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渣男与婊
  • 华娱请回答!1997
  • 你的林羡鱼
  • 2044字
  • 2021-09-15 19:03:18

被曹青一番话给彻底打消了顾虑,厨房老陈跟曹青两个人一边吃喝一边聊天打屁,不知不觉的两人便有些忘了时间,一下子就消磨到了晚上八九点。

夜晚的火锅店内气氛火热,每一张桌子上都充满了食客那热闹洋溢的嬉笑声以及打闹声。

而此刻,距离曹青、厨房老陈刚刚进店时,已经足足过了三个小时。

这三个小时内,不仅他们桌上的火锅不知道加了多少次料,就连他们桌子底下的酒瓶数量也已经堆积如山。

曹青向来认为自己是一个不会喝酒的人,他平常喝个四五瓶啤酒就会醉,偏偏的他今天已经喝了足足十瓶,依旧脑子颇为清醒。

六月初,山城八九点钟的昏暗夜色下,曹青身子摇摇摆摆的搀扶着厨房老陈那有些矮胖的身躯,慢慢的向着旁边订好的宾馆走去。

这个宾馆是在刚才他们吃火锅喝酒时,还没有完全喝醉的时候曹青特意去订的,防止的就是晚上没地方睡。

走在山城昏暗的街道上,天上慢慢下起了小雨,穿过又一条又一条破旧的小巷子,曹青脚步蹒跚。

巷子里昏黄的路灯下,无数夜市生意才刚刚开始,行人火爆,那些夜市摊子上的粗豪老板们尖叫声响彻雨夜里。

“婆娘你动作快点,客人急着要吃东西~”

“哎哎哎,客人我来了,马上马上,马上就上菜,我再催催,你别急呀!”

曹青搀扶着厨房老陈,满脸失魂落魄模样听着看着周围那热闹沸腾的夜市场景,心中骤然有一种格外孤寂的感觉极速涌上心头。

懒得再去听、去看周围这些场景,曹青加快脚步往目的地。

很快的,曹青、厨房老陈二人就来到了一个环境颇佳的酒店内。

跟着前台服务员的脚步,曹青费力拖拽着厨房老陈把他弄上了三楼。

到了三楼位置,还没有来到房间,首先传入耳朵内的就是一阵清脆的麻将搓动声,而和这些清脆麻将搓动声混夹在一起的,还有一连串的山城特色骂骂咧咧声。

“?你们酒店还能允许打麻将。”

“我们住的房间不会就在他们附近吧,如果是的话你得帮我换个。”

听到这些吵闹的麻将声,本就心情低落的曹青当场就有些想要发火,这么响的麻将声怎么让人能够睡觉?

好歹他也是选择了一个比较不错的酒店,一晚上的房费就得五十块钱,实在算得上是价格高昂。

要知道在九八年,这个价钱都能抵得上一般酒店服务员上班一周的工资了。

没道理花费了这么多的钱,就是这种待遇的。

“不好意思啊,这位客人,对面这个房间的客人他们一般每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就安静了,所以我们也没去管。”

“刚才安排时我忘记客人你现在就要睡了,我这就去跟他们说一下,让他们把房门关紧声音也那么小。”

“先生你想要换房间的话,这个楼上已经没有空房间了,整个三楼都已经被那个房间的客人们给全部包下,他们是一大片人一起过来的。”

语气轻柔的向曹青解释完问题,这名前台服务员在把曹青两人搀扶进房间以后,又赶紧给他两各倒了一杯水。

服务员动作轻柔服务仔细,一下子就让曹青心中原本堆积的火气瞬间消停了下去。

“谢谢啊。”

“对不起,今天心情低落,语气有些不好,麻烦你了。”

仰躺在床上,曹青疲惫的接过这名高挑的前台服务员手中水杯,直接一口饮尽,轻声道谢道。

温热的白开水顺着曹青喉咙流淌而下,稍稍消去了曹青身上的些许困乏,他借着房间内明亮的白炽灯灯光,勉力抬头看了这名态度温和的高挑服务生一眼。

这一看之下,曹青惊讶的发现这名女服务员不仅身材高挑,而且长得也还挺好看的。

“没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先生你好些休息,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出去了,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呼叫我们服务台。”

这服务态度,厉害了。

曹青颇为有些惊叹眼前这个女服务生的服务水准,他都没有想到,在这个二十世纪90年代末的时间段里,国内还会有服务水平如此到位的酒店。

山城之地,不简单啊!

费力的抬起手竖了个大拇指,曹青向着这个高挑女服务生笑了笑,满意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大团结给她当做小费。

“你的服务很不错,这两天我还会继续住在这个酒店里的。”

“我现在有些困了,等我明天睡醒了我再告诉你具体住几天并付清房费,晚安,这位姑娘。”

曹青目光柔和的盯着眼前这名高挑女服务生眼睛,笑意温柔的开口道。

大概是被曹青的举动有些惊讶到,这位高挑的女服务生脸上明显带着几分错愕,但是在几秒钟的犹豫后,这名高挑女服务生最终还是轻轻的接过了曹青手中递来的钞票。

俯身微笑着道了句晚安,高挑女服务生在曹青的凝视目光下轻轻退出了门房之外。

“这么好看的女生竟然也会是服务生?”

曹青被这个高挑女服务生弯腰微笑的那一举动撩拨得突然有些心猿意马,他口中啧啧称奇着,脑子里也不由得有些浮想联翩。

但是曹青这般举动没有持续多久,他今晚到底是真醉了。

此刻的他不仅身子疲惫,就连精神也相当萎靡不振,即便是心里突然对那个高挑女服务生心里有了不少想法,但是曹青现在也根本没有精力去搭讪。

在这种醉醺醺的状态里,他只想睡觉。

躺在床上不过是区区十来秒钟后,曹青甚至连被子都没来得及裹,就已经呼呼大睡起来。

而在曹青沉沉睡去以后,他房门外,那个明明应该早已下去的高挑女服务生此刻却倚靠在他门外的墙边,手里拿着一张有些皱巴的卡片,眼神中带着些许隐隐约约的笑意,嘴角弧度高高翘起。

“……导演……曹青……”

而曹青,对此则完全不知情,此刻依旧还在房间内睡得如同一头死猪般昏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