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满足4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4407字
  • 2021-10-02 15:33:37

“这是维克森医院来的捐赠者。”护士推着移动病床进了医院。

乔治安排着:“就把她放在这里,直到器官摘取小组过来。谢谢。”

乔治没话找话:“至少她的心脏是跳动的。”奥利维亚没有理他。他回头看着奥利维亚关上折叠门。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他赶快转回身来:“我想贝利希望我······”

奥利维亚走进来安装监护器:“我们联系上死亡骑士的家属,他们住在波特兰。几个小时就能过来。他们到的时候要我呼你吗?”

“对,他们知道吗?”

“只知道我们还在抢救。”奥利维亚一边打开器械一边说:“我就得最好还是在一开始就知道坏消息。”乔治打开听诊器给病人听诊。

奥利维亚还在说着话:“我知道我想跟宣布医治死亡的医生聊天,得到一些答案。”她的表情变得哀怨起来:“这样我才能继续生活。”乔治收起听诊器,用手从病人的锁骨边按压旋转了一下,病人的胸部向上隆起,像是应激反应。

乔治惊讶的说:“你看到了么?”

他又做了一次:“她的大脑有不自主反应,她的脑干还活动着。”

走进来几个医生想把病人拉走,乔治赶忙比划着把发现的问题反映出去,医生看到了说:“她的大脑有不自主反应,好的。”

乔治连忙说:“她不能完全算是脑死亡。”

“可能被忽视了,大脑皮层死亡,脑干也会接着死亡,死亡是早晚的事,我们只是等待。”摘取小组的医生跟乔治解释。

“你不认为·····”乔治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说不定她到手术室的时候就死了。”医生倒着走回答乔治。

乔治看着远去的一队人低声嘟囔着:“但她现在还活着。”

塞伯特的手术室

“我们干什么一直耗在这个人身上?这是练习吗?”杜纳医生烦躁的问。“我不需要练习,一直委员会已经批准了。”

“我们在等他儿子的答复。”伯克回答。

杜纳医生说:“这个人流了大量的血,也许活不到明天。”

“你还有多久?”伯克问。

“一个半小时。”杜纳回答:“但没有肝脏我不认为这个人能活那么久。”

克瑞斯缇娜在给石卡缇的母亲上药。

塞伯特夫人自己嘀咕着:“我得跟石卡缇谈谈,我需要跟他谈谈。”

克瑞斯缇娜不赞同的说:“他应该自己做决定。”

“你认为我不该救我的丈夫吗?”塞伯特夫人惊讶的看着医生。

克瑞斯缇娜放下打开的病历:“我觉得你现在感情用事。当我们感情用事的时候,有时候难以保持清醒考虑所有因素。”她顿了一下:“你丈夫今天在高速公路上撞死了一个人。他差点让你和孩子送命,这都是事实。”

“医生,你谈过恋爱吗?”塞伯特夫人问。“爱过吗?”

克瑞斯缇娜看着她一愣,轻轻的说:“爱情是有限度的。”

“谢帕德医生。”乔治追上正在走廊里走的谢帕德。

“欧麦利医生。”

“我和器官捐赠者在加护病房,贝利医生要我们坚持病人,即使他们已经死了。”

“你发现什么了?”

“她的大脑有不自主反应。”乔治尽量准确的描述:“捐赠者的脑干还有活动。”

他们立即赶去1号手术室,在半路上截住了摘取小组。

“打扰一下,我是德瑞克·谢帕德,脑神经外科主任。介意我检查一下吗?”

“没错,她还在动。我们打算等到她死亡为止。”器官摘取的沃森医生很无奈的看着乔治请了大神来。“她已经陷入不可恢复的昏迷,维克森的汉斯医生做过检查了。”

“忽略了大脑的不自主反应,他们还忽略了什么?”谢帕德毒舌的问。“她的脑干长了肿瘤,对吗?”他开始翻病历记录:“我没看到核磁共振,只需要脑电图就能确定脑死亡?”

“是的,汉斯医生说他做过。”沃森医生回答。

“我不认识汉斯医生。”谢帕德怼他。

“在三个州有六个病人等着这个女人的器官。”沃森医生很不开心,像是有人截胡。

“如果器官来自脑死亡的人,他们一定很高兴。”谢帕德仔细看着病历。

“当她还活着的时候,谁也不能碰她。”沃森医生说。

伯克看见这边有人争执,他走过来问:“有什么问题吗?谢帕德医生?沃森医生?”

