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海王曹
  • 华娱请回答!1997
  • 你的林羡鱼
  • 2283字
  • 2021-09-17 18:46:11

第二天,特意起了个大早,曹青很殷勤的赶到殷洮所在的宿舍楼下准备接她。

拿着手上刚买来的早餐,曹青在殷洮楼下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眼见着都即将要到上班时间了,平素上班向来都很准时殷洮居然还没下来。

曹青忍不住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了,殷洮的声音很沙哑虚弱。

“喂,曹青,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是你怎么了?我听你这声音你昨晚莫非是感冒了?”

曹青接话的语气很焦急,让人一听就感觉到这人此刻定然十分关心自己情况。

虽然头脑相当昏沉和痛苦,但是听到曹青这番关心的话语,殷洮心中还是不禁略微升起了一丝得意情绪。

女人就是这样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即便是在这样一种生病的情况下,她们所关注的也不仅仅只是事情本身,更多的依旧还是别人对自己的情绪反应。

“没事,我就是有些不舒服。”

“曹青……”

“你现在在哪,方便吗?方便的话麻烦你给我带盒退烧药,我感觉我应该发烧了。”

或许是因为曹青那关切的话语让殷洮情不自禁的心头一暖,又或许是因为昨天曹青的那一吻彻底让殷洮代入了角色。

总之此刻,素来都不喜欢麻烦别人的殷洮,居然罕见的在曹青面前表露出了一个小女人的柔弱感,而且还让这个其实和她接触并不算久的男人去为她买药。

“当然方便,我现在就在你楼下。”

“我本来是打算叫你一起吃早餐的,没想到你都这样了,我现在就给你去买药,等着我。”

“五分钟就够了。”

说完话,曹青一边在电话里温柔的安慰着殷洮,一边脚步迅速的小跑着给她去买药。

电话中,曹青的声音始终沉稳,就算是在小跑的过程中他也在不断逗弄着殷洮,始终保持着两人的通信状态。

在这样一种特殊的情感状态中,殷洮不自觉的就开始将自己心思牵挂在了曹青身上一分。

一路脚步匀速的小跑着,所幸殷洮所住的宿舍楼下转角不远处就有一个药店,进了药店曹青也不多啰嗦,直接把电话递给药店售货员。

一直等到两人在电话里面沟通好后,曹青才果断的付钱买了售货员跟殷洮所推荐的那几盒最贵的药。

接过药物,曹青略微看了一下疗效和药剂服用份量,然后就急匆匆的往回赶。

往回赶的路程中,曹青听着电话对面女孩抱怨自己药买贵了,不断随口附和着是是是,一脸的笑意。

曹青又不是傻子,他经历过后世那个药店大促销、买多送多的年代,当然知道自己手中这几盒最贵的药效果肯定不是最好的,但是在这种时候,女孩还没到手,这种有可能会让她觉得自己是在胡乱敷衍和画蛇添足的事情,他又怎么会干。

药买贵了不就买贵了,恋爱初期多投入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在这种时候为了性价比而去买所谓的便宜好用药,那才是你在女孩子心中真正的减分。

女孩子没到手之前,你得默默告诉自己,她什么都是对的;但凡是她有什么要求,只要是合理且有马上回报的,干就完了,想什么以后。

等到女孩子到手之后,再去跟人家谈什么性价比和道理也不迟,到时候过段时间发现两人实在不行大不了就换一个。

关于如何泡女孩子的方式方法,曹青这个小海王早已在前世摸得门清,此刻使用起来当真是熟门熟路。

提着手中的几盒药品,曹青顺着电话中殷洮所说的房间门牌号直接一路小跑上楼。

到了房间门前,曹青跟电话里面正在通话的殷洮说了声到了,而后轻轻的挂断电话。

几秒钟后,房门被从里面给打开了,曹青看着门口一脸精致妆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殷洮,心中忍不住一喜,同时又微微一疼。

看眼前女孩脸上这副精致的妆容,很明显的,她在跟自己通电话时就已经同步在起床化妆了。

能够在整个通电话的过程中,无声无息的就做着准备,而且还是在自己头痛不舒服的时候,这其中的意味代表着什么曹青当然知道,这也让他很是欣喜。

但与此同时,他也不禁有些心疼于眼前这个漂亮女孩今天本来就头疼,此刻居然还要因为自己的到来特意化妆打扮。

总之,曹青此时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发愣,但是他心中的各种情绪当真是在千回百转。

看着亭亭玉立站在门口的殷洮,曹青也没有矫情的去说什么,“哎呀,早知道你会因为我的到来而去化妆,我刚才不如把东西放在门口就走”,这样的屁话。

相反的,他只是笑意盈盈的不断夸赞着殷洮好看。

听到曹青口中不断的赞赏,虽然脑袋疼痛欲裂,但是殷洮心中却相当欣喜,只觉得自己这个妆容画得当真是有所值得。

跟随着殷洮进入房门,一进入门内,曹青的鼻息间就隐隐约约的闻到了一股清新淡雅的香水味。

鼻头微微抽动,曹青走在女孩身后,一边心中暗暗咋舌的感叹着眼前这个女孩子心思的细致,一边也同时对于自己能够在眼前这个女孩子心中拥有这样的价值而感到欣喜不已。

“怪不得古代都说女孩子的房间叫闺房,就和我们这些臭气哄哄的大男生一比,你们女生的房间竟然连气味都是香的,而且各种摆饰也都相当精致优雅。”

“在你的房间里面走一走,我当真是自愧不如,等会回酒店之后,看来我也得收拾一下房间了。”

“有了小樱桃这个房间作为模本和样板,对于如何让房间整洁干净、不那么乱哄哄的,我也算是有心得了。”

笑嘻嘻的跟在殷洮身后坐在了沙发上,曹青版迷魂汤再次被他来上了一波。

被曹青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殷洮赶紧摆了摆手,屁颠屁颠的小跑去给曹青倒茶。

对于自己脑袋的疼痛,在脑海中兴奋的多巴胺情绪影响下,殷洮此刻倒是有些淡忘了。

将手中买来的几盒西药放下,拆开盒子,拿出从药店售货员那里要来的小纸包。

曹青麻溜的将殷洮这三天应该要服用的药物量一颗一颗倒出来,小心翼翼的慢慢分梳整理成九个小包。

“给,小樱桃,这就是你这三天应该吃的药。”

“你先躺下吧,你本来就不舒服,倒茶这种事情怎么还能让你干?”

“反正我现在拍完戏也没有事,今天就让我照顾你一天好了,毕竟我还等着你当我下一部戏的女主角呢,我这个导演不伺候好你可不行。”

笑嘻嘻的,曹青接过殷洮手中递过来的滚烫茶水,将她扶着躺在沙发上。

然后也不等她拒绝,就强硬的开始负责起了照顾殷洮的工作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