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雪地尸体
  • 见好
  • 方知方晓
  • 2913字
  • 2021-09-07 18:57:09

2021年2月11日,正值除夕当天,全国人民都沉浸在过年的欢喜时,延芜市发生一起杀人案,尸体被抛在一栋废弃大楼外。那一天,延芜市下了一天的大雪,漫天的白雪落下包裹住整个城市,也包裹着真相。寒风凌冽,北风直呼,大街小巷人迹罕见,有几个人也是裹紧衣服低头匆忙的赶回家吃着年夜饭。没有人会想到一起杀人案就悄无声息的发生在他们身边。尸体被发现时被大雪覆盖,只露出一条雪白的胳膊,周围所有的踪迹都被大雪覆盖住。

于越一接到报警立马来到现场,一下车,外面冷风直削于越的脸,车内残留的暖气瞬间被寒冷覆盖,立马拉起外套拉链,双手插进口袋。于越呼出一口热气,眯着眼向案发场地看去。现场已经被警戒线围了起来,现场民警正在勘探,每个人都冒着寒冷工作着,在白茫茫的雪地中,人就如蝼蚁一般渺小。小何看到于越身影走到于越身边“于队,你来了。”小何是警局的法医,也是延芜市唯一的法医,毕竟延芜市是一个非常小的城市。小何穿着一身白色羽绒服,几乎和雪地融为一体,若不是头上戴着一顶黄色毛线帽于越都没看见来人。

“现在是什么情况”

“死者女,25-30岁左右,预计死亡时间为20小时前,差不多10日晚上8点到10点左右,死者颈脖处有明显掐痕,后脑有一处撞伤,具体死亡原因还需要进行尸检”小何对着手中的手册读着

“尸体是怎么被发现的。”于越吸了吸鼻子,感觉鼻子冻得通红,忍不住从口袋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感觉一股热气从口鼻冒了出来。

小何侧过身“是一个流浪汉准备在废弃大楼休息时不慎绊倒,一条胳膊露了出来,吓得赶紧报了警。”

“那流浪汉审了吗”

“审了,但那流浪汉吓得不清,什么也没问出来。”

“现场有什么发现吗?”

“雪下得太大,好多痕迹都被覆盖了,这里人迹罕至,除了那个流浪汉,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脚印。”小何看了看手上的记录“哦,对了”小何突然想起来了“死者额头上被凶手用鲜血画了个符号,就像十字架一样。”

“十字架?”于越一脸震惊,睁大瞳孔,又问了一遍“你说死者额头上有个十字架。”于越震惊许久,都没有注意到手中的烟已经烧到手指,立马将烟头扔掉,拍了拍手上的灰。

“对啊,怎么了”小何感到很疑惑,也被于队的表情震惊到。

“你入行时间太短,十五年前在金鳞市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就是这样的做法。”

“啊,我记起来了,但是凶手不是被冯局抓到了嘛,而且还执行死刑。”

于越没有说话,走到尸体旁想确认一遍,就看见一年轻漂亮的女子平躺在地,双臂张开,呈十字架形态,身上一丝不挂,一刑警给她盖上一条白布,于越蹲下来细看女子的面容,女子长的很漂亮,五官精致,面容白皙,不知道是因为本身就很白,还是受冻导致面色惨白,竟有种和周围的雪融为一体的感觉,而她额头上的血符显得格外突兀,女子额头上用鲜血歪歪扭扭的画了个十字,血液划过眉骨一直流到眼角凝固住。

于越站起来转过头问小何“尸体生前有没有遭性侵。”

“现场条件有限,还需要进行尸检,不过看死者身上被扒光,十有八九是见色起意,然后谋杀。”

“不,他不是见色起意。”于越思索良久说了一句。

“不是见色起意那是什么?女子被扒的一丝不挂,要说谋财害命,你看女子无名指上的那个戒指,我看至少有五克拉,凶手若是为了钱怎么可能不拿戒指。”于越顺着小何指的方向看去,女子左手无名指上果然戴着一个戒指,想必是已经结婚了。

这时,天色渐暗,电话响起,于越从裤兜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自己的老婆,估计是催自己回家吃年夜饭,接起电话,只听那边响起女儿甜甜的声音。“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妈妈还等你回来吃饭呢。”于越听到女儿的声音,一天的烦恼都一消而尽。“爸爸等一会儿就回去,乐乐乖。”于越轻声细语道。

