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人一生中的三次死亡
  • 华娱请回答!1997
  • 你的林羡鱼
  • 2083字
  • 2021-09-27 20:22:08

八月十号,不管那些报纸杂志上的影评人们对于《疯狂的石头》或贬或捧,但是这些评论总体来说都是在不断提升着《疯狂的石头》的知名度,为曹青这部电影带来了不少的流量。

黑红也是红嘛,只要有人关注,就总会有一群胆大好奇以及不怕死的人是观看究竟。

而《疯狂的石头》本身质量并不差劲,完全经受得住这群探寻者的审视目光。

甚至于,等到这些探寻者们一场电影观看完,《疯狂的石头》这部电影的极佳口碑往往还会被他们如同自来水一般的给不断传播出去,从而在他们的亲朋好友圈中慢慢发酵,一点一点的给曹青这部电影带来更多新生粉丝。

总而言之,就在这样一种疯狂的趋势下,曹青这个不知道从哪块石头里面突然蹦跶出来的泥土草根,这位从骨子里看起来就跟高雅电影圈格格不入的男人,突然就好像是他电影的名字一般,疯狂的在电影圈里面横冲直撞着。

疯狂的石头,疯狂的曹青,整个一九九八年的八月上旬,原本如同一谭死水般沉寂的华国电影圈,都骤然被曹青这条莫名闯入的泥鳅给搅动得难以安宁。

水军宣传,网络发帖,这些原本在这个主要还是靠报纸媒体宣传电影的年代里,还不被电影圈所看重的手段,渐渐的也被某些有心导演所关注到。

八月十号早上九点,曹青才刚刚起床刷牙,就突然接到了一个黄勃打来的电话。

虽然有点疑惑于黄勃为什么一大早就给自己打电话过来,但是从刚拍电影时就一直维持着跟黄勃良好关系的曹青,依旧一边刷牙一边接通了手机。

“喂,脖子,你怎么一大早上就打电话过来了,你是不是也知道咱们8号的电影票房创下了新高的消息?”

“?”

“青哥,咱们8号的电影票房又创下了新高?那到了多少,30万,35万?”

电话那头黄勃的声音有些惊喜和疑惑,他语气急促的询问着曹青道。

“30万零300!”

“而且依旧还在继续增长。”

听到黄勃语气急促的询问,曹青吐掉了自己口中的泡沫,话语声意气风发。

曹青话语一出,犹如石破天惊!

电话那头,三声卧槽异口同声响起,原本安静待在黄勃身边一直默默听着电话的孙红镭、刘懿君二人,情不自禁也脱口而出。

“青哥牛逼!”

“曹导牛逼!”

“导演牛逼!”

听到电话那头突然冒出来的刘懿君、孙红镭二人声音,曹青有些发愣。

他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开口问道:

“好家伙,你们三个人怎么大早上就在一起?昨天晚上你们三个又一起喝酒了,而且还没叫我?”

“冤枉啊,导演,脖子我如果要跟他们喝酒的话怎么可能不叫青哥你。”

“只不过是他们两个有话想跟青哥你说,但是自己又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就拜托我一起跟青哥你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黄勃声音柔弱且委屈。

心里怔了怔,曹青眉头微皱的看了一眼手中电话,语气有些疑惑的开口道:

“这样啊,其实大家都是朋友,以后有话直说就行。”

“不过,你们三个这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呀,以至于一大早上就要凑在一团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黄勃听到曹青的疑惑后,语气有些吞吞吐吐。

“其实也没啥事,现在电影不是急需更多宣传嘛,我们三个打算把之前拍电影时给的片酬先退回去,让青哥你手上有更多的资金来做宣传。”

“等到这部电影的票房收入发下来后,青哥你再将这些片酬退还给我们也不迟。”

听到黄勃那吞吞吐吐的语气,曹青忍不住摇头失笑,他笑意满面的开口道:

“你们三个,也算是有心了。”

“不过这种明摆着做好事的行为,你怎么也能够说得吞吞吐吐。”

“知道的,晓得你是在主动提供资金做宣传;不知道的,听你这语气还不得以为你是在讨薪呢。”

说完话语后,曹青语气稍稍停顿了一下,而后又再次开口道。

“不过你们这笔资金来的正好,我正好可以拿着这些钱再次去网上多做一些宣传。”

“咱们这部电影从目前的趋势看,应该已经算是成功了。”

“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我还要给它继续添上一把火,让这部电影成为咱们这群人踏足电影圈的登天之梯!”

“从今以后,我要让整个华国的电影圈明白,咱们这群人现在虽然名声不显,但是从这一部电影开始,我们终将会崛起,再过几部电影,我们的名字一定会在电影圈中如日中天!”

透过电话,曹青那意气风发、激情澎湃的声音缭绕在黄勃三人耳边,瞬间便让他们只感觉自己灵魂都在沸腾。

电话那头曹青充满感染力的声音还在继续。

“人在世间活上一辈子,最终都将归于尘埃。”

“如何能够在这个活着的过程中,活得如同星辰般璀璨耀眼,在世间留下我们活着的痕迹与光辉,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的肉体终将死去,但我们的心灵终将与世长存,只要还有人记得我们,我们就永远未曾真正从这个世界离开。”

“曾有哲人说过,人的一生拥有三次死亡。”

“第一次,当你的呼吸跟心跳都停止,这个时候你将在医学上被宣告死亡。”

“而第二次,则是在你的葬礼上。”

“当你生前的那些亲朋好友们一个个神情肃穆、泣不成声的出现,这个时候,也就意味着你已经开始了第二次死亡。”

“此时的你,将会被干干净净的从这个社会上,从你生前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里彻底抹去。”

“直到第三次死亡,也是最后一次死亡之时,你才会迎来真正的归墟,在整个世界上毫无任何来过的痕迹,永生永世飘荡在无尽的黑暗沉眠里。”

曹青的话语声低沉,带着一种莫名的伤感与恐惧,他的声音完完全全的抓住了黄勃三人那紧绷的内心。

听到曹青那说到一半,骤然停顿的语气,情不自禁的,黄勃三人接连问出了第三次死亡究竟是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