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迅哥,叫爸爸!
  • 华娱请回答!1997
  • 你的林羡鱼
  • 2020字
  • 2021-09-30 14:23:35

对于向来嗜睡的曹青来说,冬天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早起,没有例外!

如果非要有,那就是早起还得出门买早餐。

“所以说,为什么你不去?”

顶着外面的大风雪,啪的一声破门而入,曹青在将手中的早餐放在桌子上时,满脸痛苦和纠结。

“因为我是雇主。”

“你有见过服务者让顾客自己动手的吗?即便是在京城三里屯,那些最为红牌的少爷们,也没这样的待遇。”

周讯头发蓬乱的从床上坐起,也不顾自己那外露的春光,直接掀开被子便走到桌子前想拿早餐。

“喂?”

“怎么又是包子油条?”

“莫非你姐姐我给的钱不够,一晚上给一百,居然早上就给几个五毛钱的包子和油条吃。”

“就算京城物价高,你这也未免太黑心了。”

周讯表情扭曲的看着桌子上的早餐,口里嘟嘟囔囔,表情相当纠结和痛苦。

一方面她真的不想再吃这种已经吃了好几天,每天完全一模一样的早餐,但另一方面,她更加不想冒着严寒风雪出门再买一份别的。

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曹青完全不想理她。

经过这几天时间的朝夕相处,曹青已经彻底熟悉了这个女人的双标和疯癫。

虽然昨天晚上两人在床上被翻红浪时曹青一度姐姐姐姐的叫个不停,但是晚上的时候那是为了尝肉味,在那种时候曹青觉得自己可以示弱。

但是到了白天,只要裤子一穿上,曹青就不打算服软服输了。

“喂,跟你说话呢。”

“小青子,你明天能不能换一种早餐吃。”

“实在不行,你好歹换个店,这家的口味我实在吃腻了。”

周讯用力的拍了曹青肩膀一下,气呼呼的说道。

“不行,懒得跑。”

“五十米之内就只有这家店,想吃别的东西就得跑远,要跑你自己跑,我不去。”

在提上裤子的时候,曹青表现的特别硬气。

“那今晚多给你二十。”

“一百二,干不干?”

周讯这几天已经摸清楚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性格,听到曹青拒绝她也不恼。

她只是轻轻将脑袋靠在曹青肩膀上,手指不断在他胸口画着圈圈。

被耳旁吐气如兰的呼吸声搞得有些心乱,曹青原本坚定的立场一时间开始动摇起来。

“那一百二十是以后每次都有,还是这一次?”

曹青心硬如铁,完全不顾自己背后那柔软的娇躯,谈钱的语气很坚定。

“呼……”

“可以。”

“不过以后每天晚上我都要四次,没问题吧,好男人~”

周讯的呼吸声不断骚扰着曹青的耳朵,她鼻息间的温热气流更是弄得曹青不自觉开始心痒痒,背后汗毛骤起。

“四次就四次,以后晚上三次,早上一次。”

“不过一百二少了,得加十块,我最近被你折腾得黑眼圈都出来了。”

“这外人一看,还以为我体虚的不行。”

“我原本是多么龙精虎猛的一个汉子,自从碰上了你,那真是弹尽粮绝、心若死灰、六根清净、行尸走肉,都快对女人不感兴趣了。”

曹青声音颇为委屈的纳闷道。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姐姐这副身躯,有的是男人喜欢。”

“之前我在剧组里,多少男人喜欢想要碰我我都不让,到了你这,我不仅得白让你睡还得倒给你钱。”

周讯没有好气的横了一眼,脸上白眼翻得飞起。

懒洋洋的趴在火炕上,曹青脸上带着几分坏笑几分得意。

“那可不,我是多么龙精虎猛英俊帅气的一个好汉子,要是我不当导演,就凭我这副好身材好相貌,那绝对能够横扫整个京城少爷圈。”

“我只要往那里一躺,多的是大把女人大把富婆哭着跪着求我翻他们牌子。”

“纵属整个中外娱乐圈,除了小李子、樽龙以及金成武外,其余没有一个能让我在颜值上服气的。”

“咳咳……”

正在喝着豆汁的周讯听到曹青这番恬不知耻的话语,差点没被呛死。

她先是恶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曹青屁股上,然后又不解气的直接用自己那沾满油渍的小手狠狠捏住曹青耳朵用力撕扯。

“你要点脸吧,小青子。”

“要是说颜值和身材,这我承认你确实有,甚至可以说你在我知道的导演里面应该是最帅的。”

“但跟他们三个在演员中也站在容貌天花板的人相比,姐姐劝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他们三个可是在全球都被奉为男性漂亮脸蛋的代表者。”

“切!”

曹青气恼的抱起周讯就往床上一个过肩摔,而后又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超级速度抓起地面上的拖鞋就往她屁股上一顿噼里啪啦乱打。

“那是因为我没有拍电影。”

“等我拍完这部戏,我相信以我的颜值和演技肯定会有人找我拍戏。”

“到时候我不仅要做导演中最帅的,而且还要做全球最帅的男人。”

“你这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家伙,看我不打烂你屁股。”

周讯骤然被曹青丢到床上,一时间花容失色。

心知不妙的她,慌乱的赶紧认错求饶。

“啊呀,啊呀,姐姐知道错了,小青子放过我……”

“小青子?!”

听到周讯还敢进行反抗,曹青噼里啪啦的再次朝着她屁股上一顿乱打。

“baba,baba。”

“我知错了~”

曹青被周讯这一句话给叫得心花怒放,脸色当即多云转晴,嘴角笑嘻嘻的傻乐起来。

“行了行了,看在你乖顺的份上,这次青爷我就饶了你。”

“下次你要是再敢说这种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晚上别怪我把你骨头都给弄散了。”

曹青一边哼唧哼唧的对周讯做着威胁,一边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从床上爬下,踏着脚下的那双灰色大拖鞋就往院子外跑。

今天有人跟他约好了要过来试镜,他得早点过去。

现在已经是二十八号了,眼瞅着再过两三天这一年就要过完了,距离系统给出的最后拍戏期限也只剩下的最后三天,他必须抓紧时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