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一轮值班2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3417字
  • 2021-09-10 14:08:33

窗外晨光微熙,太阳逐渐升起,谢帕德医生站在医院空中长廊上看着落地窗外的天空,沉思着。

“之前你说是癫痫发作,现在你又说不是吗?”凯蒂的父亲焦急的询问医生。

“我是说我不知道。”谢帕德医生说。

“你觉得是什么病?”凯蒂母亲问。

“我不知道。”谢帕德医生很羞赧。

“那什么时候能知道?”父亲问。

“我现在没法回答你,”谢帕德医生说。“凯蒂目前情况稳定······”

“给我住嘴!”父亲说,他现在非常愤怒:“我们来这里是因为这家医院应该是华盛顿最好的!那可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而你现在竟敢厚着脸皮说‘我不知道’!”

“布莱斯先生······”谢帕德医生还没说完就被凯蒂的父亲打断。

“不行,我要换个s脑子清醒的医生!”凯蒂父亲说,他简直在咬牙切齿:“你去找其他什么人,起码找个比你好的医生来!”

“布莱斯先生,我向你保证我正在努力研究凯蒂的病情······”谢帕德医生提高了声音。

“你才没有!如果你努力了你肯定能回答我们的问题!”布莱斯先生再次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

病房里。

“我将你的血管连接到分流器上,让他替代心脏向四肢供血。修好你的心脏,再断开分流器。这就搞定了,过程很简单。”伯克医生在向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及家属解释着手术的过程。

“所以我不需要担心了吗?”病人的妻子问。

“我很擅长这种手术。”伯克医生说,“不过这仍然是手术,手术会有一定的风险。下午手术室见,沙维奇先生。”

“你不会把我丢给那个家伙吧?”病人等主治医生伯克医生走后问还留在病房的实习医生乔治。

“我会一直在手术室外面看着的,”乔治说,“伯克医生非常厉害,别担心。待会儿见。”他拍拍沙维奇先生的肩膀。

“他会没事吧?”沙维奇太太问。

“托尼(沙维奇先生)会熬过去的。”乔治又转身回来跟沙维奇太太说,“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向你们保证。”他举起大拇指比划了一下,“我得走了。”

会议室里,几乎所有的实习医生齐聚一堂。

“你现在在做什么?”格蕾和克瑞斯缇娜在会议桌后面的桌子上半倚着。

“缝合香蕉。但愿这能让我清醒一下。”克瑞斯缇娜拿着手术针和镊子在对香蕉做手术,乔治突然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007”克瑞斯缇娜说:“对不起,我这个人累了就比较刻薄。”她瞥了乔治一眼。

“你知道吧,我不在乎。”坐在另一边靠墙的座位的乔治说。“我安慰了病人,我今天还有手术做。真是一帆风顺啊。”

“有谁知道我们来这儿干嘛?”伊兹从外面走过来,找个位子坐下。

谢帕德医生从外面走进来,贝利医生站在门口听谢帕德医生在布置任务,门外是双手交叉抱着肩膀的主任。

“早上好。”

“早上好。”

“我要做一件外科医生很少做的事,”谢帕德医生说。“我要向你们这些实习医生寻求帮助——我手上的病人凯蒂·布莱斯到现在还弄不清楚病因。”他摇摇头,“我们用的药不起作用,化验和扫描都没有异常。但她多次癫痫严重发作,毫无征兆。她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我再找不出她的病因,她就会死掉。所以我找你们帮忙,我一个人做不到,我需要你们集思广益,来侦破这桩疑案。我需要你们帮忙找出凯蒂的病因!我知道你们很累,很忙,手头上的事情都做不完。我理解,所以我会给你们点动力,谁能找到答案,谁就来当我的助手。凯蒂肯定需要动手术,你们会参与到实习生都做不到的事中——来参与协助这次的高级手术。贝利医生会发给你们凯蒂的病例,时间不多了各位,要救凯蒂的命,我们就得抓紧时间。”

每个人都从会议桌上拿走一份病例复印件。

“你在叫我吗?”急诊室里埃里克斯问。

“是的,4-B那床依然呼吸短促。”护士说。

“抗生素需要时间发挥药效。”埃里克斯打开病例看着。

“抗生素早就应该有效果了。”护士回答。

“她老了,老古董一个,能喘气就应该谢天谢地了。”埃里克斯吊儿郎当的说着,把病例合上:“我楼下还有手术,那病人南北战争时还没出生呢,别再呼叫我了。”

格蕾从远处拿着病历走过埃里克斯跟护士。她把病例放回导医台,然后继续向走廊走去。

克瑞斯缇娜赶过来跟格蕾汇合。“我想参与谢帕德医生的手术!你从一开始就照顾凯蒂,我们合作怎么样?要是能找到答案,咱俩手术机会一人一半。”

“和你合作没问题,但我不想做手术,你做吧。”格蕾说。

“开什么玩笑。这机会千载难逢!”克瑞斯缇娜惊奇。

“我不想花费时间和谢帕德在一起。”

“你对他有什么意见?”

“如果我们找到答案,手术你来做。干还是不干?”

“成交!”

