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厨房老陈,再见了!
  • 华娱请回答!1997
  • 你的林羡鱼
  • 2375字
  • 2021-09-18 10:26:23

“进度条不错,可惜暂时没有时间继续呆下去了。”

六月十二日,曹青呆在山城的第十天,终于将恋爱进度条推进到60左右的他,已经准备回京了。

这些日子里,经过那一日殷洮生病时对她的情绪照顾,现在他们二人的关系已经发展了很多。

“可惜没时间了,再给我半个月我就能够成功拿下来她。”

曹青再一次在心中暗暗叹气道。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小海王,又有着资源地位的优势,即便殷洮脑子再怎么聪明清醒,但是在他这些天的一大段套路施展下来后,除了少数一两处最关键处,两人基本上该发生的关系都已经发生了。

尤其是在昨天晚上,大概是听说他要走了,殷洮动作相当的热情配合。

两人到了最后,那真的是赤膊相对,除了最后一条安全防守线外,殷洮对曹青几乎毫无保留。

捻了捻手指,脑海里默默怀念着昨晚两人肌肤相对时的触感,曹青第三次叹了口气。

“看来下次得注意,不能再让她穿那种紧绷绷的牛仔裤了。”

“我的妈呀,好看是好看,刮起来可就太累了。”

曹青坐在租来的车内,身子轻轻靠着身旁的几大箱电影拷贝,脑子里默默思考着下一次和殷洮见面的注意事项。

坐在车上还能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听起来就像是个流氓。

不过曹青流氓归流氓,但其实也没这么好色,他现在脑子里之所以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最大的原因还是无事可干。

在这个二十世纪最后一段的年代里,在赶路过程中真的没有什么好打发时间的。

看书看报,不是不行,主要是路上颠簸。

曹青本来就容易坐车头晕,哪怕是在前世那种平整的道路上,有时候坐车坐久了他都有些情不自禁想吐,更何况还是在这个年代的山城。

这个年代的山城最不缺少的,就是那这弯七绕八、颠簸不断,让无数外省老司机都害怕的山路了。

小货车行走在这样颠簸崎岖的山路上,那真是震感不断。

如果曹青真的不知死活到敢在这种道路上拿着报纸书籍看,不要几分钟,这片山路就得教他做人。

“喂,老陈,你刚才不是跟我说你有东西要给我吗?”

“东西是什么,别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不如先拿出来看看吧。”

实在有些无聊,曹青忍不住叫唤了身前正在开车的老陈一声,语气好奇的询问道。

“到了机场再给你,这里山路颠簸,我不好分散注意力跟你说话。”

老陈回话的声音瓮声瓮气的,明显的不在状态,也不知道是因为将要送曹青离开还是啥的因素,从今天大早上曹青回到厂房告诉他自己将要离开了,让他开车送自己和拷贝上飞机后,他就一直情绪不对。

“哎!”

“这个破年代!”

曹青有些唉声叹气的靠在身旁电影拷贝上,无聊的看着路上风景,只觉得时间过得慢极了。

不自觉的回想起昨晚殷洮那白衬衣牛仔裤下的丰满身材,曹青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极品啊!”

“可惜了,得暂时先忍耐几个月。”

“要等到《疯狂的石头》电影上映后,才知道下一部应该拍啥。”

“不过这样也好,等我电影有了成绩,又确认了下一部戏应该拍摄什么后,殷洮这丫头就完全躺平任我摆弄了。”

“这丫头还是第一次,我得尽量温柔点,速度慢点,这样才能持久,不至于马上就没…”

“这一段感情,我怎么也得谈到明年吧,要是坚持得长一点说不定还能谈到新世纪。”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她当真就是我这两世加起来谈过最久的一个妹子了。”

曹青脑子里稀里哗啦的一顿胡思乱想,在这样慢慢的、也毫无意义的发呆幻想中,老陈驾驶的小货车猛然一停。

机场到了!

终于的,曹青算是解放了!

不再怀念殷洮那迷人的身材和曲线,到了机场后,曹青顿时就从刚才在小货车上的死鱼状态一下子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他麻溜的在鼻子下、太阳穴上涂了点清凉油,等待脑子变得稍稍有些清爽以后,他这才站在还在小货车上发呆的老陈面前伸出手来道:

“老陈,东西呢!”

“现在到机场了,你可以把东西拿出来了吧。”

“你这家伙肯定不可能只是给我送了东西,按照我对你的理解,你绝对是有什么事情要拜托我做的。”

曹青脸上挂着惯有的嬉皮笑脸表情,即便是在离别的时候,他的脸上也是微笑的。

微笑永远是最好的沟通工具,深刻明白这一个道理的曹青,除非偶尔情绪彻底失控的时候,否则无论心中是否高兴,他的脸上表情总是阳光灿烂着。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在前世,虽然曹青的的确确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花心大萝卜,但是几乎所有跟他分手或者发生过关系的女生都对他印象没有太差的。

每个人,总是会喜欢一个阳光灿烂、能给自己带来开心情绪的家伙。

即便这个家伙行为恶劣,但是毕竟在交往过程中他的物质回报、情绪反馈都给够了,所以认识曹青的那些女生才会在明知道他是一个流氓的情况下,依旧飞蛾扑火般的忍不住投怀送抱。

看着曹青脸上挂着的那抹熟悉灿烂微笑,老陈走下车,忍不住狠狠的拍了拍曹青肩膀道。

“你这家伙真是一个很让人感到矛盾的人,明明你的心地也很善良,偏偏的你却总干些流氓事。”

“其实吧,今天早上我去接你回厂房时,看见你和那个高挑姑娘的打闹模样,我是有些看不惯的。”

“毕竟我口里玩笑归玩笑,但是周讯那丫头平时总在厂房内转悠,跟我关系也不差,看见你俩调情打闹,我总会不自觉的对她有种背叛感。”

“不过现在看见你这家伙那真诚的微笑,我又有些觉得对不起你,毕竟这事也不该归我管的。”

“行了,你赶紧坐飞机回京城吧,我要给你的东西都在袋子里,里面一份是我这两个月自己亲手给你做的一个手工模型,另一个在袋子内额外用纸盒装起来的则是一封信。”

“这封信是我打算拜托你的一件事,以后若是有合适机会、你也觉得能做的话,你就帮我做了,没有就算了。”

“这是我毕生的一个幻梦,我虽然知道这个梦有一天是会碎的,但我始终希望有一天这个幻梦能够被该看的人看到。”

老陈声音低沉、双目中也带有泪光,他认真的看着曹青眼睛,转身从车子内拿出一个装饰精美的牛皮袋子郑重放在曹青手上。

说完话,交代完这些事情后,老陈也不耽搁,爬上车转身就走。

机场外平整的水泥道路上,很快的,小货车就开出老远了。

六月,在山城的烈烈阳光下,小货车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看着老陈驾驶小货车离去的背影,曹青良久沉默不语。

他知道,这一辈子,两人大概是没有什么见面机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