“那爸爸快点回来,妈妈烧了好多菜,乐乐都饿了。”于越一听就想到自己女儿委屈巴巴的样子,不自觉笑出了声“好好好,爸爸保证马上回家。”于越今年三十五了,自己和妻子结婚到现在已经十二年过去了,而自己的女儿今年也八岁了。虽然作为一名刑警队长,一遇到案件就早出晚归,任务繁忙,现在就连过年都要工作。于越2008年在固和警校毕业,至今从警十三年了,一路从一个小警官到现在的刑警大队队长,于越已经很知足了,和他同期的同学很多都已经当上科长级别了,但是于越也不在意,从警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这几年在延芜市倒是安定下来,也没发生大型杀人案件。于越看了看手表,已经五点了,天色昏暗,冬天的天总是很早就黑了,于越对着一众刑警拍拍手,“好了,今天差不多就到这了,大家收拾好早点回家吃个年夜饭,今天辛苦大家了。”现场的刑警都起身收拾准备离开,有两个刑警用担架抬起女尸走在于越身边“于队,这尸体怎么处理,我们公安局没有实验室放这尸体啊。”延芜市是A省一个小市,还不具备刑事技术实验室,于越抚了抚额头,思索了一会儿“那就放在临承第二医院吧”

“好的,于队。”于越一直看着两刑警将女尸抬进车里逐渐远去。小何收拾好东西对于越说“于队,你也早点回去吧,嫂子还等你吃年夜饭呢。”

“嗯,你也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小何应了一声就离开了,于越皱了皱眉,这个年估计不好过啊。于是双手插兜,踢了踢眼前的雪堆走到自己那辆桑塔纳回家了。

一回到家,女儿乐乐就扑到于越的怀里“爸爸,你终于回来了,乐乐都饿了。”于越将女儿抱起,摸着女儿的头“吃饭了吃饭了。”妻子在一旁接过于越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对着于越就是一顿数落,说什么大过年还有什么公务,都不能好好一起过个年,于越想着杀人案的新闻还没在电视上播出来,自己接到消息也没和妻子说,但是今天是除夕夜,于越不想打破他们的心情,也就没有说清楚,只是安慰老婆一句,“做警察嘛,随叫随到。”

“到底什么事需要大过年的赶去。”妻子追问道。

于越将女儿抱到餐桌坐下“哇,这么多菜,先吃饭,我都要饿死了”于越岔开话题。

“乐乐也饿了。”乐乐撒娇的说着。“我们乐乐饿啦,那赶紧吃饭”于越挠着女儿的痒痒,逗得女儿哈哈大笑。妻子盛好饭放在桌子上,一脸抱怨的说“一聊工作你就什么也不和我说,我也不问了,吃饭吧。”于越讪讪的笑了笑,就开始扒拉自己碗里的饭。妻子不停给自己夹菜,让本来很抑郁的于越感到温暖,一时间也不想那么多,想着今晚就好好陪家人过个好年。这时电视上开始播放春节年欢晚会,一家人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视,电视上的小品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于越也渐渐忘了今天发生的不愉快的事。

夜深人静,妻子安抚孩子睡下后回到房中,看着妻子脱下外衣,露出性感的内衣,于越一下子想到那具女尸,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段时间你们还是少出门”

妻子钻进被窝,抱住于越“怎么了,今天看你吃饭的时候就神情不对劲,是工作上的事嘛?”

于越沉默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告诉妻子“今天一女的被杀了。”

“什么?”妻子坐起身子,瞪大眼睛“你是说今天你去处理的这个公务嘛?”于越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那女子是怎么死的。”

“那女子也不过二十多岁,全身被人扒得精光,就这么葬在雪地里。”

“你说这大过年的怎么就发生杀人案呢,真不让人过个好年。”妻子一脸愤怒

“我觉得这不是普通的杀人事件,这估计是个棘手的案子,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这未来一段日子我估计就会比较忙了,你担待一点。”于越将妻子抱在自己的怀里,妻子头枕在于越的手臂上,低声幽怨道“我担待什么,这是你的工作。”于越听后笑了笑,抱得更紧了一些,就这样进入梦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