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冒险4

  • 西雅图不眠夜
  • 风是一道光
  • 3391字
  • 2021-09-23 08:36:11

核磁共振室

“这是拉斯玛森脑炎。”谢帕德看着显示器说:“看这里,就是说她的这一半大脑,”他指给孩子的父母看:“这里的半边完全健康运作是正常的,黑色的这半边则即将或者已经死亡。现在的情况比三个月前做CT时更严重了,如果放任不管,这种病是致命的。”医生很严肃的跟孩子父母说。

“还有多久?”孩子母亲目光呆滞着看着面前的屏幕,她没想到孩子的脑部是这样的。

“没有多久了。”谢帕德回答。

孩子父亲还抱有希望:“那么,能治好吗?”

谢帕德抿着嘴轻轻点点头:“需要切除大脑里的所有病变组织,最后脊髓液会填满空腔。”

“所有部分,那不就是······”父亲吃惊的说。

“一半的大脑,是的。”谢帕德点着头说。

“半个大脑,这怎么可能?”孩子母亲眼含泪水问。

谢帕德回答:“好在她现在还小,脑部还未完全发育成熟,剩余的神经细胞会再生补偿·····”看着护工推着做完核磁共振的小女孩出来了,孩子妈妈冲了过去。

“那她还会像往常一样吗?”孩子爸爸脸色也很难看问。

“所有手术都是有风险的。”谢帕德说。“况且这是个大手术。但是如果成功了,只需几周杰米就能出院过正常的生活。”他和父亲走到女孩的病床边,跟孩子母亲详细的说明情况:“我知道你们需要时间去接受。关键是只有现在这个手术能救她的命。”

“谢谢。”孩子母亲说。

谢帕德叫住准备上楼梯的乔治:“欧麦利医生。”

“到,有事吗?”乔治停下脚步转身回来。

“抱歉打扰一下,”谢帕德说:“如果这对父母同意了,我想让你参与这例大脑半球切除术。你参不参加?”

“呃,参加。”乔治瞪大眼睛回答。

“好的。”

克瑞斯缇娜在护栏边啃饼干。

“杨,”乔治从走廊那边走过来兴奋的跟克瑞斯缇娜显摆:“我要参加谢帕德的大脑半球切除术。”

“滚远点,”克瑞斯缇娜说:“我想死这台手术了。”她嫉妒死了,走到售货机旁向里投币。

“我们要切除一个小姑娘的半个脑部。”乔治还在嗨着:“还能让她活下来。太牛了!差点儿让我没法恨他了。”

克瑞斯缇娜拿出买的东西:“你为什么恨他?”

“不为什么。”乔治不想说。

“你知道他和梅瑞徳斯的事了?”克瑞斯缇娜无所谓地反问。

“你知道?”乔治吃惊的问。

“我是无所不知的,你啥时候才能明白啊?”克瑞斯缇娜很是嘚瑟。

“她知道!”乔治惊叹的跟从楼梯下面上来的伊兹说。

“知道什么?”伊兹问:“医院私密情史?”

“他俩一百年前就开始了。”克瑞斯缇娜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乔治和伊兹异口同声地说。

“我怎么敢告诉你们,你们的嘴那么碎。”克瑞斯缇娜说。

“我哪有?”乔治说。

“我是有一点。”伊兹挑着眉,她有自知之明。

“他准备在彻夜不眠后去主刀脑部大手术?”乔治说:“不负责啊!”他是说谢帕德昨晚的一夜春宵。

“嫉妒疯了吧你?”克瑞斯缇娜说。她和伊兹都好笑的看着乔治。“一夜春宵和责任感没有关系。”他们走到咖啡台准备找点吃的。

“不,一夜春宵才是关键。”伊兹翻着白眼说。“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没有气得吐血,你应该最生气。”伊兹吃惊的是克瑞斯缇娜的反应。

“她每天挺认真的啊,工作能力摆着呢。”克瑞斯缇娜无所谓的说:“她怎么放松你干嘛管这么宽啊?你喜欢整夜烤蛋糕,有人喜欢买醉,还有人喜欢时不时地尖叫着迎接高潮······”她现在能体谅格蕾,毕竟她也······

“没错,我就喜欢。”埃里克斯也走过来找吃的了,他拿起一个甜甜圈使劲塞到嘴里,看着他们仨人不说话了,连忙再说:“当我什么都没说,就当我不在。各位继续。”

“你看起来好像急需疼爱。”伊兹继续对乔治说,她不想理埃里克斯。

“你看起来好像埃里克斯。”克瑞斯缇娜也调侃乔治。

“说到买醉,”乔治突然想起听到的八卦:“泰勒医生,那位麻醉师。你们觉不觉得他酗酒?”

“只要不是白天,管它酗什么。”典型的克瑞斯缇娜式回答。

“我是指上班时间,之前我似乎闻到······”乔治说。“你们不觉得病人这么信任他······我该不该去反映一下?”

埃里克斯说:“乔治,麻烦已经够多了。”他又大口咬了一口蛋糕:“话说回来,不是在聊SEX吗?”

