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被逼婚的可能
  • 华娱请回答!1997
  • 你的林羡鱼
  • 2273字
  • 2021-09-25 13:37:19

凌晨一点,曹青和充满歉意的刘懿君、黄勃、孙红镭三人喝了顿酒。

酒桌上,因为周讯的离开,三人不断和曹青道歉。

而对于刘懿君三人那绝对真情实感的歉意,曹青也没有故意拿捏什么,本来这件事情就跟他们关系不大。

如果自己跟周讯关系还能继续,就算是他们三个真的是故意抱住自己不放手,以周讯那丫头的脾气,这种时候她也定然会直接反过身来拖也要把自己拖走。

而反过来,要是她真觉得两人的关系继续不下去了,就算刚才曹青追过去,无法解决核心问题的自己最终还是只能悻悻而归。

完全明白这一关键点的曹青,对于貌似破坏了自己跟周讯关系的黄勃三人当真是丝毫没有生气。

带着一身酒气疲惫回到自己院子内,曹青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

躺上床后,脑子里一切放空,完全不想考虑任何问题的曹青直接沉沉睡去。

一觉睡到第二天大中午才醒来,坐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感觉到自己腑脏肠胃有些饿得生疼的曹青起身穿上拖鞋,熟络的朝着厨房走去。

到了厨房,先打开水龙头,用手粘上些许水花将自己头上那团乱糟得就像是一个鸡窝般的头发整理顺畅。

整理顺畅头发后,用双手将自己扯了个鬼脸,曹青咧嘴灿烂一笑。

“嗯,完美。”

“耶!”

“今天你依旧还是那么可爱!”

嘿嘿坏笑着从冰箱里取出两个鸡蛋,随意地将它们敲碎,然后倒入碗里充分搅拌均匀。

点火开煎,小火一分半钟,煎蛋期间不断轻轻晃动锅子,以防粘锅。

蛋煎好了,又开始煮水下面条。

就是简简单单的清水打卤面,不过酱汁被曹青调得极好,雪白的面条裹上满满的酱汁,再配上一个完美的心形荷包蛋,元气满满!

顶着刚起床的朦胧睡意,曹青轻车熟路的准备好早餐,返身走回房间,打算叫周讯起床吃饭。

走到床边,曹青坏笑的猛然拍下,拍了个空。

床上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张被他骤然拍出了一个手印的薄毯子。

“……”

“也对,好像昨天她就走了。”

“哎,这家伙,害我无缘无故下了两碗面。”

“可惜了哟,这么好的早餐,难得一次煎得这么完整的爱心蛋,居然要让我一个人吃,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哈。”

一脸灿烂坏笑的离开大床,曹青摇了摇头,为这么好的早餐没人欣赏而感到可惜。

走到房间窗户边,轻轻的将窗户推开,用窗户下的铁栓将它们别住不让晃动。

窗户外,小院的后面也微微有几分潮湿,空气也格外湿润宜人。

被这股清新湿润的水汽一喷,曹青只感觉自己那在一夜宿醉后颇有些疼痛的脑袋一下子便清醒舒畅了许多,就连原本的疼痛也稍稍降低了几分。

深吸了一口气,仰面感受户外小院内的清新泥土气息,在这种特有的雨后小清新氛围里,曹青脸上再次挂满了微笑,愉悦迎接着周讯走后的自己第一个清晨。

重新回到餐桌旁坐下来,直接将两碗面条倒在一起,曹青很快就将它们全部大口嗦食干净。

“哼,你们这两碗小面条。”

“多亏遇上了我这个大胃的主人,如果换上另一个胃小吃不完的,你们的美味岂不是就要被浪费了。”

“果然还是我最棒。”

餐桌座位上,又找到一个理由夸赞自己的曹青心情棒棒,如同一个孩子般在餐桌旁蹦蹦哒哒,一个人幼稚的嘿嘿傻乐。

吃完早餐,开始出门前往小院旁边的朝阳公园跑圈,先小步行走让肚子消化,等到二十分钟后才开始慢跑锻炼,一点点重新唤醒激活自己那刚经过宿醉久睡后还处于慵懒状态的身体。

如此折腾锻炼了大半个小时,眼见的时间差不多已经大中午,叮铃铃的,曹青给远在山城的殷洮拨了个电话。

“嗨,小樱桃,你有没有想我呀?”

电话一接通,曹青直接就嬉皮笑脸调笑道。

“我是她爸!”

握电话的手一抖,曹青脸色急剧变得不好看起来。

脑海中闪过诸多杀猪阉割的凄惨画面,下一秒,曹青的语气骤然正经起来。

“原来是叔叔呀,我叫曹青,找殷洮有事。”

忧心忡忡的,曹青真怕对面殷洮他爸开口就让自己去他家里见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曹青可能就得马上想好如何脱身了。

一个殷洮固然好,但如果要为了她而放弃整片森林,那真是大可不必。

重活一世,年龄二十岁,既有身材又有颜,亲人朋友全没有,而且身份还是一位天然在娱乐圈就处于顶尖猎食者地位的导演,最关键还重生带系统。

拥有这样一段摆明了就是天胡开局的新鲜人生,无论是谁,想在三十岁之前就让曹青结婚,那都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行,我得先试探一下。

听到自己开口后,电话对面那头没有继续做声,曹青深呼吸了一下,努力让自己骤然加速蹦跳的心脏慢慢平静下来。

将手机再度放在耳朵旁,即便是在打电话,对面根本看不见,曹青面对着电话的脸上依旧始终带着微笑。

“叔叔,殷洮现在不在家吗?那我等会再打过来吧。”

语气轻柔,曹青话语间开始不动声色的对殷洮父亲进行着态度试探。

“殷洮去洗澡去了。”

“你叫小曹对吧?”

“听说你是个导演,还给了殷洮不少帮助,什么时候你要是有空,不妨来山城吃个饭,我和殷洮的妈妈都想要见见你。”

“我日!”

电话那头,听到殷洮爸爸话语后的曹青,脸色当场就忍不住扭曲起来。

心里疯狂怒吼着,曹青的语气依旧勉强维持了平静。

“好的好的,叔叔,等过几个月我拍完第二部电影后,我一定去。”

“我这几个月暂时有点忙,等我忙完了我立马坐飞机去山城,到时候还请叔叔阿姨多多担待。”

虽然满心都是想要撤退的想法,并且完全不打算去山城,但是在嘴里,曹青依旧说得是真诚万分,一副十分期待的模样。

听到曹青话语,对面殷洮的父亲大概是对曹青答话满意,语气间的态度也渐渐好了三分。

随意瞎聊了几句,殷洮父亲说要去做饭主动挂断了电话。

终于得到解脱的曹青一屁股仰倒在床上,心里万分纠结。

虽然一想到可能会被逼婚的风险,曹青就恨不得马上想分手理由。

但是另一方面,在山城花费了不少心机手段才终于将进度推进到三垒的曹青,心里又非常舍不得殷洮那眼看着就要到手的本垒打。

万分纠结之下,曹青躺在床上一阵唉声叹气,开始在心里不断的盘算起得失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