“这个捐赠者还没完全脑死亡,我想给她做核磁共振和脑电图。”谢帕德说。

而沃森医生反对:“太浪费时间了。”

“我坚持要做。”谢帕德认真的看着伯克要求。

“你坚持?”伯克拿起病历。

“是的。”

满医院的人都关注到他们的对峙。

伯克说:“如果我的脑神经外科主任说他需要做核磁共振和脑电图,他就要做核磁共振和脑电图。”他把病历还给谢帕德。

沃森医生说:“我们有6个病人等着。”

“我管不了,沃森医生。”伯克说:“器官给谁是器官共享中心的事,谁捐赠器官是他家人的事。我手术室里有个人在等肝脏,那个人也许根本不值得救,但我也管不了。那我管得了什么?其他所有的。”他霸气的说完转向谢帕德:“病人交给你,谢帕德医生。”

“谢谢,伯克医生。”谢帕德点头。“欧麦利医生,你愿意协助进行核磁共振吗?帮我拿着这个好吗?”

对峙结束了,人群散开。克瑞斯缇娜隔着人群看向伯克,伯克也看见了她。

谢帕德看到了护士站边的格蕾,格蕾也看了他一眼就回过头去不再看他。

“我们先做脑电图,乔治,你跟我来。”

伊兹走出大厅,寻找着什么。

“他将来继续打她怎么办?”

“这你管不了。”埃里克斯用轮椅推着石卡缇散步,“但是你的决定不能处于愤怒。”

“埃里克斯。”伊兹在后面喊。

“你的问题怎么解决?”

“埃里克斯!嘿!”伊兹追了过来。“你不应该出来。”

“你能不能走开,拜托!”埃里克斯让她离开。

他蹲在石卡缇的轮椅边:“我的愤怒意见强烈到近乎失控,我学会摔跤,之后他打我妈妈的时候我揍了他一顿。当他出院的时候他走了,就再也没回来。”

伊兹站在一边,她也听到了埃里克斯的话。

“他是一个冷酷卑鄙的畜生,但他还是我的父亲。现在我忍不住会想,要是我以前没打他······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能相处。”他对石卡缇眨眨眼睛,石卡缇抿着嘴,还在思考利弊。

埃里克斯走进伊兹:“什么事?”

“我很抱歉,不是故意打扰。”伊兹说。

“什么?伯克想要什么?”

“对不起,石卡缇,他现在要你做决定。”

石卡缇回到母亲的病房,低着头,手握成拳头有节奏的捶打着扶手——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塞伯特夫人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大家都在等待着。

许久,她问:“什么时候做?”

伯克走过来:“我们马上帮石卡缇做手术前的检查。移植手术医生正在待命,没多少时间了。”

“石卡缇。”塞伯特夫人叫他:“石卡缇。”她的声音哽咽了。

他看向旁边的埃里克斯医生,又低下头来思考着。

敲击声持续着,持续着,突然停了下来。

“好,我同意。”他看着母亲说:“但是我有几个条件。”所有人都看着他。

转动轮椅走近母亲:“你要告诉警察车祸发生的真相。还有我们回家以后,你和我马上搬走,已经够了。”塞伯特夫人眼含热泪点头答应了。

“18岁男性,肝脏捐赠者,没有恶性肿瘤和传染病,大约10分钟后到达。”伯克走出病房在护士站给手术室打电话。

克瑞斯缇娜拿着病历走到护士站:“你知道那个女人只想回到她丈夫身边。”

“我不知道,那不是我的·····”伯克放下话筒看着她。

“不是我们该管的。”克瑞斯缇娜接话说。两个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伯克揉揉太阳穴,开口:“克瑞斯缇娜,······我在想,我希望我们能·····我知道我们没有······”他语无伦次了。

“你在问我······”她不知用什么样的心情对着他。

“你还好吗?”伯克深深的看着她。

她不想回答这种问题:“我可能回手术室了吗?”