“神经病。”另外三个人翻着白眼嘟囔着离开了咖啡台。

伯克专注的用夹钳处理着迪格比身上的枪伤。

“这次准能留个性感的疤痕,对吧?”迪格比问。埃里克斯拿着拍立得帮他拍照。

“别再动这种疯狂的念头了。”伯克劝他。

“你真的觉得我这样的想法疯狂吗?”

“我觉得是的。”伯克一边给他缝合一边说。

“我们喜欢摔跤,他喜欢小号。”埃里克斯把拍出来的照片递到迪格比手里,他倒不是很在意这些,因为喜欢是很私人的事。

“我这会儿觉得头很晕。”迪格比的脸色不太好看。

伯克说:“你这是失血过多。”

迪格比看着手里的照片自我安慰:“这次也会没事的。”

“嘿,我在贝尔顿的摔跤场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他突然想起来,问埃里克斯。

“没时间去啊,哥们。”埃里克斯无奈的回答。

“抽空去吧,兄弟。”迪格比期待着:“我等着你。”

“一定去。”埃里克斯笑着答应。

贝利的手术室

“小心接着,”贝利递给格蕾一个血包:“里面全是粘液。”

“明白。”

“我们要分离由于脓肿而黏连的肠子。”贝利怜悯的说。“可怜的姑娘,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她想得到妈妈的表扬。”格蕾觉得自己能感同身受:“想让她高兴。”

“就得到这样的结果吗?”贝利发出疑问:“把那部分切除。”

“给我一支针头,”格蕾把血包递回贝利手里。

“这个做完了,你还得写术后报告呢。”贝利提醒她。

“我知道了,贝利医生。”格蕾一边回答一边用工具进行手术,她的炼狱还没结束。

“克瑞斯缇娜感冒了,你得去门诊顶着。”贝利还在给她派任务。

格蕾答应:“知道了,烂摊子我会去收的。对不起,我过分了。”

“你过分的地方可不止这个。”贝利瞟了她一眼说。“既然说到了这个,能给我解释一下你的某些行为吗?”

“听着,你现在就是让我钻圈儿我都没意见。”格蕾正色道:“但是工作之外的生活是我的私事。”

“但是大半个医院都知道你那私生活。”贝利锐利地看着她说:“会传播的可不只是流感病毒。”

“这是我的选择,我知道你对此有意见。”格蕾认真的阐述自己的观点:“但是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

贝利恨铁不成钢的说:“看来我得多让你钻几个圈了。”她觉得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呢,她没觉得那是爱情。

“你吩咐的我全部完成了。”格蕾说:“方式也许不尽如你意,但起码我完成了。你还有什么想吩咐的,只管来吧。”

“嘭!”的一声,格蕾脸上身上被喷了一层······黏黏糊糊······味道浓郁的······二楼观察室鼓噪起来······

“好吧,格蕾医生,既然你排空了肠子,就开始尝试着修复吧。”贝利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今天真是彻底完美了。”格蕾自嘲着说。

盥洗室里

“谢谢你,给我机会参与这种大手术。”乔治对谢帕德说。“非常感谢。”

“来了,双份咖啡,温热的。”护士将一杯咖啡交到谢帕德医生手里。

“我真是太爱你了,咖啡啊,没了它医院怎么活!”泰勒在一边笑着说。

“我希望你带了份新的填词游戏,泰勒。”谢帕德打趣着:“咱们要在手术室呆很久。”

“我随身带着呢。”泰勒医生拍拍自己胸口的口袋,鼓励一下乔治:“今天可是个大日子,小伙子,恭喜啊!”

“谢谢。”乔治只能用坚硬的口气道谢。

“你好,小公主。”医生低下头对孩子说:“准备好睡觉觉了吗?”

“看,这是什么呀,是吹泡泡的。”医生将面罩放到孩子的脸上,“对吸气······”

“你有没有闻到······”乔治小声对谢帕德说。

“闻到什么?”谢帕德说:“戴着口罩呢。”

乔治又沉默了一会,跟泰勒医生说:“抱歉,泰勒医生,你有没有······有没有喝过酒?”

“你再说一遍?”泰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了?”谢帕德这才觉察到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

“没闻到吗?我闻到酒精的味道。”乔治硬着头皮说。

“你他妈的怎么敢问我这种问题?”泰勒愤怒极了,干到他这个地位,这是头一次被质疑,还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

谢帕德连忙和稀泥:“乔治,你越界了。”

乔治说:“医院有规定,规矩定了都是有理由的,你应该······”他真诚的看着谢帕德:“床上躺着的是个两岁的小女孩,我们不能这样利用别人的弱点。”

泰勒狠狠地看着乔治:“轮不到你这个狗屁实习生来教我什么是风险。把他弄出去,谢。”

“谢?”泰勒又说了一次。

“你出去吧,乔治。”谢帕德深深的看了泰勒一眼,收回目光,他有点不悦,但是为了手术顺利进行不得不放弃乔治。

乔治出去后,谢帕德低声跟泰勒说:“泰勒,你最好给我彻底准备好了。”如果你真的出了差错,看看吧!

“不然我就不站在这儿了。”泰勒头也没抬自负的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