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一轮值班3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3187字
  • 2021-09-11 08:18:21

“哇哦,这次真是快。”乔治一直在盥洗室等待着,他喝着奶看着资料轻松的等着,伯克医生刚刚从手术室出来。

“他的心脏已经损伤的太厉害了,没有办法做搭桥。”伯克医生一边清洗着双手一边说。“我只能让他走了。这很少见,但发生了。这是最坏的结果了。”

闻言,乔治呆住了。

“可我告诉他的妻子······我告诉格洛里亚他会没事的。我承诺她会好的。”

“什么?”伯克医生讶异乔治竟然敢做出承诺。

“他们有四个小女儿·······”乔治说。

“这是我的病人,你看我承诺过什么?”伯克医生打断乔治,语气非常重。“唯一能做出承诺的只有上帝,而我从没看他拿过手术刀。永远不要向病人家属承诺有好结果!”

“我本以为······”乔治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你对沙维奇夫人做出的承诺,那么由你去告诉她她现在变成寡妇了。”伯克医生说完离开了盥洗室。

乔治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看着手术室里的沙维奇先生被盖上手术床单。

“伊兹。”克瑞斯缇娜制止伊兹说什么。

“或许梅瑞徳斯不该······”伊兹试图劝她。

“伊兹。”克瑞斯缇娜再次制止伊兹的话。

“我告诉他我不去了。”格蕾出现在走廊的门口。

“别假装在帮我,我没事。”克瑞斯缇娜回答。

“克瑞斯缇娜。”格蕾试图解释。

“干了坏事就得承认。不要求我原谅,你要坏就坏到底。”克瑞斯缇娜把手里的矿泉水商标撕的沙沙作响。

“我没有······”

“你当然有。你只是觉得良心不安而已。快一边儿吧,我可没有因为跟上司滚床单而被选中。我可没有因为有一位著名的母亲而进入医学院,我们这种人得努力自食其力。”克瑞斯缇娜说的很刻薄。

格蕾很生气克瑞斯缇娜说的话,她没办法再留在这里自取其辱,气冲冲的转身走了。

“格洛里亚,手术有些并发症,托尼的心脏损伤严重,我们本想搭桥,但是······我们尽力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沙维奇夫人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他······”乔治不知道该怎么张嘴说,“托尼去世了。他死了。格洛里亚······我很抱歉······”

“谢谢。”沙维奇夫人一下子被这个消息击中了,“求你······走开······”她一下子坐在地上。痛苦的哭泣声从乔治身后传来······

凯蒂的病房。

谢帕德医生在亲自给凯蒂剃头发,格蕾走了进去。

“我保证会把她剃得很酷,变成光头选美皇后,虽然那一定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事。”

“你是因为我和你上床才选的我吗?”格蕾问。

“是的。”谢帕德医生笑着说:“我开玩笑的。”

“我不会去协助你做手术的,你应该让克瑞斯缇娜去,她很想去。”格蕾没有理会他玩笑的说法。

“凯蒂的医生是你,今天是你上班的第一天。在训练还不充足的情况下你就救了她的命,你有权全程参加这个病例。”谢帕德医生很真诚的说。“你不该让跟我上床的事情去影响你自己的机会。”

格蕾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格蕾和乔治百无聊赖坐在门廊外的百叶窗窗台上发呆。

“我真希望我是位厨师,或者是滑雪教师,或者是幼儿园老师。”格蕾呆滞的眼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宁愿是位很棒的邮递员。”乔治摸着下巴,耸耸肩。“我很可靠。”

格蕾发出一声轻笑。

“你知道吗,我父母告诉别人,他们把儿子培养成了外科医生,就像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成就。就像我就是超级英雄之类的。”乔治的脸色也很糟糕:“如果他们看到我现在这样······”

“我跟我妈妈说我想读医学院时,她劝我不要去。”风吹起格蕾的刘海,“她说我不具备外科医生的素质,我永远无法胜任它。所以在我看来超级英雄听上去一点都不好笑。”

“我们会撑过去的,是吗?”乔治皱皱鼻子,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

微风吹拂的夜晚,两个人都沉默着思考。

“她依旧呼吸困难,你看过动脉血气分析或者胸片吗?”主任在重审患者的情况。

“哦,是的,我看过了。”埃里克斯说。

“有什么结论?”

