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小白鸡
  • 华娱请回答!1997
  • 你的林羡鱼
  • 2059字
  • 2021-10-11 21:44:13

听到曹青这句话语,一旁的场记拿着场记板,赶紧同样在摄像机前高喊道:

“《宿醉》电影第一场第一幕。”

点了点头,看着摄像机前剧组场记高喊出场幕的模样,曹青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拍摄电影时的模样。

在当时相当穷酸的《疯狂的石头》剧组,由于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来聘请专业场记,在剧组中充当这个为电影拍摄报数场次一职的人就是曹青自己。

比起当时的那股穷酸样,这一次自己拍摄第二部电影《宿醉》时,在各种待遇上当真是好上太多了。

脑子里思维稍微有些发散,曹青忆苦思甜的回忆了一下过往,等到思绪稍稍聚拢,他才语气高扬的喊出了一句:“Action!”

随着曹青话音落地,房间内顿时开始忙碌起来,所有人都开始各就各位的进入了自己的工作状态之中。

站在取景器后,曹青先是把镜头对准了已经躺好在地上的孙红镭给了他一个面部特写,然后再一点一点的将镜头慢慢移动挪远,将整个屋子内的场景都慢慢显露而出。

镜头里,房屋里面一片狼藉,装满泡泡的浴缸,东倒西歪的物品,喝到一半的酒瓶,被丢得到处都是的枕头床单……

这一切都清清楚楚的显示出,在这个房间里昨天有个疯狂的夜晚。

镜头继续,躲在镜头之外的殷洮悄悄将一只全身白色羽毛的小母鸡从笼子里面放出来,让它突然出现在画面之中。

这只被殷洮刚刚从笼子里面放出来的白色小母鸡当然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居然是在拍电影,已经被最近闲得无聊的殷洮给驯养了好几天的它,态度悠闲的在价值上万元一晚的总统套房里缓缓踱步而行,口里还不住咯咯咯鸣叫着。

镜头外,看到曹青镜头的偏转,早就已经在之前听曹青讲述了好几遍如何操作的殷洮,赶紧向那只已经驯养了好几天的小白鸡微微扬了扬手,在它眼前不断的轻轻晃荡着自己手中那把珍珠米粒,一点一点的勾引矫正着这只小白鸡的前进路程。

小白鸡的前进路程很完美,它的表演态度也很认真,这不仅让这一段电影拍摄过程很幸运的直接一遍就过了,而且也为它自己赢得了一条活路。

拍了拍手,曹青认真看着自己眼前取景器内录下来的模糊镜头,在确定了这条镜头真的一遍就过后,他满意的朝不远处正在喂食那只小白鸡的殷洮开口道:

“这个小家伙今天的表现很不错,你不是之前一直跟我说想要在电影拍摄结束之后继续收养这只小白鸡吗?现在这只小白鸡归你了,看在它的认真表现上,我允许它从一块食材火锅鸡变成一只幸运的宠物。”

“嘿嘿~”

听到曹青口中准许的话语,正蹲在地上给小白鸡不断喂食的殷洮脸上忍不住骤然浮现出一丝开心的笑意,她轻轻的用手抚摸着面前小白鸡身上那柔顺的白色羽毛,语气欣喜的开口道:

“小白白,你听见了没,你以后就不再是一只随时都会被宰掉的小肉鸡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宠物,而我则是你的主人了。”

说话间,殷洮忍不住又一次将小白鸡捧起来端在手心里,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喜爱之意。

在这几天里,或许是因为曹青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忙着各种事情,而在剧组内她又没什么熟人,唯一认识的黄勃他们几个也毕竟男女有别,聊起来也远不如女生之间那么贴心有话题。

在这种情况下,不自觉的殷洮就把一部分宠爱给分到了这只幸运的小白鸡身上,前几天因为曹青考虑到这种活物不好跟随着上火车,所以一直没有答应她养,多多少少她心里都是郁闷和不开心的。

此刻她听到曹青因为满意这只小白鸡的表现而同意了,脸上不由自主的就流露出一种久违的少女纯真感,浑身上下也难得的散出一种和她往日气质不同的母性气息。

有些失神的瞅了殷洮几眼,曹青看着她脸上那由衷散发的开心情绪,突然间心里倒是稍稍有了些许愧疚感。

自己这几天一直忙于工作而忽视了她,倒是忘记了这个女孩其实现在的年龄也不过刚刚才满十八岁不久,距离十九的年龄都还差着近两个月的时间。

这样一个小小的年龄,先是一路追随着自己足迹从山城到帝都,然后又在刚被自己破了身子没几天后,就因为拍戏而来到了这么遥远的奥门,自己这般整天只顾着工作却冷落了她的行为,当真是有些过于渣男了。

幸好殷洮这个女孩子性格还算成熟,在这种涉及到工作的事情上勉强还能够理解,否则这种事情要是换成一般性格骄纵一点的女孩子,现在恐怕两人早已陷入接连不断的吵架阶段了。

“好了好了,亲爱的,你带着小白先往旁边去一点吧,我们现在还要拍戏呢。”

“放心,既然我都答应你要养这只小白鸡了,那我接下来就一定会把它带回京城的,这样以后你就每天都能够见到它了。”

心中带着些许的愧疚,曹青语气格外温柔的朝着殷洮开口道。

房间角落里,正在开心逗弄着小白鸡的殷洮脸上带着些许惊讶和喜意,她目光宛如一泓被惊动的春水般紧紧的盯着曹青。

“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叫我亲爱的呢,原来我没有被他所冷淡,他也没有像是以前听别人说过的那些男人一般,在以各种甜言蜜语得到了女人身子后就开始不珍惜起来,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将小白鸡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起身离开,殷洮手里一边无意识的抚摸着小白鸡那柔顺的羽毛,一边想着这些日子以来曹青对待自己的态度,内心波澜起伏不断。

而对于远处殷洮心中波澜没有太过察觉的曹青,他微笑的看着不远处殷洮那捧着小白鸡听话起身的窈窕背影,满意的点了点头,仅仅在心里稍稍想了一下今晚该如何补偿她以后,就继续开始起了自己下一幕镜头的拍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