声波检查?心律恢复法或者切除术任何?”卡帕娜自己就是半个专家,其实医生都讨厌这样的病人,各种质疑和各种建议。“我不需要心脏起搏器或者是内部永久电击器。”

伯克给她解释:“虽然风湿性心脏病导致心律不齐的机会不常见,我们还是要检查你的心脏瓣膜。”

伊兹看了她一眼,问:“我以为你的博士学位是药理学,而不是临床医学。”她也不喜欢这种自以为是的病人。

“是啊。”卡帕娜点点头,就像没看出实习医生的不满。

————

克瑞斯缇娜跑到他们团队固定的休息老地方来,一手拿着病历一手摘抄着。

格蕾试图跟她闲聊:“好消息是艾蒂森给了德瑞克离婚协议书,她还在这里做她的艾蒂森,但这并不代表我嫉妒之类的。”

“好奇怪。”克瑞斯缇娜的专注力仍在病历上。

“我不嫉妒有什么好奇怪的?”格蕾奇怪的问。

“不是,你绝对有权嫉妒。”克瑞斯缇娜连忙跟格蕾说:“这是你的地盘,她却到处惹事。我觉得奇怪的是伯克的病人。她今年一年住过其他四家医院,这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伯克的病人?”格蕾好奇的问,毕竟伯克是克瑞斯缇娜的前男友,还是差点孕育孩子的前男友。

“这跟伯克无关。”克瑞斯缇娜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样子。

“克瑞斯缇娜,你同一天内失去一根输卵管一个孩子和一个男朋友,你绝对有权难过。”格蕾不想让克瑞斯缇娜硬撑,她有难过的权利。

“而你失去你的美梦先生,你也有权嫉妒。”论牙尖嘴利,克瑞斯缇娜不输任何人。

“我没失去我的美梦先生,你记得离婚协议吗?我也不嫉妒。”格蕾的期望还是可以触摸得到,虽然还需要时间。

“我也不难过。”克瑞斯缇娜快速的说。

“你应该回你的病房。”格蕾劝她。

“好吧,如果情况对调,你会不会愿意和你妈妈一起被关在一个只有一扇窗户的小房间里?”克瑞斯缇娜的眼神很少露出那种恐惧的神色。

“你觉得我们就像她们吗?”格蕾眉头颦起:“我们的母亲?”

克瑞斯缇娜歪着头挑眉看她,你就没点B数吗?

————

格蕾到爱丽丝的房间发现她不在病房。

护士恰好这会儿也带着仪器过来了:“你妈妈在哪儿?”

“对啊,我妈妈在哪儿?”格蕾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你妈妈在哪儿?”乔治走进病房惊呼。

“真有意思,你还问!”格蕾看着他。

“哦,糟了。”乔治悲催的说。

————

“哦,你不会相信这个。”CT室的医生惊讶地对埃里克斯说。

“不,不可能,那家伙还在看杂志。”埃里克斯也惊叹,影像上显示出来的内容真的让人叹为观止。。

“那绝对是一颗子弹,清晰的轨迹穿过他的头部。”爱丽丝出现在CT室门口,她气势恢宏的抱着肩膀指点江山:“你们想继续坐在这里还是立刻动手术?”

埃里克斯和CT医生惊讶的看着穿着主治医生手术服的病人。

她用手划出CT片子上的痕迹:“这就是子弹穿透的痕迹,但还没穿过中线。他真幸运,这人还可以坐在那里跟你聊天。”

这时CT医生带着谢帕德来到CT室。

“他需要清理伤口的坏死组织,修复创伤的脑膜。”爱丽丝还在介绍着手术流程。“但是我们不需要取出子弹。”

“诊断得太好了,格蕾医生。”谢帕德上前赞叹着,乔治也带着轮椅走到门口了。

“我是谢帕德医生,我是神经科的会诊医生。”他跟爱丽丝打招呼。

乔治在门口提醒:“格蕾医生,楼上的人需要你过去。”

爱丽丝马上站起来,路过谢帕德的时候顺口问了一句:“你去预约手术室和工作人员吗?”

“我来。”埃里克斯连忙回答。

乔治看到了影像片子,几步跨进来:“不可思议!”

“欧麦利!”理查德出现在门口。“你能不处理那个病历吗?医生?”他对乔治使了个眼色。

乔治连忙向外走:“我可以处理很多事情,推轮椅也行,来吧,格蕾医生。”他只能悲催的离开这个诱人的病例。

————

艾蒂森跟着贝利到了病人杰若米的病房,艾迪森详细给杰若米介绍手术:“没动手术之前我们无法确定,但是看起来我也许要切除你的胰脏,并做肠绕道手术。”

“你告诉她我的肺不太适合麻醉药了吗?”病人转过头来问贝利。

“我不是一直把你照顾的好好的?”贝利反问。

艾蒂森的话更加理智也更加残酷:“你的肾功能衰竭得很快,如果我们不动手术,恐怕你会有多重器官衰竭。”

“如果我说不做呢?”

