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来了
  • 我的亮剑生涯
  • 千斤顶
  • 3176字
  • 2021-09-18 15:50:00

迷迷糊糊中,高洪明感觉自己右胸传来阵阵疼痛,旁边还夹杂着一阵喧哗声,隐约还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声,过了一会,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了,我已经把你们家少爷的伤口处理完毕,至于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当高洪明再次醒来的时候依旧感觉昏昏沉沉,看了一下环境,这是一个简陋的房间,除了自己躺着的这张硬板床外,屋里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而且鼻中还隐隐传来一股刺鼻的药味。

一名长相憨厚,身高体壮犹如一头狗熊般的年轻人就这么站在他面前,高洪明还能看到这家伙居然还挎着一个枪套。

还没等他发问,年轻人看到他醒来后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少爷……你醒了!”

看到这个高大异常的年轻人,高洪明眉头一皱,这家伙好高啊,怕不是有两米吧?

只是明明这个人自己从未见过,怎么却有种熟悉的感觉,他想了好一会突然脱口而出说了一句:“你是.......大宝?”

“对对,少爷我是大宝啊,呜呜呜.......少爷,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谢医生说……说你可能.......呜呜呜......”

说到这里,大宝已经说不下去了,呜呜的哭了起来。

看着这个长相犹如狗熊般的年轻人居然哭起来,高洪明不假思索骂了出来:“大宝你这个笨蛋,从小你就知道哭......现在还哭,你哭个球!”

高洪明的心理忽的涌起了一股怒气,一窜没有经过大脑的骂声就这么脱口而去。

骂完之后高洪明才愕然,自己明明才第一次见到人家,而且看样子这个名叫大宝的年轻人对自己很是关心,自己怎么反倒骂起人来了。

但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这名叫做大宝的年轻人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少爷没事就好,您要是有什么事,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老爷,还有跟少奶奶交代呀。”

“老爷和少奶奶?”

还没等高洪明想明白,一句清冷的声音就在屋内响了起来,“高少爷好大的威风啊,刚醒来就摆起了大少爷的架子,你有这闲工夫骂下人还不如把你心里的火气朝日本人身上撒去。”

“嗯,这个声音倒是蛮好听的。”

一听到这个非常悦耳却清冷的声音,高洪明心里不禁一动,将头一歪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这一望不打紧,顿时就将高洪明震得有些眼晕。

在门口站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女人。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名女人长得太.....太.....

怎么说呢,长得让我们这位深受后世岛国*****熏陶了多年,早已达到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的高洪明顿时感受到了一阵惊艳。

是的,只能用惊艳来形容,这名女子年约二十四五岁左右,柳眉大眼,鹅蛋脸,雪白的肌肤在透窗的阳光下似乎散发着光芒,而且身材非常棒,即便是宽松的白大褂也不能遮掩得住她那妙曼的身材。

此刻的她肩膀上还挂着一个箱子,箱子上还画着一个白色的十字,一条牛皮带将她胸前的双峰挤压得鼓鼓的,让人很是担心她胸前的衣襟会不会随时裂开,对此钱伯钧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自从见过这妞以后,以后听到波涛汹涌这四个字,就再也联想不到大海了

“嘶.....这妞可是极品啊!”高洪明喃喃的自语着,眼光都有些直了。

看到高洪明的色眯眯的模样,女人眼里闪过了一丝厌恶之色,不过总算是没有拂袖而去,而是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不耐烦的说道。

“刚才我已经看过伤口了,高少爷的伤口已经有愈合的迹象,那就证明他的伤口没有被感染,也算是捡回了一条命,这两天我再用酒精给你清洗几次伤口,过些日子估计就没事了,这些日子你还是要好好静养,等十天半个月后估计伤口就能愈合了。”

说完她也等高洪明说话,扭头就离开了,只留给高洪明留下一个令人惊叹的大蜜桃。

屋里,静悄悄的,高洪明还沉浸在在适才的震惊中,而一旁的大宝看到钱伯钧迷糊的样子,担心他又犯糊涂,赶紧轻声叫道:“少爷、少爷,你醒醒,赶紧醒醒......”

被大宝从恍惚中叫醒的高洪明很是不耐烦的叹了口气,直直的瞪着这名叫做大宝的年轻人好一会才说道:“你叫大宝是吧?你为什么会称呼我做少爷啊?”

高洪明的话一出口,大宝顿时被吓得不轻,“少.....少爷,你怎么啦,你可别吓我啊,我当然是大宝了,我打小就在高家长大,全靠老爷收养才有了今天,我可是跟了你二十多年了,当然要叫你少爷了!”