伯克轻轻的嘘了一口气,点点头,垂下眼睑。

“那么是的,伯克医生,我很好。”她转身离开。

他无言的看着她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了。

“克莱夫,带他去做术前检查。”

核磁共振室

“看到她脑干上的肿瘤了吗?”谢帕德指给乔治看。

“看起来很糟糕。”乔治说。

“你也没有诸事不顺的时候?欧麦利。”谢帕德问:“我是指非常不顺的那种。”

乔治舔了一下上牙:“我常常这样。”

“今天好多了,”谢帕德说完转头跟等在门口的沃森医生一行人说:“你们也可以回家了。今天只有我会进行手术。我的病人大脑还活着。”

“好吧。”沃森医生他们不甘的带着保温箱离开了。

乔治问:“你真的认为她会好起来?”

谢帕德一边记录着一边回答:“如果把肿瘤切除,她有很大的机会恢复过来。”他走出影像室,回过头来看着乔治:“照顾一下她。”这个她是指谁乔治心知肚明。

“梅瑞德斯?”

“是的。”

乔治走到候诊室旁边,正好碰到奥利维亚,两个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奥利维亚指给他死者的家属。

他觉得他可以跟奥利维亚说清楚了:“听着,或许我还没有原谅埃里克斯,或者是梅毒的事······那不是真正的问题······有一个女孩······我不在乎她是否有了别的男人,就算她把埃博拉病毒传染给我都没有关系。”奥利维亚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点点头。

“我喜欢你,奥利维亚,只是喜欢的还不够。”他终于说了出来。

奥利维亚难过的点点头:“我努力过,对吗?·····你很诚实,那很好。”她难过的低下头,乔治轻轻的在她的头上吻了一下。

“你知道要怎么告诉他们吗?”许久,她平静下来后指门那边的死者的家属们问乔治。

“他们被送来的时候已经垂死,我们辛苦抢救是为了什么?”乔治似乎已经明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获得经验吗?”奥利维亚问。

乔治回答:“是为了能够告诉他们的家人,我们已经尽力了。”

她看着他走进候诊室,去找死者的家属们。

谢帕德在电梯里,到达某一层的时候艾蒂森进来了。

“正当事情有点好转时就遇到你。”谢帕德不想见她。

“你告诉梅瑞德斯发生了什么了?”艾蒂森问。

谢帕德说:“是的,你跟她说什么了?”

艾蒂森专注的看着谢帕德说:“有时候人们会不顾一切得到别人的注意。”

“什么?”谢帕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就是你的观点?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关注?”

他讽刺着:“你一丝不挂跟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时是这么想的吗?”

“不,我什么都没想。”艾蒂森按下电梯的3楼键。“我只是一时空虚。我们曾经相处很好,等我们越来越忙的时候就变懒了,我们连吵架都懒得吵。德瑞克,当时马克就在身边,我很想念你。但现在我非常抱歉,我比你想象的还要歉疚。但至少我还想跟你谈谈,德瑞克·····”

德瑞克走出电梯,回头跟艾蒂森说:“我就像一个打开塞子的水槽,艾蒂森。”他用格蕾吼给自己的话回答,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通通都拿出来了?”肠梗阻病人问。

“是的。”格蕾抱着病历回答。“很不容易,也令人非常不愉快。你感觉怎么样?”

“空虚,我感觉空虚。”

格蕾赞同:“对,我近来也有点空虚。”

“我看得出来。”

“哈珀先生,为什么吃娃娃头?是为了满足什么?”

他笑着:“你真的想知道?”

格蕾沉默了下:“会不会很恶心?”

“或许有点。”

“也许应该隐瞒起来。”格蕾耸耸肩,她不是很想知道了。

伯克在一天的结束巡视着整家医院——

——经过石卡缇的病房,他已经做完移植手术躺着休养,埃里克斯在一旁陪着他······

——伯克站在手术板前看着护工将混乱的手术擦掉,写上脑部手术的安排······

——他走到塞伯特夫人的病房门口,看见她在跟警察讲述着车祸的过程······

——贝利在看着从病人身体里拿出来的茱蒂娃娃头,叹息着将它们丢进垃圾桶·····

——他最后走到拐弯的地方,看到克瑞斯缇娜,为她站住脚步,两个人对视许久,终究是她走向她原本的方向·····

——谢帕德在给原本的捐赠者做脑部手术,伯克看了一会儿离开了,格蕾还在二楼观察室痴痴的盯着看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