图书室。

“她先排除缺氧症,肾衰竭和酸毒症。断层扫描正常,所以也不是肿瘤。”克瑞斯缇娜和格蕾坐在医院的图书室角落,脚边放着一大堆各种书籍。“不说一下你为什么不想和谢帕德一起工作?”

“不说。”格蕾一边看着手里的资料一边说:“会不会是感染?”

“不是,白细胞数正常,CT显示没有病变,她也不发烧,脊髓抽出液也检查不出异常。”克瑞斯缇娜说:“快告诉我吧。”

“不许评论、做鬼脸,不许有任何反应。”格蕾说:“我们睡过。”

克瑞斯缇娜看着格蕾,顿了一下子,然后看着格蕾说:“动脉瘤呢?”

格蕾摇摇头:“CT扫描显示没有出血,病人也没有头疼。”

克瑞斯缇娜有点失望了:“好吧,她没吸毒,没怀孕,也没有受外伤。”

“他表现好的吗?”克瑞斯缇娜还是暗戳戳好奇得问:“他看起来不错,实际上技术怎么样?”

格蕾没理会她的询问,从地上站起来,把书插回书架。

“我们找不到答案。”她坐到克瑞斯缇娜对面,“要是大家都找不到,怎么办?”

“你是说,她要死了吗?”

“是啊。”

“听上去很残酷,”克瑞斯缇娜抬抬头,双眼放空看着天花板,“但我真想做这个手术。”

“她几乎没有机会长大成人,她一生最大的成就就只是当什么选美皇后,谁会在乎。”格蕾的脸色沉寂下来,“你知道她选美时的特长是什么吗?”

“他们还有特长?”

“艺术体操。”

“噢,不会吧。”两个人都笑起来。

“艺术体操是什么啊?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格蕾说完克瑞斯缇娜大笑起来。

“我觉得是某种拿着球······怎么了?”克瑞斯缇娜说着的时候格蕾的笑容逐渐收敛起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梅瑞徳斯,怎么了?”

“起来,快点!”

两个人从图书室飞奔出来。

“可能只需要做个血管造影。”

经过电梯时谢帕德医生正在准备上电梯,克瑞斯缇娜过去拦住他

“呃,呃,谢帕德医生,请等下!凯蒂参加过选美比赛。”

“我知道,但是我们还是得救她的命。”谢帕德医生已经站在电梯里了。他正对着电梯外面的两个人。

“她的头不疼,脖子不疼,CT也正常,所以医学上不能证明她有动脉瘤,”克瑞斯缇娜努力阻止电梯关上门,“但是如果她真的有动脉瘤呢?”

“没有确切的迹象。”谢帕德医生把笔放回胸前的口袋。

“可几周以前准备比赛的时候她扭伤了脚······”电梯门马上关上了。

“感谢你们这么努力帮忙。”谢帕德医生说。

“她摔倒了。”格蕾看着快要关上的电梯门,跟谢帕德医生说。“她扭伤了脚踝,摔倒了。”克瑞斯缇娜又一次按电梯的按钮。

“大家都没当回事,她头也没摔着,她起来冰敷之后就以为好了,这个伤太小了,她的家庭医生甚至觉得不值一提。”克瑞斯缇娜再一次把电梯门打开,“而查她的病史,确实摔倒过。”

“跌倒导致动脉瘤破裂的几率理论上只有百万分之一。”谢帕德医生在电梯里歪着头说,电梯门关上了。

格蕾和克瑞斯缇娜听着电梯关门叮的一声,只好转身往回走。

刷——

电梯门又打开了。

“咱们走!”谢帕德医生从电梯里走出来。

“去哪儿?”

“看看凯蒂是不是那百万分之一。”

血管造影室

“真是见鬼!”

造影视野中有一坨很明显的出血迹象显现出来。

“就是那里。”造影医生指着显示屏说。谢帕德医生向前探了探身体,仔细看着显示屏。

“很小,但确实存在。”格蕾和克瑞斯缇娜也在一旁伸头看显示屏。“是蛛网膜出血,她的颅内正在出血。”

找到了原因谢帕德医生很欣慰的笑了。

“她本可以安然无恙,继续生活的。碰巧她跌倒了。”谢帕德医生说。

“动脉瘤就爆开了。”克瑞斯缇娜说。

“完全正确!”他说:“现在我要治好她,你们俩干的不错。很想好好表扬你们俩,不过现在要通知她父母进行手术。”

“给我凯蒂·布莱斯的病例。”谢帕德医生带着两个实习医生走到导医台。

“给你。”护士说。

“谢帕德医生,你说过谁能帮忙”克瑞斯缇娜上前一步,“就选谁去协助手术·····”

“哦,没错。”谢帕德医生抬起头,把眼睛从病例上拔出来,“呃,很抱歉不能把你们都带上,手术室满员了。梅瑞徳斯手术室见。”他拍了下克瑞斯缇娜的肩膀,扫了格蕾一眼。

克瑞斯缇娜回头看了格蕾一眼。格蕾有点出神,嘴张了好几下都没有发出声音来,谢帕德医生拿着病历离开了。

克瑞斯缇娜又看了格蕾一眼,很生气的向另一个方向走。

“克瑞斯缇娜。”格蕾叫了她一声,她没有理格蕾走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