“我昨晚负责很多病人······”埃里克斯在找借口。

“说出术后发热的常见原因。”主任提问道。

“呃·····”埃里克斯开始摸口袋,主任制止他的小动作。

“用脑子想,别找书。别查书这些都应该记在你的脑子里的东西!说出术后发热的常见原因。”主任再次提问。

“呃,术后发热·····的常见······”埃里克斯说不出来,难堪的杵在那里。

“有人能说出术后发热的常见起因吗?”主任生气的大声提问起整间急诊室的实习生。好多实习医生和护士都去摸出口袋里的笔记本——

“肺炎,尿道炎,伤口感染,血栓,药理作用——五个W。”格蕾不假思索的回答。“最大的可能是肺,隔膜炎或者肺炎,一般会判定为肺炎,特别是没时间做检测的时候。”

(Wind water wound walking weird grugs)

主任一步步走到格蕾附近,格蕾说完之后,主任回头看了埃里克斯一眼,嘴气得歪了一下,双手交叉抱着肩膀。“那你认为4-B床病人是哪种情况?”主任开始提问格蕾。

“第四个W,血栓。”格蕾回答:“她很有可能是肺动脉栓塞。”

“通过什么可以确诊?”继续提问问题。

“螺旋CT、肺通气扫描、耗氧量、肝磷脂的数值以及下腔静脉过滤结果。”格蕾回答得很迅速。

“按照她说的去做检查。”主任说,“告诉你的组长,这个病人你不用管了。”埃里克斯低下头。

“我知道你,从你身上能看到你妈妈的影子,欢迎来参加竞赛!”主任温和的对着格蕾说。

格蕾笑了。

手术室。

“好了在座的各位,这样一个美妙的夜晚正适合拯救生命!咱们开始吧!”谢帕德医生站在属于他的位置。护士们有条不紊的在准备着术前的最后准备。格蕾被允许进入到手术室,她站在所有人的后面观摩着。

手术紧张而肃穆,做到后半段的时候,谢帕德医生示意格蕾走到手术床前近距离观察。克瑞斯缇娜在二楼的观察室里。这是个脑外科手术,辅助护士给格蕾让开位置,让她用显微镜观察手术的过程。格蕾和谢帕德医生对视了一眼,他用鼓励的目光看着她。

“我想不出任何我要做医生的理由,”格蕾在心里想着。“但我能想出一千个不做医生的理由。每个决定都是如此艰难,生死在我们的手中,到了某个关头就不再是竞赛。你要不跨出那一步,就是掉头离开。我其实可以退出,可现况是我爱这片竞技场。”

手术结束后,格蕾一个人坐在手术室外面的等候区。

克瑞斯缇娜从观察室走出来,“干的不错。”她终于能心平气和的对待格蕾了。

“谢谢。”格蕾回答。

克瑞斯缇娜坐到她的身边。“我们没必要这样,我说点什么你说点什么,然后有人哭了,有那么一个时机······真肉麻!”

格蕾露出笑容。“很好!”

“你应该睡一会了,你看起来糟透了。”克瑞斯缇娜说。

“我看起来比你好多了。”格蕾看着克瑞斯缇娜说。

“那不可能。”两个人都笑了。

谢帕德医生从手术室出来,把头上的手术帽摘下来放到导医台上。格蕾坐在那里一直看着他。

“真是太惊人了!”格蕾说,谢帕德医生看着她点点头微笑着没有说话。

“你用尸体练习,不停的学习。”格蕾继续说:“自以为知道站在手术台前是个什么感觉。但是那实在太爽了,真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会吸毒。”

“说的对。”谢帕德医生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格蕾,深邃的目光像是一泓清水。

格蕾笑了:“没错,就是那种感觉。”

谢帕德医生说:“这正是我一直做的。”

“确实。”格蕾还沉浸在手术的感觉中。

“回头见。”谢帕德医生走了。

“回头见。”格蕾还坐在那里,他走远了之后又说了一句:“再见。”

“所以,我熬过了第一次的工作,我们都熬过来了。其他的实习生都是好人,你会喜欢他们的,我这么认为。不知道,可能吧。至少我喜欢他们。”

“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不卖房子了,我要留着它。”

“我要找几个室友,所以那还是家,不是吗?”

格蕾坐在窗前,对着坐在圈椅上的一个优雅肃穆的中年女子自言自语着。

“你是个医生吗?”女子问格蕾。

“不。我不是你的医生。”格蕾说:“不过我是一个医生。”

“你叫什么名字?”女子问。

“是我,妈妈,梅瑞徳斯。”格蕾说。

“好吧。”那个女子在用右手转动左手的手表,转的很快。她说的话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看向格蕾的目光也没有。

“我觉得从前我也是个医生。”她说。

格蕾拉过她的左手握起来:“妈妈,你曾经也是医生。你是个外科医生。”

这是一家疗养院,窗外的雨淅沥沥下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