看着面前这位诚惶诚恐有些手足无措的年轻人,高洪明脑子里轰的仿佛劈过了一道电光,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却又不敢置信。

良久,高洪明才用颤抖的语音说道:“大......大宝,你马上给我找一面镜子过来,要快!”

“镜子,少爷,你要镜子干什么?”大宝惊愕的问道。

“你费什么话,赶紧拿来!”高洪明有些不耐烦了,又开始朝大宝瞪起了眼睛骂了起来,直到他骂完之后才又惊愕自己的失态。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对这家伙这么不客气?”

高洪明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苦思索起来,好在不一会大宝就不知从哪拿来了一面小镜子递给了他。

“少爷,给您镜子!”

已经坐起了身子的高洪明一把抢过镜子,在自己面前这么一照,顿时就觉得如同掉进了深渊,身子就这么僵住了,嘴角还微微的抽搐着。

此刻,映入他眼睛的是一名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面容白皙,算得上眉清目秀,只是看起来一副被十多名师奶非礼过的憔悴样子。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是镜子里的这个人高洪明他就根本不认识。

也别怪高洪明胆小,任是谁在照镜子的时候发现镜子里的人自己竟然不认识的时候也会被吓呆的。

“当啷......”

不知什么时候,高洪明手中的镜子掉到了地上,只有巴掌大小的镜子被摔得粉碎。

“哎呀,少爷,这镜子可是我管谢医生借的,您怎么给摔坏了?”

大宝小声的咕囔了一声,只是他偷偷抬眼看了看面色铁青的少爷,就不敢再吭声了。

不知过了过久,高洪明忽然伸出左手拽住了大宝的衣襟颤抖着声音道:“大宝,我.......你告诉我,我叫啥名字?”

被抓住衣襟的大宝被高洪明的表情吓坏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少......少爷,你究竟怎么了?你.......你就是高家大少爷高洪明啊!”

“高洪明?”

“是啊,少爷你自然叫高洪明啦,这还能有假。

您看,这是您的学堂毕业证,上面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呢。”

“毕业证。”

还没等钱伯钧说话,大宝便转身从包袱里拿出了一张约莫有一张A4纸大小的纸张递给了他,高洪明翻开一看,上面用繁体的毛笔字清楚的写着。

“学生高洪明,SX省莲台县人,现年二十五岁,在本校文科修业期满,考察成绩及格准予毕业此证!

校长王卓然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一月”

在毕业证的左下角还盖着一个红彤彤的印章。

“咚!”的一声,钱伯钧的手无力的摔到了床沿上。

“他太阳的,老子.......老子真的穿越了......”

高洪明就这么躺在床上挺尸,直到夜幕降临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当高洪明开始清醒过来时,发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整间屋子一片昏暗,只有一盏放在床头旁的木桌上的油灯发出了只有黄豆大小的光芒,将整个房间映衬得阴沉沉的。

“吱呀......”

门被打开了,端着一个大碗的大宝走了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高洪明已经睁开了眼睛,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惊喜之色。

“少爷,您又醒啦!”

“什么叫又醒啦?”高洪明一听就觉得好生气,这小子看起来脑子像是少根弦似的,说话总是那么直愣愣的。

深吸了口气,高洪明沉声道:“大宝,你过来把我扶起来。”

“诶!”

大宝听后赶紧将手中的大碗放在一旁的桌上,殷勤的将高洪明扶了起来。

高洪明挣扎着靠在床头上,盯着他说道:“大宝,现在我要跟你说个事,但是你得保证听了之后不要惊慌,也不能大喊大叫,你能做到吗?”

大宝先是奇怪的望了高洪明一眼,最后才点头道:“少爷,你说吧,我答应你,绝不大喊大叫。”

“嗯!”

高洪明点点头,缓缓的说道:“大宝,我.......我这次受了伤,醒来后你有没有发觉我有些奇怪?”

“是啊!”大宝点点头,“是啊少爷,你是不知道啊,自打你今天在训练时受伤后,仿佛变成另外一个人,要不是我从小跟你一块长大,都要怀疑你是另外一个人了。”

高洪明脸上一红,心中苦笑不已,现在的他除了这个躯壳是他的少爷之外,里面的灵魂可就是另外一个人么。

好在高洪明没有为这个问题纠结太久,他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大宝,我发现我醒来后就把以前的事都给忘了,你能不能给我好好说说,我以前的事情呢?”

“啥......少爷你把以前的事都给忘了!这可咋办啊!”

一声惨叫在屋内响起,传到屋外后惊起了几只夜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