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祸不单行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2108字
  • 2021-10-05 09:40:03

艾迪森来跟理查德告别:“我明天早上就要走了。”

“不行。”理查德拒绝。

“什么?”他们一起走回办公室。

“我不会接受你的辞呈。”理查德说。

“这并不是辞呈,这只是通知而已,”艾迪森无所谓的说:“我不是你的正式员工。”

“我来这里不过是为了一个病人,我现在可以在纽约远程观察双胞胎的情况。”

理查德问:“那个早产儿怎么办?”

艾迪森说:“我不坚持挽救那个早产儿了。他叫我撒旦,理查德。”她意识到自己无法挽回这段婚姻了。

“你不会不战而败的。”理查德不相信艾蒂森这么快放弃。

“没有战,他赢了。”艾迪森很消沉:“我明天早上就走。”

“噔噔”乔治敲响主任办公室的门。

“什么事?欧麦利?”

“关于爱丽丝·格蕾医生,先生。”乔治将病情报告给理查德:“扫描证实了她确实患有憩室症,同时发现肝脏有异常的肿块。”

一行三人一起向外走。

“可怜的梅瑞徳斯,难道阿兹海默症还不够糟吗?”乔治为格蕾感到愤慨:“现在她的母亲又要跟肝癌搏斗。”

“除非是做活组织切片检查,否则无法确定是癌症。”理查德提醒,他认为还没确定的事情不应该这样下结论,也希望不是坏消息。

“是的,对不起。”乔治收回刚才的话。

伊兹在楼梯上截住他们:“抱歉,谢帕德医生,我们这边需要你,快点。”她看起来很慌张。

“是实习医生克瑞斯缇娜,她昏倒了。”伊兹舔了一下嘴唇,飞快的扫了乔治一眼。

“克瑞斯缇娜昏倒了?”乔治惊讶。

“为什么找我?”艾迪森疑惑的问。

伊兹又飞快的扫了理查德一眼,没说话。

但艾迪森明白了过来,理查德也明白了。

乔治后知后觉:“克瑞斯缇娜怀孕了吗?”

“闭嘴,乔治!”伊兹说。“请跟我来。”

艾迪森立刻跟着伊兹离开,但不忘回头说:“这不会改变任何事,理查德,我明天早上还是会离开。”

理查德摸了摸没有头发的脑壳,头痛起来。

“今天真是糟糕。”乔治跟着吐槽。

凯瑞的手术室。

“好了,克莱夫医生,如果我们要阻止她脸红我们要先找到交感神经节到底在哪里。”谢帕德正在手术。

理查德突然拿着口罩走了进来:“现在准许我做外科手术!”

“什么?”

“我知道你听到了,我就站在这里说。”理查德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我现在很忙,等一下再说。”谢帕德否定他的想法。

“只需要口头批准。”理查德说:“我们晚点再签书面文件。”

“我不能。”谢帕德拒绝。

“我是外科主任,这并不是请求。”理查德坚持着。

“恕我直言,我现在不是你的下属,我是你的医生。”谢帕德更加坚持。“脑部手术之后现在才一个星期,你现在还不可以进行手术。”

理查德悄悄扫了格蕾一眼,向谢帕德走近一步。

“只是简单的活组织切片检查,住院医生都能做。”他想为爱丽丝做点什么。

“那就找住院医生做,还找我干嘛?”谢帕德怀疑理查德的大惊小怪。

理查德的目光再次扫向格蕾,谢帕德反应过来,也跟着他看向格蕾。

格蕾受到他们的注目礼,霎时明白过来:“是关于我母亲的吗?你认为她得了癌症?”

理查德的目光闪了一下:“乔治需要你的签字。”

他们都看着格蕾,格蕾立刻转身离开手术台。

“理查德,我明白她是你的朋友,”谢帕德说,“但是我不会批准你做手术的。”

格蕾走出手术室:“她的胆红素是多少?”乔治正等再门外。

“不超过4,不是太好,”乔治回答:“但也不是很糟糕。”

格蕾拿过需要签字的文件签上字:“这就是我没看到黄疸的原因。”

“没人看得到。”乔治安慰她:“我们需要等结果。”

“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格蕾发现乔治在躲闪她的目光。

“是关于克瑞斯缇娜······”乔治没有隐瞒她的意思。

克瑞斯缇娜躺在病床上辗转反侧的样子看起来很难受。

“你告诉孩子的爸爸了吗?”手术台上艾迪森问克瑞斯缇娜。

“克瑞斯缇娜?”艾蒂森喊。

“克瑞斯缇娜?”

“克瑞斯缇娜?”

“克瑞斯缇娜?”贝利摸着她的头发问:“要不要我们找谁来?”

但她只环视了一下周围,没有吐露一个字。

“她现在非常危险,你看到了吗?”艾迪森用超声波检查,影像上显示出来的东西并不乐观:“这是宫外孕,输卵管破裂,她正在大量出血。”

艾蒂森立刻开始进行剖腹手术了。

“她会没事的,对吗?”伊兹很慌张的问。

艾迪森问:“她很希望保留这个孩子吗?”

“我不知道,”伊兹不知道今天经受几次冲击了,每个人都有秘密,但是没人知会过她。“她不爱谈论私事。”

“她失血很多,但是我已经控制住了。”艾迪森说:“贝利医生,你一定有自己的手术要进行。”她提醒着,贝利整个手术过程都站在克瑞斯缇娜头顶的位置,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实习医生。

“我可以在这里。”贝利有点自责,她是不是对自己的实习生关心的太少了。

伯克的手术做完了,他离开手术室准备去找克瑞斯缇娜。

理查德在手术板边截住了他:“正好,你做完了?请你做一个活组织切片检查。”

伯克勉强停住脚步:“我得走了,我要去检查······有个病人等着我呢。一个实习生在手术当中昏倒了,所以,如果这个可以等的话······”

理查德一口拒绝:“不,我要你现在就做活组织切片检查。”

伯克轻轻的嘘了一口气:“主任,现在不行。”

“我现在没信跟你争论,明白吗?”理查德的态度很强硬:“你必须去做,因为我要求你现在做。因为我需要你。”

伯克停了下来。

“是爱丽丝·格蕾。”理查德说。伯克沉默了一会儿跟着他返回手术室。他没有看到待他离开后手术板上护士更新了克瑞斯缇娜的手术情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