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夜子哥倒了!

陈夜眼神微微一颤,他已经差不多能确定。

这个帖子,就是观众对他认知度变化的罪魁祸首了。

强忍着顺着网线打人的冲动,他又接着看了下去。

“大名单和定妆照公布的时候,估计大家都和我一样,觉得这个B好像帅的有点过分了。”

“这种人,不去演戏,来打电竞?玩呢?这就是我在看到定妆照之后的第一反应。”

“但是他仅仅只用了一场比赛,就彻底扭转了我对他的印象。”

陈夜抑制住自己骂人的冲动,继续滑动着手机。

“先说第一场比赛,他们在BP的时候,我还以为卡尔玛是选出来打辅助的。”

“等到他们阵容确定下来,卡尔玛是中单的时候,相信大家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这中单,是不是有点太怂了啊?铁混子啊。”

“然后,就在我以为这中单,会成为EDG.Y这把比赛,最大的破绽的时候。”

“他仅仅只用了三分钟,就直接把我的脸给打肿了!”

“三分钟的换血,ye卡尔玛的完美处理,直接用了被打一两发平A的代价,就直接打掉了辛德拉半血。”

“可能很多人不清楚,卡尔玛这波的换血细节有夸张。我说的简单一点,在对线实力,卡尔玛直接完爆了辛德拉。”

“不然的话,辛德拉不可能被卡尔玛打成这样。”

“EDG.Y这个新中单,在对线实力这方面,简直恐怖如斯!”

陈夜目光幽幽,一句话说不出来。

“也正是这一波压制,奠定了EDG.Y赢下比赛的坚实基础。”

“因为这波对线实力碾压下的换血操作,让卡尔玛成功拿到了对线的线权。”

“线权上的优势,让卡尔玛和男枪,成功在这之后入侵了野区,彻底断掉了狮子狗的节奏。”

“这波入侵野区,让狮子狗的节奏直接崩盘。”

“这波之后,EDG.Y的中野拿到了优势,也彻底从线上和野区解放了出来。”

“中野两人也在这之后,成功将自己的优势,慢慢辐射到了边路。”

“金克斯固然后期操作完美,成功carry了比赛。但是这一切的基础,都建立在中野两人前期的优势辐射之下。”

“这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了中路二级,那波看似不起眼的换血上。”

“说的夸张一点,甚至可以说,ye在中路这波二级的换血,就已经直接奠定了胜局。”

“如果你们觉得我分析的不对的话,那你们完全可以去看看,上个赛季里的EDG.Y,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从来没有过一场比赛,有过这样的打法。”

陈夜人傻了,我特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波二级的换血,有这么夸张的作用。

你这吹牛逼吹的,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陈夜想着,直接把手机还给了Nzk,然后在自己的手机里找到了这个帖子,开始疯狂打字。

“呵呵,楼主也太能吹牛逼了吧?这么一通吹,你自己尴尬不?”

“听你这么说,一个臭混子中单,比20–2都要牛逼了是吧?”

“ye的水军?我寻思着这新选手这么不要脸吗?打的混还喜欢请水军?”

沪城,某间出租屋。

一位吃着泡面,浑身上下散发着宅男气质的男生,正坐在自己的电脑前。

电脑屏幕里,是一条贴吧。

帖子的标题:理性讨论,EDG.Y新中单ye。

这个帖子,是他发出去的。

作为社畜的李立,每天下班之后唯一的娱乐,就是有关于LOL的一切。

最近,他迷上了那种分析阵容、选手能力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每一次自己的意见得到很多人认可的时候,李立都打心底里觉得,自己是一个万众瞩目的人。

突然,贴吧画面的右上角,亮起一道新消息提示。

李立连忙放下泡面,点进去这条新消息。

他很期待看见,那些附和他言论的话语。

但刷新出来的消息,却并不如他所想,是那种附和的话。

反而,是质疑。

李立擦了一把自己嘴角的汤水,目光紧紧盯住屏幕,扫完信息的内容之后,李立冷笑了一声。

旋即,他的双手放到了键盘上。

“我说的所有的一切,都有理有据,说出每一个结论的时候,我都会贴出相应的截图证明。”

“或许你会觉得,我是在吹他。但我要告诉你的是。”

“ye,才是这把比赛里最重要的角色。甚至可以说,他才是这把比赛里,EDG.Y的大腿!”

“你想想看,能在拿出卡尔玛的时候,对线完美压制辛德拉。还能在把所有人头都让给队友的情况下,做到自己所应该做到的一切。”

“这样的一人,如果还不算大腿,那到底什么才算?”

“如果没有他的贡献,Brave和iboy能C起来?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水军,差不多得了!!!”

陈夜刷完这些楼主回复自己的消息,忍不住皱了皱眉,刚准备开始据理力争地反驳的时候。

帖子内的其他人,居然也开始纷纷回复他。

“哪来的小丑,别尬黑了行不?”

“就是,还说人家是水军,我看你自己才是黑ye的水军吧?”

“这什么脑残啊,不是楼主的理性分析,我还不知道这个中单有这么强呢。”

“确实,这人纯小丑的,别管他,看的真的好笑……”

陈夜要吐血了。

不是,为什么一个第一场零人头,第二场也只杀了三个的中单,可以变成你们眼里的大腿啊?!

玩不玩?!

还有,我是水军?你们特么的……

陈夜感觉自己的牙都要崩碎了,他现在甚至都不太敢看,自己系统空间里的情况。

不过再不敢看,终究还是要接受现实。

想着,陈夜看向了自己的系统空间。

“本场比赛中,观众对宿主的认知为:大腿(51%),混子(49%)”

“卧槽!完了!!!”

巨大的打击,让陈夜有些承受不住,当即就是眼前一黑。

“卧槽,夜子哥你怎么了?没事吧?!”

“夜子哥倒了(哭腔)。”

“别傻站着了,看看怎么回事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