“这就很难说了,杰若米。”贝利低落的说:“这会是个漫长而艰难的手术,你的身体得承受很大的压力。”

“对,但是我还是我。”杰若米笑着说,他一直那么开朗。

贝利看到他的笑容也笑起来:“但是你还是你。”

“所以如果不动手术,我就会死,如果动手术,我也许还是会死?”他其实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

“基本上来说,是的。”艾蒂森点头。

“我喜欢这个成败几率,”他苦笑:“得了这个病26年了还活着已经够棒了,这是现实。所以如果我幸运的话,太棒了。如果我运气不好······”他轻轻握住贝利的手,贝利反过来握住他。

“这一路都很棒。”他安慰着贝利,他知道贝利一直在为他担心。

“你会没事的。”贝利安慰他。

————

枪伤病人的病房

“我们需要给你做心里评估。”谢帕德对病人和家属说。

“我们还需要告诉你多少次?他没有想要自杀。”病人的妻子力争:“那只是个意外。”

“他们只是做分内的工作而已。”躺在床上的病人拉着妻子的手晃了晃。

“不,他们的工作是让你好起来。”病人的妻子不忿的说。

“枪击时你在哪里?”谢帕德问病人的妻子。

“我在隔壁房间,我听到枪响,太可怕了。”

“现在都结束了。”病人连忙说。

“你为什么没有报警?”埃里克斯问。

“因为他只是昏迷了一小会儿,然后他就可以走路,可以说话和······”女士的表情很无辜。

“你应该去报告警察。”谢帕德很严肃的说。

“警察?”

“我们为什么要报警?”病人的妻子不解。

“法律规定我们任何枪伤患者都要报警。”埃里克斯告诉他们常识。

————

乔治拿着食物走到空病床的走廊,克瑞斯缇娜还在这里。她正躺着看资料。

“你开小差了,知道吗?”乔治对她说。

“我在工作呢,我要弄清楚那个跑了四家医院的疯女人是怎么回事。”克瑞斯缇娜连头都没抬,专注于自己的笔记。

“你就是那个疯女人。”乔治吐槽。

“我只是为了自由休息一下。”克瑞斯缇娜没理会他的吐槽:“把那本字典递给我好吗?”

“你有一个比我好的病人,你甚至没有病人。”乔治把字典递过去之后一屁股坐到轮椅上:“梅瑞德斯有个囊包纤维症病人,埃里克斯有个枪伤患者,伊兹的病人有神秘的心律不齐,我不是保姆。我是外科医生,动手术的医生。”他的怨念很深啊。“现在我让一个假病人做假检验好让她能动假手术。”乔治气愤的将纸袋里的三明治甩出来。

“她是装出来的?”克瑞斯缇娜突然从乔治的吐槽里面得到灵感。

“对她来说是真的,阿兹海默症。”乔治以为她说的是爱丽丝。

“那个传教士,卡帕娜······”克瑞斯缇娜连忙起身下床,“哦,多谢了。”她拍了一下乔治的脑袋。

“啊嗷,”乔治故意喊疼:“没道理!”他把自己的东西丢回床上,没道理连克瑞斯缇娜都找到事情做,而他却在哄孩子······

克瑞斯缇娜回护士站:“伊兹,她的进展如何?”

“我到处找那本病历。”伊兹低着头找病历本呢。

“阴性,对吗?”克瑞斯缇娜把手里的病历还给伊兹。

“超声波先生轻微的二尖瓣狭窄,昏厥判断测试呈阴性。”这个病例也困扰着她。“我们正在做电流生理学测试。”

“我不用把电极贴到她的心里就能告诉你她到底怎么了。”克瑞斯缇娜一边说一边坐下来,她已经有一点点不太舒服了。

“是吗?就凭病历?”伊兹没当回事。

“不,是凭她吃的药。”克瑞斯缇娜否定伊兹的说法。

“那是避孕药。”伊兹不太理解:“你如何如此关注?回床上去!”

“她是自己搞的。”克瑞斯缇娜提出一个听起来荒谬的猜想。

“你觉得她诱导自己心律不齐?”克瑞斯缇娜的说法伊兹无法认同。“她一定是疯了才这么做。”

“不,她患有蒙氏症候群。”克瑞斯缇娜补充。

“等一下,你认为她偷吃东西制造真正的病症?”伊兹感觉有点意思了:“你是认真的吗?”

“对,告诉伯克这件事,再告诉我他怎么想。”克瑞斯缇娜对伊兹说。

“你告诉他吧,他就站在你身后。”伊兹举起病历递给到处找病历的伯克。

伊兹就这么把克瑞斯缇娜卖了,克瑞斯缇娜惆怅的摸着自己的额头叹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